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一章 树毛怪
    看到这里,七爷低沉着声音说道“看样子,就算这墓是一墓二主,那这主人也和那鬼王将军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我点点头,刚想要开口说话,忽然就感觉自己脸上一湿,啪嗒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滴在了我的脸上,我伸手摸了摸,只感觉黏糊糊的,不由得抬头向上看去,这地宫顶部漆黑一片。

    就在我打开手电,向上照的时候,忽然就发现,在墓顶边缘的位置,手电灯光与黑暗交接的地方,探出一张极大的人脸,那脸要比普通人的大上一倍以上,白的就像是涂了面粉,嘴唇猩红,一对獠牙裸露在嘴唇外面,上嘴唇中间裂开一个口子,下嘴唇因为重力的原因向下垂着,半截舌头挂在嘴边,正看着我们流口水,一滴,一串的流下来,正巧就滴在我的脸上。

    这张脸的主人脖子很长,上面长满了白毛,由于这地宫很高,他的身体藏在黑暗里,我看不太清楚,只能隐约的感觉到这家伙的体型应该不小,看样子他是饿极了,见到我们四个,眼珠子都红了。

    我一时间几乎吓傻了,就这么呆呆的看着它,竟然连叫声都忘了发出来,其他人也毫不知情的在查看着四周的壁画。

    我大脑大概短路了十几秒之后,忽然就喊出声“头上有东西!小心!”

    听我这么一喊,他们三个马上就抬头朝上面看去,当他们看到我头顶的大个头之后,都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说道“白羽,别动!你后面还有一只。”

    我呆呆的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一只手里举着火把,一只手里提着手电,就这么跟头顶的家伙对视着。

    我看他口水不停的往下流,却并没有上来攻击我,估计是害怕我手里的火把,迟迟犹豫不决。

    不过看它不断慢慢向我靠近的身体,我估计食物对它的诱惑力更大,似乎已经是按耐不住,随时都要冲上来将我扑倒。

    我现在的处境十分的尴尬,几乎每分每秒都是煎熬,却又不敢乱动,生怕自己一个细微的动作,就引起这些大个头的怪物一拥而上,到时候我真的要被它们吃的连渣子都不剩。

    就在这时,只听见王初一大喊一声“闪开一点!”话音还没落,我就看见一个被点着的汽 油 瓶朝着我飞了过来。

    我连忙蹲下身子,那汽 油 瓶就从我头顶飞了过去,正砸在我身边的空地上,火焰蹭的一下就窜起老高,借着火光,我看的清清楚楚,这巨脸根本就不是人,而是像猩猩一样的生物,很像是我们在西凉墓里见到的那种夜嚎,只不过这家伙的脸酷似人面,脖子又细又长,个头要比夜嚎小一些,不过也足有一只成年公熊那么大,在白毛的覆盖之下,肚皮上却露出一块来,看样子还是个哺乳类动物。

    这东西身子圆滚滚的,可手臂却长的出奇,后肢弯曲,大腿上的肉显得十分结实,四足上都长有很长的指甲,扣在墙壁的缝隙里,倒悬在地宫的顶部。

    “跑!”王初一大喊一声,我就连忙朝着她的方向跑去。

    这些大个头惧怕地上的火焰,整个身体竟然贴着地宫的墙壁朝着我们追了过来,我瞧它的动作,虽然身体斜挂在墙壁上,但是爬行的速度却很快,看似笨重的身体,没想到竟然如此的灵活。

    只见这时,独眼老八已经掏出了背包里的信号枪,对准了这怪物,就是一枪。

    可惜这独眼老八刀法过人,枪法却奇臭无比,这么近的距离,信号枪竟然没有命中,打在了对面的墙壁上,又弹了回来,在地宫的正中间位置蹭的亮了起来,巨大的热浪瞬间就把整个地宫的温度给提高了很多。

    这些大个头的怪物好像就认准我了一般,两三只都在我身后紧追不放,我开口骂道“他娘的,老八,你是不是想存心害死老子!你他娘的是不是故意的?”

    老八撇了撇嘴,说道“老子又不像你们,平日里倒斗哪里搞的到枪?枪法当然不行了!”

    老八话音还没落,就听见一阵机枪扫射的声音响起,王初一已经端起冲 锋 枪,对准了那大个长毛的怪物,就是一梭子。

    子弹的威力还是要比信号弹大上许多,在我身后不停追我的那些长毛大个的怪物身上被打出十几个血窟窿,带着凄厉的惨嚎,就退回到阴影之内,一路上留下不少的血迹。

    我见那些长毛大怪物退走了之后,连忙缓了一口气,就开口问道“老八,你他娘的平日里不是刀耍的好吗?怎么刚才不上去砍它丫的,用什么信号枪啊!”

    老八哼了一声,开口说道“那家伙是树毛怪,那皮厚的,用刀根本就砍不动,这些玩意就只怕火,信号枪比刀好使多了,只不过老子枪法不好,回头得去找个地方好好练练。”

    说话间我们才发现,经过刚才这么一闹,我们已经绕到了地宫的另一边,我惊魂未定,站起身子刚往前走了两步,忽然就感觉脚下一绊,好像踢到了什么东西,整个人就向前摔去,要不是王初一及时的拉住我,恐怕这次我要摔个狗吃屎了。

    独眼老八忙举起手电,向地上照了照,当我看清楚地上的东西之后,瞬间只感觉脊背发凉,一股寒意从脚底板直接窜到头发丝,这地上竟然横着放着许多的草席,草席都是打成卷,一排一排很规律的放置在地上,根据我的经验,这些草席里卷着的,应该都是尸体!

    在古时候一般穷人用不起棺材,死的时候能有口薄棺就不错了,如果混的再次一点,就直接拿草席算便的掩埋了。

    不过我们现在是在一个大型的古墓里面,怎么会出现这么多的草席卷尸呢?这他娘的太不符合逻辑了,就算是殉葬的修墓工人,那死就死了,肯定是暴尸当场,怎么可能会用草席卷上呢?

    这时七爷走到我身旁,面色阴沉的蹲下身子,小心的将其中一个草席慢慢的打开,一具已经腐蚀的只剩下骨头的尸骸出现在我眼中,根据这尸骸上残存的丝织物来推测,这应该是一具女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