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八章 凶险万分
    我一边感受着,这种失重的感觉,一边又十分担心王初一的处境,墓室这么一动,可能我们的位置就全乱了,还能不能再用这种传递纸条的方式交流?

    我正想着,忽然就感觉两个眼皮打架,几乎就在一瞬间困劲就上来,只想倒在地上睡觉,虽然现在我的姿势十分的不舒服,但是只要让我闭上眼,肯定就能睡着。

    我知道这种感觉肯定不对,说不定睡着了又会发生什么离奇的事情,而且很可能我这一睡,永远都醒不过来了!于是就连忙从背包里掏出苗刀,让后就朝着我的大腿上刺去,眼看着刀尖已经没入我的皮肤一公分了,血都流了出来,可我就是感觉不到疼,反倒是困劲更大了,两个眼皮好像有千斤重,总想要闭上眼。

    就在这时,我突然又感觉自己的左后脑部分开始出现了一种疼痛感,就好像是我的脑神经一跳一跳的那种疼痛感,这感觉十分的明显,也很真实,但就是无法驱赶走我的困意,反倒是脑袋里面越疼,就越想睡。

    就在我迷迷糊糊之间,忽然看见脚下传来一个字条,上面写清晰的写着五个字“不要睡!撑住。”我刚看见这字条的时候,着实兴奋了一下,以为是王初一递来的,可看了看这字迹,十分的潦草,一看就是个爷们的字,估计不会是七爷,应该是老八。

    虽然这字条上写的很清楚,但我还是困啊,手里拿着字条精神就开始恍惚,在这时,第二张字条就塞了进来,我忙抽出来看了看,上面赫然写着一个字“水。”

    这个时候我马上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连忙掏出水壶,先是猛地喝了一口,然后将水壶里的水全部浇在头顶,由于现在这里的温度并不高,再加上刚才经过的冰层通道,这水壶里的水冰凉刺骨,我一口喝下去,只感觉从喉咙到胃部,全是凉的,头顶又被冷水浇了一下,整个人就打了个激灵。

    这一壶水浇下去,虽然暂时缓解了我的困意,但毕竟是个治标不治本的法子,过了一会,我又开始犯困,因为这里特殊的地理环境,我的手表在这里已经是个废品了,根本不知道这一会,到底是多久,有可能已经过了一天,也有可能只是十分钟,总之,我又开始犯困了。

    在我昏睡过去之前,又塞了张纸条到墙壁的缝隙里,说我已经快困死了,撑不住了。

    这时候,又一张纸条塞了过来,我已经困得连手指头都不想动了,要不是意识里还残存着一丁点的求生*,我绝对一闭眼就睡过去了。

    我把纸条拿起来,只见上面写道“坚持住,七爷已经找到离开的办法了!”

    这本来应该是个让人很兴奋的消息,可我看到之后,也只是本能的点点头,现在我只有一个想法,就是靠在这青铜鼎的足上美美的睡一觉,管他是死是活,先睡再说。

    不过我在睡之前,至少意识还是清醒的,从包里掏出一支烟,点着了夹在手指上。

    这是我在部队站哨时候掌握的一门独门绝技,因为自己太困,又怕有领导来查哨,就夹一根点着的烟在手指上,然后就可以大胆放心的睡一会,等到烟自己烧完了,就会烫到手,这时候人就醒了,虽然睡不太久,可就这几分钟,也很解乏。

    只是我这个方法不知道在这里,还有没有用,抱着试一试的心里,我就昏昏睡去,心想就算睡死过去,老子也认了,这睡死总比饿死,病死,被机关夹死要好上很多倍。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只感觉自己手指间猛地一疼,好像是烟头烧到了手指,这时候我想要睁开眼,却发现根本就做不到,那一双眼皮足有千斤重,我感觉自己已经使了很大的力气,仍旧没能睁开眼。

    心想着,难道我就这么完蛋了?

    可就在这时,我明显的感觉墓室的地面震动了一下,而且震幅十分的明显,我整个人几乎都要被震起来了,紧接着就是一阵剧烈的摩擦声响起,我感觉整个墓室正在平移!

    我一边听着这摩擦声,一边心里暗数着数,这摩擦声足足响了两分钟,才缓缓的停下。

    这时候,我反倒是清醒了一些,想要在青铜鼎下面调整一下姿势,还没等我撅起屁股,忽然又是一整剧烈的震动声音响起,在我正前方的一面墓墙,突然咔嚓一下就倒了下去。

    看到这一幕,我一下子就精神起来,忙举起手电往前照,这一照才发现,原来王初一,老八和七爷他们已经出来了,正站在我不远处,看到我的样子,王初一忙跑过来,把我从青铜鼎里拉了出来。

    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缓了好一阵,才开口问道“你们是怎么出来的?”

    王初一也是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清楚,是七爷把我拉出来的。”

    我转头看向七爷,只见他缓缓的活动了一下四肢,开口说道“这还得多亏了白羽,要不是他发现这青铜鼎的一只足上刻着几乎肉眼不可察觉的‘地’字,恐怕咱们还真要困死在这墓室里了。”

    独眼老八哈哈大笑,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白三爷啊,这四鼎乾坤墓,原来就是按照天地玄黄四个顺序排列的,最初你在最左边,位置是不对的,不过这墓室每隔两个小时就会移动一次方位,等到排列顺序正好是天地玄黄的时候,机关就会露出来。”

    我皱了皱眉头,看了看七爷,开口问道“就这么简单?这么简单的问题,会困死那么多倒斗的老油条吗?”

    七爷摇了摇头,说道“当然不是,这天地玄黄的顺序排列对了之后,还要找到开启机关的顺序,这开启机关的顺序则是黄天玄地,所以你是被最后救出来的。”

    我愣了楞,没有听得特别明白,就看了看老八。

    他哈哈一笑,说道“这墓室每两个小时会移动一次,变换位置,二十四个小时,才会出现一次天地玄黄的组合,而且只有两个小时的时间,供我们查找开启机关的方法,如果错过这两个小时,就要再等二十四个小时咯。”

    王初一听完,连忙问道“咱们在里面困了多久?”说完就低头看手表。

    老八忙开口道“哎呀呀,我的大小姐,别看了,那玩意在这里不灵的,鬼知道到底在里面呆了多久。”

    七爷面无表情的开口说道“一共四十八个小时。”

    我听七爷这么一说,不由得也是一愣,四十八个小时?这么久,我为什么没有感觉到饥饿呢?不但不饿,反而胃里还感觉有些发胀。

    这时候,七爷忽然转过身,眯起眼睛向后看,只见我们身后,原本在墓室四个角落里的青铜鼎,现在已经并成一排,看着四个鼎造型各异,七爷不由得咦了一声。

    “不对!我们还在四鼎乾坤墓里!快趴下!”

    七爷这一嗓子喊出去,我们三个都吓得浑身一抖,我和王初一跟着七爷一起倒过斗,知道他这一下提醒肯定是遇到万分危急的情况了,几乎没有任何的思考过程,我们俩就趴了下去。

    就在这时,我只感觉自己头顶上一股劲风嗖的一下就窜了过去,也没敢看到底是什么,紧接着就听见一声闷哼响起,当我抬头去看的时候,只见独眼老八嘴里正往外淤着血沫子,两眼瞪得浑圆。

    “老八!”我惊叫一声,连忙朝着老八跑过去,可还没跑出两步,就感觉自己的脚腕被什么东西抓住了,回头一看,竟然是七爷,此时他正趴在地上,一只手死死的拉着我的脚腕,说道“别过去,那边……”

    七爷的话说了一半,就没音了,我仔细的一看,发现七爷竟然只剩下半截身子了,腰部以下全部消失了,肠子正裸 露在外面,看起来十分的恐怖。

    “七爷,七爷你怎么了?你怎么受的伤?”我大喊着朝着七爷爬去。

    这时候,王初一的声音传了过来“老白,快,快来,救我。”

    我转头一看,只见王初一半截身子,被卡在一个石缝里,正在拼命的向外爬,表情身份的痛苦。

    我现在已经顾不了那么许多了,本能的冲向王初一,想要把她先救出来,就在这时,我忽然感觉自己的两只脚无法动弹了!敢忙低头查看,只见这地面的方砖上,并没有任何的机关,也没有凹槽,可我的两只脚就像是黏在的方砖上一样,一动也不能动。

    身后就是还剩下半边身子的七爷现在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气息,不远处瘫坐着还在口吐血沫的老八,估计也是凶多吉少,我一下就慌了神,暗道这四鼎乾坤墓也太厉害了,到底他们中了什么机关陷阱!为什么我一点都没有察觉。

    我拼命的挣扎着双腿,想要把脚从地板上拔起来,可偏偏这时候我的脚就好像长在了地板上一样,任凭我如何用力,就是纹丝不动,急的我满头大汗。

    在我前面的王初一还在不停地向我呼救,嘴里已经开始向外涌着鲜血,看样子是身体遭到挤压,内脏受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