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五章 花白肥尸
    这时候七爷摆了摆手说道“下面有个石棺,就在我们正下方!”

    听到七爷的话,我们三个都不由得心里一喜,这里果然有特别的东西,说不定能驱散这些能量的东西就在这石棺之内。

    王初一掏出登山绳,固定好之后,我们就开始顺着登山绳向下爬,很快就到了这墓室之内,我打着手电向四周照了照,发现这墓室大的出奇,手电的光线照出去,除了一些漂浮的颗粒状尘埃之外,竟然照不到墓室的尽头。

    等到我们四个全都下来之后,就围在这石棺附近,七爷用白灰在地上划出了一个三角形的区域,说道“不要出去,根据刚才咱们所在的墙角来推算,这个三角区域内应该不会有问题。”

    由于石棺的存在,这个三角的区域显得要比刚才更加的拥挤,石棺正处在三角区域的正中间,我们四个勉强能站直身子。

    七爷一寸一寸的开始检查石棺,这是他的老习惯了,无论石棺是否能够开启,他都要检查一遍,这样的习惯让七爷在古墓里不知道化解了多少危险。

    等到七爷检查完毕之后,点点头,说道“嗯,不错,这个石棺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说着,七爷竟然点上一根烟,靠在石棺上抽了起来。

    我和独眼老八看着着急,就说道“七爷,这都什么时候了,您还有心思抽烟?”

    这时候,七爷看了我们一眼,摆摆手,示意我们不要说话,然后吐出一口烟,用手电照着。

    在这种黑暗的环境里,空气的流动很慢,手电照着烟雾看的十分清楚,只见七爷吐出的这口香烟一只顺着石棺的四周飘散,最终在石棺的正北侧彻底消失。

    七爷绕到石棺的正北侧,又吐出了一口烟,只见这烟没飘多远,消失不见。

    “就在这里!”七爷掐灭了手里的烟,伸手在石棺的表面摸索起来。

    大概半分钟的功夫,只见七爷眼中精光一闪,手指好像是已经扣到了这棺椁的机关,只见他身子一抖,手上猛地发力,石棺就咔嚓一声,发出脆响,整个石棺的封盖就被打开了一条缝子。

    
独眼老八眼疾手快,手上的长刀嗖的一下,就插进了那棺椁的缝隙之中,然后看了看七爷,点了点头。

    两人配合的十分默契,几乎没有我和王初一什么事,等到七爷站直了身子,朝着我们走来的时候,独眼老八已经闪到一旁,由于身上带着伤,此时正坐在地上休息。

    七爷握住独眼老八插进棺椁缝隙的那柄长刀,用手使劲的向上一拧,这长刀就转了一周,就好像是一个车轱辘一样,将石棺的封盖向后挫了几公分。

    我看到七爷的动作,不由得对独眼老八这长刀来了兴趣,没想到这长刀还有这样的功能。

    七爷转了两三下,就停了下来,使劲的甩了甩胳膊,我趁着这个空档,也过去,试着转动那长刀。

    右手握着刀柄,几乎使出的吃奶的劲,可无论我怎么转,这长刀就像被卡主了一样,一动也不动,最后我两只手都用上了,依然没有办法将这长刀转动。

    独眼老八看了看我,说道“白三爷,别费劲了,你转不动的。”

    我不甘心,又试了两三次,发现自己真的转不动,最后只得放弃,来到独眼老八身旁,问道“你能转的动?”

    独眼老八点点头,说道“最多转两下,胳膊就累得乏力了,石棺的封盖异常的沉重,需要用巧劲,如果不是多年练刀的人,一般是掌握不住技巧的。”

    这时七爷似乎也休息的差不多了,站起身子,握住刀柄,一下转动了十几下,整个石棺的封盖被打开了一半,这时候王初一一下跳到石棺的封盖上,站在那被开启悬空的部分,使劲的一踹,整个石棺的封盖就被翘了起来。

    七爷朝着一旁猛地一推,这石棺的封盖就被推了下去,重重的摔在地上,扬起一片灰尘。

    我们被这灰尘呛的直咳嗽,等到灰尘散去,我才看清楚里面的情形。

    棺椁里面放着的是一口金丝楠木棺,棺材的顶部还绘制了某种飞禽的图案,由于刚才开棺的时间太久,这棺材的表面暴露在空气中,发生了氧化作用,上面的图案已经看不清楚了。

    我和七爷小心的将棺材的盖板给打开,就听见王初一大喊一身“我的妈呀!”

    我和七爷往里面一看,不由得也是一惊,棺材里的尸体白胖白胖的,几乎就把整个棺材给塞满了,就像是一个被冲了气的大皮球一样,要不是有棺材盖压着,我怀疑这尸体都能讲棺材给顶开。

    七爷仔细的看了看说道“这棺材里应该有某种液体,用来给尸体防腐的,看样子是被这尸体吸收了。”

    我看着那白花花的尸体,就忍不住一阵恶心,白花花的肚皮高高的隆起,胸前还有两块凸起的肥肉,看得出,应该是个女人,或许她生前是个大美人,可现在简直就是涨大了的五花肉。

    看着这尸体,我不由得有些想念虎子了,以往的情况,只要开了棺,不管里面有什么东西,虎子总能第一个跳出去,下手去摸冥器,可现在这种情况,我们四个看着直皱眉头,没有一个人愿意下手去翻动那尸体。

    最后独眼老八看了看王初一说道“王小姐,这…哎,这男女授受不亲,里面是具女尸,我们就不下手了,还是你来吧。”

    王初一瞪了一眼老八,说道“这人都死了几百年了,你现在告诉我授受不亲?老娘看见这白花花的大肚皮就直恶心,要摸你去摸。”

    王初一这话说的老八很尴尬,看了看棺材里被泡胖了的女尸,又看了看我,说道“白三爷,这,这我身上有伤,不方便,你看……”

    面对这种情况,除了虎子那种天不怕地不怕,又贪财的主,谁也不愿意下手去摸冥器,可现在我们的处境又十分的危险,如果真像我们之前推断的那样,这棺材里面有一种可以驱散那种诡异能量的东西,那就必须得下手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