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三章 是人是鬼
    这时候我整个人几乎就呆住了,刚才的一切就好像是在做梦一样,几乎一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僵直的王初一,异常的七爷,全都消失在这墓室之中,留下我一个人在这里,一瞬间心里就涌出一股恐惧感。

    在这种幽暗的环境之中,如果有两三个人一起,还能缓解一下恐惧的情绪,至少有个说话的人,碰到什么恐怖的事情总归是有个伴,知道自己不是孤军奋战,说个不好听的,就算是死,下去也有个作伴的不是。

    现在忽然就剩下我自己,那种恐惧的感觉便被无限的放大,一会我就冷汗直冒,却又不敢叫其他人的名字,害怕万一再叫出来什么恐怖的东西,会让自己徒增麻烦。

    就在这时,刚才掉落在地上的火把,一下子熄灭,马上我就陷入了绝对的黑暗之中,要不就说人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缝,碰巧这时,四周忽然就响起了一种恐怖的咯咯声,然后我就听见自己急促的心跳。

    我一下子紧张起来,所有的注意力全放在了那声音身上,我感觉有一个物体正在缓缓的靠近我,空气中也出现一股非常奇特的腥臭味。

    我害怕的几乎要窒息,身体已经不听使唤,听着声音越来越清晰,就觉得自己好象是一个在等死的死刑犯一样,突然,在我一个恍惚间,那个声音突然听不见了!

    这时候我才回过神来,连忙伸手朝着自己背包里面摸去,想要把战术手电给掏出来,可还没等我摸到手电,耳朵边又响起了一声极其阴森但是清晰的“咯咯”声,这声音几乎就在我耳边,十分的真切,我顿时头皮发麻,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叫出来,冷汗已经将我贴身的衣服给打湿了,我心中暗自盘算着,香港电影里的僵尸一般都是靠着人的呼吸来定位的,我现在捂住口鼻,不去呼吸,兴许会有用。

    人要是到了恐惧的极限,什么稀奇古怪的方法都想得出来,为了保命,也顾不得这么许多了,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对我来说真的就是一阵煎熬,我脑子里一片空白,默默祈祷这东西赶紧消失。

    就在这,我忽然感觉自己后背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虽然力道不大,但是在这种黑暗的环境里,足以让人吓晕过去,还好我心理素质还算可以,马上一个翻滚动作,闪了开去,然后摸出手电筒,打开就超前照去。

    这一照差点就把我给吓尿了,眼前站着的那个黑影不是别人,正是独眼老八!只见他一身上下挂满了一种灰黑色的粘液,非常的粘稠,此时正啪嗒,啪嗒的滴在地上,而且散发着腥臭味,我之前闻见的味道,就是从这黑色的液体中传来的。

    “你…你别过来!”我一把抄出苗刀挡在身前,这独眼老八不是已经死了吗?现在看到的到底是人还是鬼?

    “白三爷,是我啊,老八!”

    我听他开口说话,就是一愣,按说这粽子应该不会开口说话才对,于是就问道“你没死?”

    
独眼老八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停下了身子,说道“怎么会死呢?白三爷,您也太小看我独眼老八了吧?在那墓道之中,你们跑的比较快,我在最后面,眼看着那礬酸就要喷在我身上,我是避无可避啊,就用我这长刀把脚下的方砖给撬开,想要钻到下面去躲一躲,可谁成想这方砖刚刚撬起来一块,我脚下就哗啦啦塌了一片,整个身子就掉了下去,下面全是黑色的淤泥啊,我差点就闷死在里面。”

    我见他说的有模有样,而且体态动作都十分的自然,不像是在说谎,于是就稍稍定了定神,问道“既然你还活着,那血尸又是谁?又是怎么回事?”

    独眼老八身子也是一愣,反问道“怎么?有血尸?”

    我听他口气,显然是没有看到那血尸,不禁纳闷起来,眼前这独眼老八不像是假的,活脱脱的一个大活人,而那血尸到底是谁?难道说这古墓之内,除了我们四个之外,还有其他人?又或者说那血尸是七爷和王初一两人之中的一个?这地方太邪乎了,自从我们进入到古城之后,怪事就没有断过,这里时间,空间,几乎全是乱的,整个古城仿佛充斥着某种无法解释的能量。

    独眼老八又朝我走过来,皱了皱眉头问道“七爷和王初一呢?你们没有在一起吗?”

    听到他问话,我也是一愣,连忙转身去寻找,这墓室太他娘的奇怪了,刚才我和他们俩明明还在一起,一眨眼的功夫两个人就莫名奇妙的消失了,这时我又回想起刚才的一幕,心里就不自觉的一惊,刚才我看到的到底是什么?难道说他们两个真的是有古怪?

    我晃了晃脑袋,说道“刚才是还在一起,可这眨眼的功夫,两个人就不见了。”

    独眼老七听完也是一愣,低声问道“你说一眨眼他们就不见了?”

    我点点头,打起手电在墓室四周仔细的寻找,希望能找到他们两人的蛛丝马迹,可就在这时,独眼老八忽然大喊一声“白三爷,别动!”

    这时候猛地回身,发现独眼老八的身形也消失了,与此同时,我借着手电的光亮,马上就看到了一张巨大的怪脸,几乎就贴在我的鼻子上,两只没有瞳孔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的眼睛,吓得我一个踉跄,后退了两三步。

    这时候忽然就听见有人大喊一声“跑!”

    我这时候也顾不得这一声是谁喊的的了,只感觉浑身上下瞬间充满了力量,一个翻身从地上爬起来,就要往前跑,可这墓室就这么大一点,我无论往哪个方向跑,都最多跑出去十几米,根本没法跟这东西拉开太远的距离。

    我正想着到底该如何把这东西给甩掉,突然就感觉自己脚下一空,“啊!”的大叫一声,原来这时候,我正巧跑到了墓室的正中间,脚下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开了个洞,我看不到下面,不知道有多深,只感觉身体正在往下掉,好像是个无底的深渊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