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九章 琉璃顶
    我连忙闪开位置,七爷蹲下身子很快就把我脚下的那块青石方砖给拆了出来,七爷的力道很轻,动作幅度也很小,我不禁问道“难道这墓室里有机关?”

    我这话一出口,王初一和独眼老八正在走动的身子马上就停了下来,一脸紧张的看着七爷。

    七爷摇了摇头说道“这墓室倒是没机关,不过这下面的古墓,应该会有机关,你们看这土层。”说着七爷从掀起的青砖下面就抓出了一捧土,放在一边。

    我仔细看了一下,这土很松软,看上去不需要用旋风铲,用手都能挖出一条盗洞来。

    七爷接着说道“一般的古墓上方的土,都是夯实的,这土十分的松软,一定是那个东西!”

    我听完也是不由得一愣,知道七爷指的是火龙琉璃顶,这是一种覆盖于古墓顶部防盗机关,结构非常的复杂,之前在甘肃西凉墓也见过,不过已经被人给破解了,这种机关十分的凶险,一旦触发机关,墓顶夹层中的火油便会倾泻而下,不但会把墓室中的尸骨和陪葬品烧个精光,还会把挖掘古墓的人全部焚烧殆尽。说是一种墓主人跟盗墓贼同归于尽的机关也不为过。

    七爷掏出旋风铲,小心的将土层一点点的挖开,动作简直就像是个大姑娘,十几分钟的时间,就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深呼吸了一下,说道“果然是琉璃顶。”

    我低头一看,这墓顶就跟我们在西凉墓里见到的一模一样,说是琉璃顶,其实在就是一层很厚的蜡质层,只要稍微一用力,便会将蜡质层给震碎,紧接着整个墓顶就会坍塌,里面的火油瞬间引燃,到时候大家都变成了烤乳猪。

    七爷看了看王初一“初一,上次在西凉墓里,是你们的队伍破的这机关,这次看来还要麻烦你了。”

    对付这种机关,最好的方法,就是从侧面下手,,从侧面挖,顶上的蜡质层就不会破,可现在我们所处的环境是在一个全封闭的墓室里,想要越过蜡质层,向侧面挖,那除非是把这间墓室给拆了。

    这时候,王初一就拿来了一根皮管子,然后在皮管子的一头,接上一根金属管,将金属管的顶端用火给烤热了了,一点点的插入蜡质层。

    这是个技术活,这金属管子既不能烤的太热,也不能烤的太凉,太热的话,直接插入蜡质层,就会将里面的火油给引燃,太凉的话,就无法溶解外层的蜡质层,而且很容易让这蜡质层和金属管子只见出现缝隙,这样一来,火油还是会燃烧,只有当温度达到某种平衡,均匀的将蜡质层烫化,化了的蜡水在遇到空气之后,又会快速的凝固,这样才能保证这琉璃顶里面的火油既不会遇见空气燃烧,也不会被金属管子的高温给引着。

    王初一的动作十分小心,我们三个在一旁就这么看着,谁也不敢发出任何的声响,唯恐王初一出现什么差错,我们就一起变成烤乳猪了。

    大概二十多公分厚的蜡质层,王初一足足用了一个多小时,才将那金属管子完全的插进去,这时只见那皮管子里已经出现了黄色的火油,王初一按下手里的电子按钮,那火油很快的就被抽了出来。

    王初一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站起身子,说道“好了,基本上已经抽干净了,现在我会往里面注水,然后将残留的最后一部分火油给抽出来。”

    看到王初一这么先进的设备,我都不由得咂舌,暗叹金老板的专业工具,果然不一般。

    很快,王初一将那琉璃顶里的火油处理干净,示意我们可以进行下一步。

    这时候七爷却没了声音,我和独眼老八回头一看,只见七爷正站在不远处,背对着我们站着,身体还在不断的抖动,我担心他出事,就连忙跑过去“七爷,怎么了?”

    只见七爷身前密密麻麻站满了喷火虫,由于刚才王初一溶解蜡质层用的时间他太久,这些喷火虫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爬了上来,七爷站在这些喷火虫面前,手里不断的向下抖动着什么颗粒状的东西,就好像是一个农妇在喂鸡一样。

    这些喷火虫爬到这里就不再有所动作,只是不停的在吞食着七爷手里撒下的东西。

    “初一那边弄完了?”七爷小声的问我。

    我点点头,想要接过七爷手里的东西,继续喂食这些喷火虫,却忽然发现这些喷火虫突然之间躁动起来,我本以为是我突然走过来不小心刺激到了它们,却发现这些喷火虫并没有攻击我,而是朝着我身后爬去。

    我看了看七爷,发现七爷也是皱着眉头,手里也停止了动作,说道“不对,这些喷火虫好像是碰到了什么东西,它们在逃命!”

    就在这时,忽然一个黑色的身影窜了出来,三两下蹦到我们面前,伸出爪子,一把就捉住一只喷火虫,放进嘴里就嚼了起来,看样子还很享受。

    很快这些喷火虫,就被一只一只的捉住,那黑影不断的在吞食着喷火虫,此时我已经惊出一身冷汗,这玩应到底是什么东西?不但速度奇快,我根本就看不清楚它的样子,而且竟然以喷火虫为食,也不怕把自己烧着了。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这些喷火虫几乎全军覆没,那黑影蹭的一下就朝着我冲了过来,我大惊之下,已经将苗刀抽了出来,可还没等我看清楚,那黑影就不见了。

    这时候只听见王初一大喊一声“老白,别动!它在你肩膀上!”

    我吓得两腿发软,那里还敢动,这时候只觉着自己半边脸痒痒的好像是在被什么东西挠,又好像是被人吹气,总之十分的痒,却又不敢用手去抓。

    这时七爷咦了一声,说道“怎么是这东西?”

    “什么东西?七爷,救我啊。”

    七爷拍了拍我,说道“没事的,这东西不伤人,看样子它跟你很投缘。”

    听七爷说这东西不伤人,我这才放下心来,转头看向自己的肩膀,发现一只类似松鼠大小的家伙正坐在的我的肩膀上,尾巴很长,从我的肩膀,一只垂到腰部,这小东西一身的白毛,雪白雪白的,看外观就像是一只小号的浣熊,此时正抓着我的头发,舔我的耳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