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四章 尸嗅
    我在这鼎里摸了一会之后,七爷就开口问道“摸到什么东西了吗?”

    我皱着眉头,点头说道“是有个东西,圆的,很滑,我好像摸到了,可两三次都没抓住,太他娘的滑了。”

    老八叹了口气,说道“我说白三爷,你真会说大实话,这满鼎的尸油,你这么单手下去捞,他能不滑吗?”

    我听老八说这鼎里装满的淡黄色液体竟然是尸油,就忍不住反胃,直想吐,条件反射般的感觉自己胳膊上痒痒的,一瞬间就起来一层鸡皮疙瘩。

    这尸油,主要都是在尸体高度腐烂时,脂肪形成油状溢出来的产物,一般体型比较胖的人,会出更多的尸油,传说在古代,一些巫师会把尸体的肥肉割下来,然后用白蜡烛去烧,滴下来的油就是尸油,现在这慢慢一鼎全是尸油,还不知道要烤了多少人的尸体,才能凑出这么多。

    这时候,我指尖一滑,好像再次摸到了那个圆形的物体,为了防止它再次从我手里滑脱,我直接推着它,把它推到了鼎的边缘,然后顺着尸油的流动,把它给捞了起来。

    刚才手在尸油里捞东西的时候,我费了很大的劲才勉强忍住,现在这东西被捞出来之后,我一下就吐了出来,顺手就把这东西扔在一边,感觉自己胃里的东西一下子全吐了出来。

    过了好大一阵子,我才缓过劲,转头去看,只见七爷和老八正围着那东西蹲在地上看着,我好奇于是也走了过去,刚要看清楚那东西的模样,就感觉自己衣领一紧,一只手就抓住了我身后的衣服。

    “谁?”我转头一看。

    原来是王初一,刚才她一直举着枪盯着那墓门,现在竟然跑到我们身边了,由于刚才我一直在吐,注意力全在自己的胃部,连她是什么时候走过来的都没注意,这一下被她拉住,冷不丁的吓了一跳。

    “我说大姐,你走路怎么没有一点声音的?吓死我了。”

    王初一瞪了我一眼,将我往后拉了两步,说道“别过去,那是尸嗅”

    我听完一愣,虽然不知道这尸嗅到底是个什么物件,不过以王初一这紧张的样子来推断,那尸嗅肯定很危险,与此同时,我还闻到了一股很怪异的味道,这味道说臭不臭,也不腥,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王初一开口说道“你之前参加过朋友的葬礼吗?”

    我点点头。

    “知不知道,人死后,会有孝子守灵?而且一守就是一整夜?”

    我又点了点头,这些都是咱们上下五千年,流传下来的老习俗,很多城市和地区依然还在沿用,我老家也是,但凡有人去世,家里人都会守灵。

    王初一皱着眉头看着前面蹲在地上的老八和七爷,开口问道“那你知道为什么孝子要守灵吗?”

    这个我倒是知道“这守灵是一种民间的习俗,守在灵床,灵柩或灵位旁。守灵也称为守夜。古人认为人死后三天内要回家探望,因此子女守候在灵堂内,等他的灵魂归来。每夜都有亲友伴守,直到遗体大殓入棺为止。演变到现在,守灵便是亲人们聚在一起,悼念死者,抒发缅怀之情。”

    王初一摇了摇头,说道“你只说对了一半,在我们家乡,必须是要有血缘关系的亲属来守灵,根据老一辈人的话来讲,之所以守灵,是因为害怕有些动物靠近尸体,而一旦这些尸体吸入了那些生灵的灵气,就会出现可怕的事情,所以守灵一般都有好几个人,一定要百分百确定没有动物靠近。”

    我看了看王初一,因为她是少数民族,小时候生活在大山里面,所以她知道的一些古老传说,要比我多上一些,之前也跟我说过不少,不过我都当这些是封建迷信,根本就没往心里去。

    这次看她说的如此认真,一脸的严肃,就不由得要听下去,示意她继续往下讲。

    “记得有一次,我们族里的太奶奶去世了,灵堂就设在我们庄子后面的大祠堂里,本来老人的尸体躺在冰棺里面,本来一切都很正常,谁知道冰棺的插销没有插结实,半夜就掉了下来,冰棺断电之后,尸体的温度就开始上升,等到过了十二点之后,那太奶奶的尸体,就突然坐了起来,两只眼珠子发着绿光,十分的吓人,后来守灵的族人去找来族里比较年长的老辈,到了灵堂看到这一幕之后,就把我们这些小辈赶出灵堂,我看着灵堂里的人影晃动了整整一夜,天蒙蒙亮了才打开灵堂的大门,几个老头子满身都是汗,手里就捧着个圆盘一样的东西,离开了灵堂,说是那东西很邪乎,是从太奶奶的肚子里取出来的,需要扔的远远的不然会害人。”

    我听她说完,指了指七爷和老八,忙问道“就跟那个圆盘一样?”

    王初一连连点头“是啊!后来我才知道,那个东西叫尸嗅,百岁以上的老人尸体里才会有,会散发出来一股味道,闻到的人会失去意识,就像是傀儡一样,去帮死者守灵。”

    我听完浑身一颤,连忙开口说道“我好像也闻到了那种味道,怎么没有……”

    王初一对我做了个禁声的手势之后,小声的说道“你闻到的只是很少的一部分,不碍事的,你看七爷和老八。”

    我抬眼看去,本以为七爷和老八两个人是蹲在地上研究那圆盘,现在仔细一看,两人竟然是跪在地上,脸几乎要贴在那圆盘上了,乍一看就好像是在对着那圆盘磕头。

    “那现在怎么办?”我低声的问道。

    王初一指了指那圆盘说道“问题就出在那圆盘上,你捂住鼻子,小心的走过去,他们俩现在已经变成傀儡状态了,不会有任何的动作,你走到他们身旁,把那圆盘给踢过来。”

    我皱了皱眉头,看着王初一问道“然后呢?我把圆盘踢给你,你怎么办?”

    王初一说道“放心,我没事,主要是你很危险,你把圆盘踢过来的一瞬间,他们两个肯定会攻击你,在我把这圆盘放回到那鼎里面之前,你一定要撑住,不要被他们给伤着了,当然也不要伤着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