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五章 又见血祭尸
    那红衣小孩圆滚滚的身子,黏在刀身上,朝着独眼老八滚去,然后伸出小手,隔着红布,一巴掌就打在了独眼老八脸上。

    我定睛一看,独眼老八的左脸马上就肿了起来,不过是半分钟的时间,那半张脸已经肿的像是气球一样,眼皮都肿了起来,简直就像是一个肉球,根本就看不出五官来了。

    我见老八受伤,也顾不得这么许多,提起苗刀就朝着那小孩身上砍去。

    那红布小孩的注意力全在老八身上,我这一刀来的又比较突然,他根本就来不及闪躲,一刀下去直接砍在了小孩头顶的红布上。

    这一下砍的瓷实,那红布并没有像之前那样产生吸力,刀锋划过,直接把小孩头顶的红布给劈开了,不光是这样,就连那小孩的头,都被我削掉半截,发出一阵凄惨的叫声,身体一抖,就窜入墓穴的角落里去了。

    独眼老八看了看我,竖起一个大拇指说道“白三爷,这刀不一般,是个宝贝。”

    独眼老八由于半张脸都肿着,说话口齿十分的不清楚,我听了个大概,就冲他点了点头,现在的老八,简直就是个猪头,不说话还好,刚才开口一说话,口水就流到了胸口上。

    这时候,我是听见咔嚓一声脆响,七爷已经将那墓门给打开了,然后转过身对我说道“一个个进去,倒退着进!一定要脸朝着那小孩,不要露背!”

    我虽然不知道七爷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但是七爷既然这么说,肯定是有他的道理,我们只管照做就是。

    等到退出到那墓门外面之后,红衣小孩又发出了一阵凄惨的笑声,朝着我们就冲了过来,七爷眼疾手快,一把就将那墓门给关上了。

    紧接着就听见砰的一声响,可能是那小孩撞在了墓门上,这时候七爷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伸手便将自己的上衣脱了一下来,对我说道“快,帮我处理伤口!”

    我仔细一看,在七爷背部正中间的位置,竟然有一个小孩的手印,乌黑发紫,十分的明显。

    “怎么处理?”我看着七爷背上的手印,根本就无从下手,我哪里见过这样的伤痕。

    “用苗刀把皮肤划开,把里面的血给放出来,然后用糯米敷上!”七爷反手从自己背包里抓了一把糯米递给我。

    我也毫不犹豫,抄起苗刀就将七爷背后的皮肤给划开了,只见从那黑手印里流出一股暗黑色的液体,还散发着刺鼻的腥臭味,忍不住要让人捂住口鼻。

    我拿来水壶,帮七爷清洗了一下伤口,将那暗黑色的液体清洗的差不多之后,就把糯米敷在七爷的伤口上,只听见七爷咬牙闷哼一声,看样子是十分的痛苦。

    过了几分钟之后,我再次查看七爷的伤口,只见那糯米已经全黑了,又反复帮七爷换了几次之后,七爷这才穿上衣服,一把将手电拿在手里,朝前照了照。

    却发现在我们正前方,赫然站着一个身穿甲胄的高大人佣!看到这一幕,我们四个都不自觉的身体一抖,这人佣足有两米高,全身上下布满了甲胄,说是人佣,其实就是个人!一个站着的尸体。

    七爷举着手电小心的靠近,看了看之后,说道“这里一连几个墓室,都邪怪的很,赶紧找出口!我估计这里就是地磁的重心地带!搞不好咱们都得交代在这。”

    七爷这么一说,我们三个全都慌了神,我看了看王初一和老八,就招呼他们分头去寻找墓门,独眼老八幸亏受伤的是那半张瞎眼的脸,不然现在肯定变成瞎子。

    他们俩点了点头,点起两支火把,就分头开始寻找,就在这时,我忽然感觉哪里好像不对,总感觉中间的这个人佣怪怪的,我反复扫视了好几遍,只见这人佣浑身上下披着紧身的盔甲,一只手里拿着长矛,另一只手里则是提着一柄大刀,样子十分的威武,可不论我怎么看,总感觉似乎这人佣身上有哪里不对,总让我感觉十分不舒服,仔细一看,我不由得一惊,连忙后退了几步,站在七爷身旁,小声说道“七爷,你看那人佣的头!”

    只见那人佣的头部,透过头盔可以清楚的看见,里面的尸体竟然是睁着眼的,而且正在阴冷的盯着我和七爷,那眼睛的颜色发出淡淡的 绿光,不由得让我想起一个词——血祭尸!

    七爷看到那一双泛着绿光的眸子,浑身也是一颤,血祭尸的厉害我们早就在西凉墓里见识过了,而且据说十殿鬼王之中身手最好的四哥就是死在这东西手里的,一般看见血祭尸,我们脑子里就只会出现一个字,“跑!”

    七爷连忙掏出登山绳,将绳子的一头递给我,说道“赶紧把他捆起来,这玩意不会一下子起尸,要登上一段时间,吸够了阳气,才会变成血祭尸!”

    我心头一惊,赶紧跟七爷一起,一左一右开始转动登山绳,一层层的将这人佣给捆了起来,简直要把它捆成一个巨大的虫茧一样。

    王初一和独眼老八回来之后,见到中间被我们捆成虫茧一样的人佣,就说道“白三爷,你这是绳子太多了吗?怎么全用在这家伙身上了。”

    我摆了摆手,不愿意跟他多做解释,看了看王初一,就问道“找到墓门了吗?”

    王初一摇了摇头,然后指了指头顶,说道“没有墓门,不过这墓室好像非常高!四周有十几根巨大的柱子,还有几根大横梁,我准备爬上去看看。”说着,又指了指那人佣,问道“这怎么回事?”

    “血祭尸!”

    我这三个字说出来,王初一整个人都向后退了两三步,我连忙拉住她的胳膊,接着说道“赶紧找出口!先爬上去再说!”

    我这边话音刚落,那边七爷的绳索已经扔向了横梁,三两下就爬了上去,朝着我们喊道“别墨迹,赶紧上来!”

    就在这时,我忽然感觉那人佣好像动了一下,吓得我抓起绳索就往上爬,王初一紧跟在我后面,也爬了上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