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三章 黄汤青铜鼎
    一个小号的充电式切割器,王初一看了之后惊讶的说道“老八,这玩意可不轻啊,你下来倒斗就带着这么个铁疙瘩?那你其他的装备呢?”

    老八咧嘴一笑,说道“我就带了一把长刀,切割器,火把和手电,其他的物资都是我那帮伙计带着的,他们没进墓就折了。”

    王初一继续看了看老八,也不说话,但我心里知道,现在王初一肯定是在暗骂老八是个傻叉了,这种切割器,虽然是小号的,但也非常的沉重,一般是背着这个东西,包里基本上就没位置了,其他的装备就只能放弃,而且还不一定用得上,很多墓门的石材厚度,要远远大于这切割机的切割半径。

    不过现在这个时候,倒还真用得上,虽然我们眼前的这墓门十分的巨大,不过却并没有那么厚,老八打开切割机的电源,很快,便在墓门的石销子附近切出来一个缺口,很快七爷就把这墓门给打开了。

    我们正想要进去,忽然听见身后吹来一阵冷风,这风力还不小,几乎把王初一的头发都给吹起来了,我不由得就纳闷,这墓室里几乎是全封闭的状态,怎么会有风吹进来?想着,我就回头看,这一看不打紧,只感觉地上的那草席正在呼呼的晃动,里面的骨头发出咯吱,咯吱的撞击声,这声音虽然不大,但却听的十分真实。

    老八一把将切割机扔在一旁,像这种充电式的切割器,带进来也就是一次性的东西,用完就没电了。

    “白三爷,我觉着不对劲啊!”老八低声说道。

    其实这话不用他说,我已经本能的往后退了,王初一更是掏出了冲 锋 枪,对准了风吹过来的方向。

    七爷招呼我们赶紧离开这里,自己就已经走进那墓门里面去了,我拍了拍王初一的肩膀,只见她一边端着枪盯着风吹来的方向,一边小心的往后退。

    就在我们刚刚进入墓门的时候,忽然就听见墓门外面一声巨大的撞击声响起,紧接着整个墓门都在颤动,那石销子被震得嘎吱作响,很明显是有什么东西撞在了上面,而且体型还比较巨大。

    这一撞把我们都吓了一跳,我和王初一都掏出了枪,紧张的对准那墓门的方向,只要那东西冲进来,我们就开枪。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整个墓室里安静极了,像刚才那种剧烈的撞击再也没有发生。

    就在我们都以为那东西已经离开的时候。“轰!”又是一声巨大的撞击,紧接着我和王初一就看见一条足大腿粗细的尾巴从那墓门的缝隙里探了进来。

    由于现在我们都已经紧张到了极限,看见一个莫名的东西探进来,二话不说开枪就是一阵扫射,那尾巴上被我们打出十几个血窟窿,猛地就缩了回去,紧接着就听见“哐啷,哐啷……”的声音,好像是这巨大的家伙在朝着反方向跑动。

    听到这里,我和王初一也算是松了一口气,心说还是枪比刀好事,刚才那么大个头的怪物,如果真的用刀去跟它拼,那结果肯定就是被它干掉,丝毫没有胜利的希望。

    七爷举起手电,开始检查墓室,王初一则是端着枪,继续对着墓门的方向,防止那怪物再来突然袭击。

    我和独眼老八则是在墓室的另一端,检查墓室的墙壁,却发现在墓室的角落里堆着几具骸骨,头骨上凹陷开裂,有明显的钝器敲击痕迹。

    老八蹲下身子,拿起其中一具骸骨的头骨,仔细的看了看,说道“这些可能都是用来殉葬的俘虏或是妻妾仆从!”

    我纳闷的问道“如果这些是妻妾仆从,那之前墓门外面的那些女性骸骨是谁?难不成这里面的是妻,外面的是妾?”

    老八咯咯一笑,说道“白三爷您真会开玩笑,找您这么说,这墓主人的全家都死在这里了!照这么来的话,这古墓不就没有意义了?”

    我一听也是,在古墓之所以要找一个风水宝地去下葬,还不就是为了造福后世,如果一下把全家人都给弄死放进墓室里,那这古墓还真就没有意义了。

    这时候七爷走过来,看了看那几具骸骨,说道“那可能是殉葬的工人,或者是旁系的亲戚。”

    七爷这一开口,我和老八就同时点头,看来七爷的推测最为靠谱。

    七爷说完,就朝着墓室的西北方向走去,一边走,一边示意我们跟上。

    这墓室并不算大,但却很长,如果不是宽度还不错,我真以为这里就是条甬道!

    整间墓室呈长方形,长度几乎是宽度的四倍,一路跟着七爷走过去,只感觉墓室周围的墙壁下面,堆放着各式各样的陪葬品,有陶罐,瓷坛子,还有小型的编钟,以及青铜鼎和酒樽等等。

    看得出这间墓室相当的华贵,可以说是我见到的墓室之中,最富丽堂皇的了,基本上我知道的墓室里会出现的陪葬品,这里全都出现了,看样子这还真是个大官的墓。

    很快,我和老八就跟着七爷来到了墓室西北角,定睛一看,那西北角里,竟然放着一个巨大的青铜鼎,最让人奇怪的是,这青铜鼎里面盛满了一种乳黄色的液体,七爷走过去用匕首在这液体里晃了晃,看得出这液体十分的粘稠,就像是油一样。

    “这鼎里面有东西,老八你胳膊长,下去摸一摸。”七爷看着老八说道。

    这时候只看见老八皱着眉头,对着七爷晃了晃自己的手,说的“七爷,您看,我这两根手指都没了,您老还是让白三爷去摸吧,他身子灵活。”

    七爷皱了皱眉头,转身看了看我。

    我寻思不就是去那鼎里面摸冥器嘛,有啥大不了的,虽然不知道那粘稠的淡黄色液体是什么,但肯定不会有什么腐蚀性,不会对人体造成什么伤害,否则七爷也不会让我们下手去摸,而且去这鼎里摸冥器总比去之前那肥尸棺椁里摸要好吧。

    想到这,我就捋了捋袖子,踮起脚尖,就朝着这青铜鼎里摸去,我本来以为那淡黄色的液体会很凉,可当我的手伸进去之后,却发现并不凉,虽然算不上温热,但至少是常温状态,只是粘稠度比较大,胳膊在里面来回的摸,阻力比较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