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八章 枯骨通道
    我定睛看去,只见老八插入那尸体口中的两根手指,已经开始发白,而且蔓延的速度非常快,看着他手臂不停的抽搐,看样子是想要从那女尸嘴里把手给抽出来,却怎么抽也无济于事。

    七爷眉头一皱,提起军刀,朝着老八手指上就砍了过去,一道寒芒闪过,老八的两根手指被齐刷刷的砍了下来。

    一下子没有了牵引力,老八猛地向后退去,踉跄几步跌坐在地上,满脸惊讶的抬起手看着自己那两根被砍下来的手指发呆。

    这时我才发现,老八手指断掉的伤口部分,竟然没有流血,伤口上结了一层厚厚的白霜,很明显是被冻住了。我过去把老八从地上拉起来,问道“怎么样?老八,你没事吧?”

    老八冲我摆了摆手,再次靠近那冰棺,我以为他还不死心,想要再去掏那女尸嘴里的珠子,就想要过去阻止他,谁知道他走到冰棺面前就不动了,眼神怔怔的看着那女尸的嘴,噗通一下就跪在了地上,一连磕了十几个响头,脑门都磕出血来,才停下,缓缓的站起身子,说道“哥几个,赶紧走,这里不安全,刚才我碰到这女人的时候,好像,好像看见……”

    七爷阴沉着脸说道“是不是看见女人身边还有个男人?”

    老八明显身子一颤,连忙点头说道“对对!就是有个男的,带着青铜的大面具。”说完不由得就看了七爷一眼,问道“七爷,你怎么知道的?”

    七爷一只手猛地将冰棺给推开,露出冰棺底部的洞口,然后指了指不远处的台阶,说道“你们看,那个黑影!”

    我连忙抬头看去,只见一个模糊的黑影正在一步一步的朝着我们靠近,看得出这黑影脸上还带着一个巨大的面具,面具的顶端有两只斜着向上的角,乍一看就像是一头羚羊。

    “我的妈呀!那是个什么玩意?”王初一浑身一颤,只见那黑影就好像是一团模糊的黑色气体,除了头上的面具看的比较清楚之外,其他的地方都很模糊。

    王初一大叫一声之后,七爷一下就钻进那洞里,然后朝着上面喊道“不想死的,就赶紧进来!”

    我们哪里还敢在这里多留一秒,都朝着那洞里钻去,进来之后,老八走在最后面,抬手拖住冰棺的底部,又将这洞给堵上了。

    七爷在最前面,举着火把走的很快,我看得出,这通道的两边有不少凸出来的筒灯,七爷一边走,就一边用手里的火把将那筒灯给点亮,不一会整个通道里就亮了起来。

    我仔细一看,发现这通道里面的墙壁全部都被一层厚厚的冰层包裹着,就好像是在昆仑山古墓里见到的一样,冰层里面还包裹着形态各异的骸骨,有人的,也有动物的,牛马羊都有,骨骼都比较零散,人的和动物的都混杂在一起,分不清楚,若不是有一些头骨可以分辨出种类,我还真看不出来。

    王初一看了看周围的情况不由得说道“我的天呐,这到底是什么地方?这些骨架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独眼老八肿着半张脸,伸手在墙上摸了摸,皱了皱眉头“我在意大利的时候,去过巴勒莫嘉布遣会修道院地下墓穴,那里有一个全球最大的人骨教堂。据说墙壁上共悬挂0具木乃伊尸体,咱们现在这个地方也跟那教堂差不多了。”

    我看着两边墙壁上冰层里的骨架,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这么多的动物骨架,粗略的估计一下,至少有三四千具尸骸,一个古墓里面为什么会有如此多的骨架?难道说这些全都是殉葬品?

    七爷走在最前面朝着我们摆了摆手“快来,看看。”

    我和王初一连忙快步走过去,来到一面冰层前面,举起手电往上照了照,忽然发现这冰层里面竟然冰封着一个身着白衣的女人,看她被冰封的状态,眼神微闭,面带微笑,左右提着一个花篮,里面放满了水果,右手翘起兰花指,姿态婀娜,就好像是一个美丽的天仙,若不是现在处于古墓之内,我真以为这是天上的七仙女下凡了。

    看到这里,独眼老八忽然开口说道“这前后的差别也太大了,枯骨后面紧接着就是美女,这也太奇怪了!”

    老八的话音刚落,我们四个就同时听见一阵女人咯咯的笑声,这声音很小,但是在这个空间里无疑就像是一颗定时炸 弹,我们四个听的头皮发麻。

    七爷猛然回头,说道“堵住耳朵,赶紧走!”说完只见七爷双手捂住耳朵就往前冲,看他这架势我心头一惊,连忙捂住耳朵,就追了上去。

    可那声音还是不停的钻进我的耳朵,就好像是种在我耳朵里的一样,无论我双手捂的多紧,那声音还是断断续续的在耳边响起。

    就在这时,我忽然感觉自己脚下一滑,好像踩到了一块冰面上,整个人重心不稳,就向前摔倒,可就在我摔倒的一瞬间,一双纤白玉手就扶住了我,虽然我还是摔在了地面上,但这双手却实实在在的搭在了我的肩膀上,我不由得抬头去看,这一看不打紧,竟然是那冰层里的女人,竟然出现在我面前,笑面如花的看着我,眼神中满是温柔,跟她手上传来的冰凉之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虽然这女人看起来十分的漂亮,几乎美的让人无法移开视线,不过现在我十分的清楚,我是在墓穴之中,现在肯定是产生了幻觉,一定是之前听到的那种声音搞的鬼!

    我连忙站起身子,向后退了十几步,一直到背贴在墙壁上,那女人颦眉紧促,就这么站在原地看着我,也没有任何的动作,只是就那么看着,玉手轻向我抬起,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我伸手拍打了一下自己的脸,在心里不停的告诫自己,这是假的,一切都是假的,幻象,一定是幻象。然后我猛地在自己的大腿上拧了一下,疼痛感瞬间袭来,我紧闭着双眼摇了摇头,当我睁开眼睛之后,本以为这幻象会消失,可我却发现那女人仍旧站在我不远处,好像是满脸心疼的看着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