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章 生死鸳鸯
    不过看老八那认真的样子,好像还真认识这石碑上的碑文,过了一会之后,转身就对我们说道“这碑文,哎……真是凄惨。”

    说完,还象征性的用手擦了擦那只独眼,虽然并没有什么眼泪流出来。

    看他那矫情的样子,我有些着急,就催促道“他娘的,你一个大老爷们矫情个什么劲,赶紧着说说,到底写的什么?”

    老八看了看我,估计是想开口骂我两句,可看见七爷的眼神之后,索性叹了一口气,说道“这石碑上讲,这座古城是一个名叫大夏国的地方,国主生前有四员猛将,其中一人,便是咱们之前知道的那名被称为鬼王的将军。”

    王初一皱了皱眉头,说道“时间紧,别卖弄,说重点。”

    老八接着说道“这大夏国的国主有一名妃子,深得国主喜爱,可这国主却不知道,这女人在被他纳为妃子之前,早就与这鬼王将军暗结连理,在外征战的鬼王将军得知此女将要被招入皇宫内院,册封为妃,战前修书十二封,呈于金殿之上,请国主收回成命,不料国主贪恋此女子美色,不顾百官劝告,硬是将其纳为妃子,当天晚上这女人便用三尺白绫,吊死于后宫之中,那鬼王将军得知之后,愤然起兵反叛,带领三千老弱残兵,跟这大夏国精锐大战三个月,最终被斩杀,期间蜀国曾修书给这鬼王将军,希望这鬼王将军能够助自己一臂之力,却被言辞拒绝,鬼王将军死后,大夏国便再无仰仗,很快就被蜀国的军队攻破,因蜀国君主爱惜人才,欣赏鬼王将军的这股王将之风,特修此碑,下面还有一行小字,应该是那妃子临死之际,写给鬼王将军的。”

    王初一听完,忙问道“快念念!”

    “千里江河无思念,青丝红妆等君还。未待邀月共君去,来世还当笑红颜。”

    老八念完之后,王初一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而七爷则是眉头紧锁,看了看老八,问道“你的意思是,这墓不是国主的?而是那鬼王将军的?”

    老八想了一会,点点头,说道“应该是的,这种碑文明显是在叙述那鬼王将军的一生,如果真是国主的墓,肯定不会这么写,我估计这是那鬼王死后,蜀国君主爱惜人才,特地命人修建的。”

    回想起刚才看到的那一幕情形,我忽然就反应过来开口说道“我怎么觉着那冰层里的女人,就是这王妃,而她抱着的那颗骷髅,应该就是那鬼王的头骨!”

    七爷皱了皱眉头,说道“既然是鬼王将军的墓,那他的尸身应该是在主墓室之内才对,怎么会出现在那里?而且如果他们两人的感情如此深切,那妃子应该随葬在侧室才对,怎么也会出现在这里?”

    七爷的话倒是提醒了我们,我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心想难道说这古墓被人偷梁换柱了?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主墓室里的棺椁之内,躺着的又是什么人?

    七爷举起手电,在地宫里查看起来,很快就发现这地宫的四周画的全是壁画,就招呼独眼老八过去看看,我和王初一紧跟在独眼老八身后,也想将这问题弄明白。

    等来到这壁画前面之后,我们都不由得咦了一声,这壁画上所描绘的画面,竟然跟那石碑上的碑文毫无联系,既没有鬼王将军的身影,也没有那女人的脸孔,只是一副文武百官叩拜的画面,画面之上,高高的石台上坐着一个体态略胖的中年男人,看起来应该是一位君主。

    而其他的壁画上画的全是形态各异的女人在翩翩起舞,虽然看起来各个美丽动人,婀娜多姿,但却没有一个人跟那冰层里的女人相似。

    老八不由得皱起眉头,又回到那石碑面前,看了半天之后,开口说道“没错啊,这碑文上就是这么写的,怎么这壁画?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难道是墓中墓?”

    所谓墓中墓,就是前人修墓后人用,将刚刚入殓即将封土的古墓掘开,并不是盗墓,而是将自家人葬在里面,也就是一墓二主,这种现象虽然十分的罕见,但也不是没有。

    看着地宫之内的壁画,我忽然感觉一阵脊背发凉,想要转身去看,忽然就听见一阵叮当声音响过,等到我转身去看的时候,却发现什么也没有,手电的光照在黑漆漆的地宫角落,除了一些陶罐瓦器之外,就再也没有其他的东西。

    刚才的响声独眼老八也听见,两三步就走到那陶罐附近,抬起一脚,就将一个陶罐给踢烂了,几乎一瞬间,那陶罐里便涌出了大量的液体,而且弥漫着一股酸味。

    我连忙捂住口鼻,刚想要开口说话,就看见那陶罐里面窜出一道黑影,速度极快,一边跑,一边还发出叮叮的声音。

    独眼老八抄起长刀,抡圆了朝着那黑影就是一刀,刀锋划过,那黑影发出一道凄厉的叫声,再次窜入黑暗之中,我连忙走过去看,只见一截细长的东西被老八砍了下来,正在地上不停的扭动。

    那东西还不不到我的小拇指粗细,在地上扭了一会就不动弹了,看上去很像是老鼠的尾巴。

    我忙问道“老八,看清楚是什么东西了吗?”

    独眼老八摇了摇头:“速度太快,根本看不清楚,不过看个头不大,就跟耗子大小差不多,我怀疑是不是变异的耗子!”然后摆了摆手,就朝着我们走了过来。

    这一下响动虽然让我们受到了一些惊吓,但看到老八的身手,和那落荒而逃的黑影,估计也不是什么特别厉害的东西,就都没有放在心上,七爷更是压根就没转身,继续研究着地宫里的壁画,当他看到最后一幅的时候,忽然就指了指壁画的最边缘的位置,说道“你们看,那个!那个女人!”

    虽然七爷看不懂古文,但是眼力却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只见他手指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夹杂在一众侍女之内的女子,由于这壁画并不是在表现这群侍女,所以侍女的部分画的比较模糊,可偏偏在侍女之中,这张脸却画的十分清晰,我定睛看去,心里不由得一震,这张脸,不就是那冰层里封着的女人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