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四章 红布裹尸
    这时候七爷看了看我们三个,问道“你们三个没事吧?还能不能走?”

    我点点头“没事了,就是刚才被掐的头晕,这会已经不碍事了。”说着,我就站起身子,跟着七爷继续往前走。

    穿过我们之前走的那条甬道之后,就来到了那间有小蛇雕像的墓室,我把这里的大致情况告诉七爷之后,他点了点头,举起手电,照了照那石台上的小蛇,很快便发现了蛇尾的机关,七爷仔细的看了看,还没等我反应,就把那机关给按了下去。

    紧接着,我就感觉身前的石台轰隆一声,整个就凹陷了下去,紧接着在石台的下方,就出现了一个圆形的空间,里面赫然放着一具棺椁,那棺椁并不大,很像是个孩子的棺椁。

    看到这里,我们四个全都愣住了,就连经验最丰富的七爷,也僵在原地,俗话说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在古墓里最怕的就是碰见小孩子的棺椁,之前在西凉墓里,我们就没少吃苦头。

    现在怎么又碰见了一个,而且还藏的这么隐蔽,肯定是大有来头。

    七爷摆了摆手,对我们说道“不要去碰那棺椁,赶紧退出去!找出口,咱们离开这墓室!”

    看到七爷如此慎重的模样,我们也不敢大意,小心的一步一步的往外退,一直退出这石台的范围之后,就开始举着手电在四周寻找墓门,好在这墓室不大,很快我们便找到了一扇满是尘土的墓门,轻轻的将墓门上的尘土吹落之后,七爷蹲下身子,掏出铁丝就准备去开墓门后面的石销子。

    现在的气氛已经紧张到了极点,我们三个屏住呼吸,都不敢发出声响,一个能让七爷都如此紧张的棺椁,我们三个纵然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去碰它。

    七爷手上鼓捣了半天,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看样子这墓门跟之前见过的墓门都不一样,以我对七爷的了解,凭他的身手,想要开一扇墓门,绝对用不了这么长的时间。

    我们一边等,一边紧张的看着四周的情况,这时候我有些担心,就举起手电朝着那小棺椁照了过去,这一照不打紧,几乎吓的我魂都快飞出来了,只见那小棺椁的封盖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被打开了!而且一点声音都没有。

    我连忙提醒众人“喂,七爷,哥几个,那棺椁的封盖开了!”我这话一出口,就明显的感觉七爷拿着铁丝的手猛地一抖动,连忙转身去看,只见那棺椁的盖子不但开了,里面的棺材也已经被打开。

    七爷站起身子,举起手电往里一照,发现这棺材里面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不由得低声说道“不好!这家伙出来了!”说罢,连忙转身,手上速度加快了不少,两根铁丝在七爷手里被拧来拧去,看样子七爷是想在最快的时间内,把这墓门打开。

    可就在这时,我猛然发现,在我们不远处,墓室的墙角里,出现了一个若圆形的红布团,心头不由的一惊,我记得之前坚持墓室的时候并没有发现这东西啊?怎么就突然出现了呢?于是连忙提醒七爷“七爷,那边的角落里,有个红布团!”

    七爷转过头去看,当他看到那红布团的时候,明显脸上表情一僵,说道“不好!”

    只见那红布团一闪而逝,就在我们眼前消失了,下一秒便出现在七爷的面前,红布团就这么在半空飘着,几乎就要贴在七爷的鼻尖上。

    这一下我们三个吓得连忙后退两步,距离近了,我才看出来,这哪里是什么红布团,看这玩意的轮廓,很明显就是一个全身上下被红布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小孩子!胳膊腿的轮廓都很明显,看现在的这个角度,很明显是在跟七爷脸对着脸。

    七爷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咽了口唾沫,额头上已经渗出了冷汗。

    这时我脑子里突然就冒出了一个词,红衣裹尸!一下冷汗就湿透了衣领。

    古人云炼拖三尺白,血染一身红!说的就是古时候的人上吊不是用绳子,而是用白绫,还拖在身上三尺半,尸体身着红衣,伸着长长的舌头,很可怕。

    古人迷信说穿红衣可以为厉,也就是可以变成厉鬼,一般都是一些贞洁烈女,含冤不白,会到一些荒废的地方,吊白绫,穿红衣去死,这种尸体会有很深的怨气。

    之前我也听王初一对我说过,说是曾经有一些精研民间术数的宗教学者调查过:在明朝末年,安徽一带的有个叫凤阳法术的民间组织,就极力宣扬红衣厉鬼之说。

    这个凤阳法术中就提到,关于死人,一般都是要穿白衣服、黑衣服,如果自杀又穿红衣服,他们认为是最难处理的,要经过很多仪式净化,消她的怨气。

    而我们现在遇见的,竟然是一个全身剩下都被红布包裹的小孩,可见他身上的怨气要比成年人大的多,而且这种年纪的小孩,一般都不会选择自杀,很可能时被别人杀死之后,放入棺椁之内殉葬的,身上的戾气和怨气又会比平常人重很多。

    这时候的七爷,已经是汗流浃背,被那红布包裹着的小孩贴着脸盯着,一动也不敢动,虽然现在那小孩全身被红布包裹着,看不见他的脸,但仅仅是这样,就足以让我吓的不敢乱动。

    过了一会之后,七爷好像有些支撑不住,身子一软就坐了下去,那红布包裹着的小孩发出一种极为刺耳的尖笑声,很开的就绕到七爷背后,我见那红布里面突然又突出一块东西,很像是小孩子的手。

    “七爷,小心!”我话音还没落下,那小手就隔着红布,拍在了七爷背上。

    只听见七爷闷哼一声,嘴里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压低着声音说道“老白,老八,你们两个帮我挡着,我得赶紧把这墓门给打开!”说完,七爷好不理会身后的红布小孩,手上继续去鼓捣那两根铁丝,想要快些把墓门打开。

    独眼老八听到七爷的话,毫不犹豫的一刀就朝着着那红布小孩劈了过去,只见刀锋砍到那红布上之后,就好像被什么东西吸住了一样,长刀的力道瞬间就消失了,独眼老八用尽全身的力气,想要把刀抽出来,但试了好几下,都没能成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