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七章 鬼城真相3
    我跟眼前的七爷保持了一段安全的距离,心说,如果眼前这个七爷是真的,那刚才听到的那种声音,就很有可能是一种能量体发出的幻听,用来迷惑我,让我不解开绳子好让后面的东西追上来。

    可如果眼前这个七爷是假的,那刚才的声音可能就是真的七爷在对我发出警告,如果贸然将胳膊上的红绳解开,那麻烦就大了。

    这时我开口问道“七爷,你还记得这个吗?”我一下将自己的苗刀陶了出来。

    七爷明显一愣,说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掏刀子干嘛?”

    我听他这一句话出口,马上就察觉出了不对的地方,这苗刀原本是四哥的,后来落在七爷手里,最后辗转到了我手中,七爷对这苗刀还是很有感情的,应该不会称它为刀子,虽说不一定会喊出全称,但至少会叫它苗刀。

    这个七爷缓缓的向我靠近,很明显还是想去解开我胳膊上的红绳,我也装作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朝着他靠过去,等到我们的距离很近了之后,我二话不说,抡起苗刀就朝着那七爷的脑袋砍去。

    这刀直接就穿过了那人的脑袋,我却没有任何的感觉,就好像砍在了空气上一样,下一秒抬眼再去看,身前那里还有七爷,黑漆漆一片,又再次回到了原来的地方。

    这次我学乖了,干脆站在原地,两眼一闭,去感受我胳膊上红绳的力道,只要红绳被拉禁,我就朝着拉扯的方向走,就这样一连走了很长时间,我估计得有四十分钟到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我这才再次听见七爷说话“行了,睁开眼吧,到了。”

    我睁开眼睛,一看,只见我现在已经进入甬道,而且到了一个巨大的墓门面前,七爷就站在我前面一米远的地方。

    我转头去看身后,只见王初一和独眼老八,两个人目光呆滞的看着前方,我伸手在他们眼前晃了晃,发现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反应,就好像是站立着的植物人一样,除了呼吸和心跳,其他什么反应都没有,就连我去摸王初一的手,她都没有反应。

    “七爷,他们这是怎么了?”

    七爷正在研究墓门,听到我问话,就转过头,说道“跟你一样,大脑异常放电,现在他们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如果走不出来,就会变成植物人了。”

    我心里大吃一惊,心说幸亏老子激灵,闭上眼原地就那么等着,省的看到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迷里心窍。

    “七爷?有什么法子能帮帮他们啊。”我看着呆若木鸡的两个人,就开口问道。

    七爷说道“不碍事,只要没有解开红绳,一会就会好,等一下,你拉一拉红绳,刺激他们一下。”

    我就按照七爷说的方法,是不是的去拉动一下拴在他们胳膊上的红绳,每次拉动红绳,他们两个人脸上就会多少产生点变化,这时候我也走到他们耳边,轻声说道“不要解开红绳,不要解。”

    说到这,王初一脸上的表情又是变了变,我就十分的纳闷,这红绳到底是什么来历,竟然有这么大的作用。

    于是就问七爷,七爷看了看那呆立在原地的两人,笑了笑说道“就是普通的绳子罢了,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

    我连忙反驳道“不对,刚才我一直感觉自己胳膊被拉扯着,走了有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才从那鬼城里走出来。”

    七爷点点头,说道“开始,是我再拉着你们走,后来到了这里之后,你就跟他们一样,站在这里,最少有半个钟头了。”

    在我的再三追问下,七爷才将那红绳的秘密告诉了我,原来这种红绳跟其他的绳子基本上没有区别,除了材质和柔软度要比其他的绳子更好,其余都是一样,并无区别,也不是像我想象的那般,具有什么魔力,更没有什么定魂,引路之类的功能。

    之前七爷让我们拴上红绳,反复的在我们耳边强调,千万不要解开红绳,其实就是给我造成一种去强大的心理暗示,这鬼城里面充满了未知的能量,这种能量到底是天然形成,还是人死后的怨气汇聚,无法考证,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就是这种能量体可以让人的精神紊乱,产生幻觉幻听,甚至可以让大脑皮层产生异常放电,整个人陷入深度的睡眠之中,而自己却毫无察觉。

    有了不要解开红绳的心里暗示之后,进入鬼城就开始扯动红绳,让我们有一种胳膊被勒紧的感觉,在进入鬼城的能量雾气之后,我们便陷入了很深的幻觉之中,只是本能的跟着七爷往前走,我现在回想一下,当时的情景,可能就像是七爷身后拉着三个只会往前走的行尸走肉吧,不由得就打了冷颤,那画面真的不敢再去想象。

    等到了目的地之后,我们三个便陷入了深度昏迷,对外界的感知几乎降低到零,也就是说除了呼吸和心跳之外,什么都没有,跟植物人没有区别,如果放任不管,肯定会死在这里,这时候,由于之前七爷给过我们强烈的心理暗示,不要解开红绳,我们的胳膊上就会产生一种条件反射,这也是我们唯一一点能对外界产生反应的地方了,就是胳膊上的红绳,拉紧了红绳,会有胳膊被勒住的感觉,就凭着这点感觉,才不至于让我们彻底的陷入到昏迷之中。

    我不断的拉扯着红绳,时不时的就会在他们耳边说道“不要解开红绳,千万不要解开。”

    就这样反复的做着同样的动作,直到七爷缓缓的朝我走过来,问道“怎么?还没有醒过来?”

    我摇了摇头,说道“没有,除了拉动红绳的时候,他们两个人脸上会有细微的表情变化之外,其他的都没有任何反应,就好像两个活死人一样。”

    这时候七爷走到他们身旁,想要说些什么,最后皱了皱眉头,摇摇头还是放弃了,来到我身边,说道“继续吧,不要停,现在他们已经在深度昏迷了,我说什么,他们都听不到了,能不能醒过来,就看他们自己的悟性了。”

    我看着呆呆站立的两人,不知道此时的他们究竟在梦境里经历着什么样的事情,只能一次又一次的拉动红绳,一遍又一遍的在他们耳边提醒“不要解开红绳,千万不要解开红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