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二章 草鬼婆子
    “白三爷,您再快点,快点!”老八跑在我前面,还在不停的催促,我苦于背着王初一看不到自己身后到底是什么东西,只好拼了命的往前跑,就在这时,忽然感觉自己脚下一空,整个人就一个踉跄,向前栽倒,背上的王初一也摔了出去,闷哼一声。

    还没等我回过神来,就听见“砰,砰,砰……”三枪贴着我的头发就打了出去,开枪的不是别人,就是摔在地上的王初一,她正在朝我的背后开枪!

    我趴在地上,拼命的挣扎,想要站起来,可好像我的脚被什么东西给卡主了,挣扎了半天,才把脚给拔出来,回头一看,不由得大叫一声“我的妈呀!”

    在我们后面竟然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齐肩的长发,脸上满是皱纹,走路的姿势虽然比较蹒跚,但速度却不慢,右手里还拄着个拐杖。

    如果是一般的老太太,我倒也不会这么害怕 ,可眼前的这个老太太分明就不是个人,左边脸还有些血肉,右边的脸已经全是骨头了,就连牙齿都裸露在外面,可就算是这样,这半张骷髅脸的眼窝里,竟然还有一只发着青光的眼球,圆圆的,还转悠着,不停的打量着我和王初一。

    “砰,砰,砰……”王初一的手枪,又是三枪点射,子弹直接就从那老太婆的头上穿了过去,可非但没有对她造成伤害,反而好像刺激了她一样,使她前进的速度更快了,几乎一个眨眼的功夫,就到了离我不足十米的地方,我定睛一看,这老太婆的身子,跟她的脑袋一样,竟然也是一半血肉,一半是骷髅,拿着拐杖的那只手从袖口里伸出来,俨然就是一副白骨,而且一条腿也裸露在外面白森森的十分恐怖。

    我几乎就被这眼前的一幕给吓住了,一下子就楞了神,七爷和老八两个人本来已经跑出去很远,看到我和王初一没跟上,又折返了回来,拉起我就往后跑。

    我被七爷这么一拉,马上就回过神来,跑的比他们都快,就向前冲去,后面老八一边背着王初一,一边说道“七爷,这草鬼婆子怎么没完没了的追咱们啊?不应该啊?”

    这草鬼婆子的厉害,我是知道的,上次去云南鬼哭谷的时候,在七爷的古籍里没少看,这草鬼婆子活着的时候,就是十分会用蛊术的女人,而且大多还都精通一些痋术,像这种人,生前肯定是不遭人待见的,一般人都躲着她们,离他们越远越好,甚至不少村子因为出一个草鬼婆子,就整个村的人都搬走,可见人们对蛊术和痋术是又恨又怕。

    我们所看见的这个老太婆,就更不一样了,一般的草鬼婆子都是活着的时候给人下蛊,虽然这蛊有好有坏,但终究还是坏的多,好的少,就算是好的,也会有很大的副作用,所以一般的草鬼婆子死的时候,都没有人会去收尸。

    眼前这位,头,手,腿,都已经只剩下森森白骨了,肯定是死的时候,暴尸荒野,才会形成这样的情况,不过现在也不是同情她的时候,一般的草鬼婆子死了跟普通人没什么区别,但是有一种草鬼婆子,死了之后,还会留有一部分生前的怨念,可以在墓地里起尸,这种草鬼婆子,一般生前不单单会蛊术,痋术,而且还会降头术,在临死之前因为怨恨身边的人和物,会给自己下一种降头,让自己死后可以起尸。

    “我的天,怎么还在追?这死婆娘这么执着呢?”老八已经累的气喘吁吁了,饶是他体力十分的好,也扛不住我们在墓道里这么跑,于是我连忙将王初一从他身上接过来,背在背上。

    我把王初一背在背上之后,忽然感觉猛地一沉,我心里就咯噔一下,之前我背过王初一,明显没有现在这么重,肯定是还有别的什么东西!

    就在我回过头去看的时候,一张森然恐怖的脸,就出现在我面前,我背的竟然不是王初一,而是那草鬼婆子!那婆子的脸,几乎就贴在我的鼻尖上,我们两个就这么脸贴着脸对视着,我两条腿已经不听使唤了,不停的颤抖,这场景换做是谁,都会吓破了胆。

    忽然那婆子竟然咧开嘴笑了起来,虽然没有声音,但是那表情几乎扭曲到了极限,看的我浑身发毛,透过她那没有了皮肉的半张骷髅脸,我甚至能看到她口腔里已经腐烂了的舌头。

    “啊!”我大叫一声,将她往地上一甩,转头就跑,也顾不得许多了,保命也要紧。

    可就在这时,不远处的老八和七爷却停了下来,王初一似乎也恢复的差不多了,从老八背上下来,缓缓的站在一旁,三个人就那么安静的看着我。

    这么危险的情况,我几乎都快要被吓尿了,这三个人却突然停了下来,我心中着急啊,连忙说道“跑,快跑啊!”

    可我这一张嘴,忽然就被自己吓了一跳,我说话的声音竟然变了!变成了一个苍老女人的声音,而且十分的沙哑,我明明已经使出了很大的力气,喊出来的这句话,等听到声音之后,却有一种憋在喉咙里,出来的感觉,总之很难受。

    这时候,我已经察觉到不对劲了,他们三个突然停下来,肯定是有原因的,而且这个原因肯定是出在我身上!

    想到这,我连忙转身回头看我刚才背着那草鬼婆子的地方,发现原本应该被我摔在地上的草鬼婆子竟然不见了!我心里一惊,由于我太过于紧张,也太过于害怕,手上没轻重,刚才摔草鬼婆子那一下力道很大,若是按照正常人的推断来说的话,那草鬼婆子就算没被我摔散架,也应该在地上爬不起来了,可现在却不见了踪影。

    我抬头看了看王初一他们,见他们三个都在目不转睛的盯着我,那种眼神似曾相识,我冷汗刷的一下就冒了出来。

    “是…是不是……在…在我背后?”我颤颤巍巍的说完这句之后,猛地就转过头去看我的后面,只听见我脖子的骨头嘎吱一声脆响,就好像脖子被人扭断的那种声音一般,可我却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感,而且在我后面似乎也没有人。

    就在我想把头转过去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脑袋,竟然转不回去了!现在我竟然能看到自己的后背!自己的屁股,和脚后跟!

    “跑!”

    是七爷的声音,七爷喊出这一句之后,也不再管我,朝着反方向就跑,我本来是想跟上去的,可这念想刚从我脑子里冒出来,我的身体就开始动了,朝着七爷他们就追了过去。

    我心里咯噔一下,心说完了,我身体的动作已经快过了我的大脑,超过了我的思维速度,很明显,控制这身子的并不是我,而且现在我头朝后,看着自己的脚后跟,正在快速的往前跑,就感觉十分的别扭,也十分的诡异。

    由于我现在头朝着后面,看不清楚前方的状况,只感觉自己的身体突然一顿,整个人就向后退了五六步,背朝下直挺挺的就摔了下去。

    人在摔倒的时候,就会本能的想要用手去支撑地面,可当我本能的伸出手之后,脸还是重重的摔在了地板上,用我的余光可以瞥见,我的确是伸出了手,可我现在脸是在背后!根本就无法支撑地面!

    很快,我就从地板上爬了起来,猛地就向前冲去,纵身一跃在墓道的墙壁借了一下力,然后一个侧身,一脚就朝着七爷踢了过去。

    也就是这一个侧身,我大致也看清楚了现在的情况,七爷、老八和王初一三个人各个手持军刀,如临大敌,从刚才我被踹翻的那一脚来推断,这三个人似乎都没打算留手,王初一暂且不说,就看提着军刀的七爷,和手持长刀的老八,这两人的身手可不一般,看这架势,分明是要弄死我啊!

    我急的大叫“七爷,老八,不要用刀,是我啊!我是老白,我没事,别用刀!”我一连喊了好几句,可我想说的话,发出声来,却变了味,变成了一种十分压抑而且富有攻击性的低吼,听得我自己都感觉害怕,赶紧就闭上了嘴巴。

    就在这时,我忽然感觉手,胳膊,大腿,以及脚面,传来一阵阵的疼痛感,看来是已经跟七爷打起来了。

    我现在算是明白过来,看样子这草鬼婆子是黏在我身上了,也不知道给我下了什么蛊,或者是降头之类的东西,竟然可以控制我的身体,而且似乎动作和力道,都跟七爷不相上下,换句话说,甚至要比七爷还厉害,现在我一个人打手持武器的七爷和老八两个人,竟然还游刃有余。

    我现在整个人已经懵了,真的是不知道该祈祷什么,是该盼着这草婆子赢呢?还是让七爷和老八他们杀了我呢?

    纠结了半天,我索性两眼一闭,爱咋咋地吧,老子的命就只有一条,也不知道七爷他们看我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估计他们是认为我已经死了,这才下狠手,饶是这样以命相搏,我还能不落下风,看来这草鬼婆子还真是厉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