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九章 原始野人
    王初一忙问道“没事吧?”

    我将手指冲洗干净之后,并没有发现任何的不适,就安慰自己说道“没事,这林子里的虫子也不全是带毒的。”

    经过这虫子一吓,我一分钟也不想在这灌木丛多呆,就招呼王初一往前走,灌木丛前面就是一片很大的沼泽地,我们只能从侧面绕过去,这一绕,就绕了差不多将近两公里,距离那古城的城墙更远了。

    就在这时,我忽然发现在我们前面出现了一辆吉普车,远远的看去,这吉普车似乎还身新,地上的车轮印子还没有被完全覆盖,看得出这车停在这里最多不会超过一个月,车驾驶室的位置还放着一个军用水壶,旁边的袋子里有一些食物,我拿出来看了看生产日期,全是今年生产的。

    看到这里,我就觉着纳闷,记得进山的时候,没见独眼老八开车啊?而且我们进来的那条路十分的狭窄,驴车是唯一的交通工具,要不是三竿子赶着驴车带我们进村,我们就要步行了,可现在这里却出现了一辆吉普车,这车到底是怎么开进来的?

    我顺着车轮印子往前看了看,这车轮印子一直延伸到密林深处,由于那车轮印处在古城的反方向,我和王初一并没有去仔细的检查,检查了一下车上的装备,发现并没有我们能用的,于是就继续朝着古城前进,看着就在眼前的古城,可脚下的路却十分的不好走,大多都是些沼泽暗滩,一个不小心,脚就会陷进去,走了一段路之后,我们的长筒靴子上已经全是泥,感觉很沉,时不时的要用树杈将靴子上的泥给刮下来,不然走起来会十分的消耗体力。

    大约走了三四个小时,等到太阳已经落山,天全都黑透了,我们才到了古城门下面,当我打起手电朝着古城门的上方照去的时候,忽然就发现在这城门的顶部位置,挂着一排巨大的灯笼,而且现在正泛着微微的淡黄色光晕。

    我看了半天,总觉着在哪里见过这种灯笼,这灯笼每一个都足有一人多高,十几个大灯笼连成一排,十分的诡异,最让人想不通的就是这灯笼为什么会亮着?是什么人点着的吗?难道是那之前开着吉普车来的人点着的?

    就在这时,忽然一个人影就从我们左边窜了过来,速度非常快,我几乎没有做出任何反应的时间,就被这人给扑倒。

    “我擦!”我大骂一声之后,抄起苗刀就要往那人身上捅,只听见一声金属撞击的声音响起,苗刀似乎砍到了什么硬物,蹭出一溜火星子,那人一个后空翻,就从我身旁跳开,我这才看清楚男人的模样,竟然是独眼老八,只见他一只胳膊无力的垂下,另一只手上拿着一把长刀,刀上已经出现了两刀缺口。

    独眼老八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手里的苗刀,脸上表情一怔,说道“你那刀,很不寻常。”

    我刚才那一刀,几乎已经是捅在了独眼老八无法防守的侧肋死角,可仍旧被他挡下,而且还是在他折了一支胳膊的情况下,挡下我的刀,还能翻身跳开,这份身手果然了得。

    而且他手里的那柄长刀,也绝对不是什么寻常物件,记得之前在古墓之中,虎子那钢制军刀都被我的苗刀一下砍断,看独眼老八手里的长刀其貌不扬,却只被砍出一个缺口。

    “八爷,您这刀也不一般啊。”

    独眼老八嘿嘿一笑,说道“那是,咱这长刀可以老祖宗传下来的手艺,去龙泉镇找老师傅打造的。”

    王初一皱了皱眉头问道“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王初一话音一落,独眼老八脸色骤变,神情一下变得十分紧张,连忙转头看“别提了,我刚进**凼就碰见一群怪人,又是几个,一开始我还以为他们是附近的村民,走近了才知道全是那种全身长满长矛的野人,差点就载在他们手里,而且那大怪物也追了过去,野人就跟那大怪物打了起来,我没路可跑,就只能又折回来,跟着我的那伙计也折了,这才来倒斗,算是倒了打霉了。”

    “野人?那传说真的存在?”王初一疑惑的问道。

    独眼老八连忙摆摆手,说道“说是野人,其实就跟我们一样,身高都差不多,就是全身都是黑毛,好像毛孔里长出来的一样。”

    王初一表情很纳闷,就看了看我。

    我对她说道“八爷见到的野人应该是指瓦屋山**凼里的原始人,这些人常年生活在深山密林,智力和沟通能力都未开化,没有经过社会学习过程,与社会发生了隔离,与其说是人,不如说是动物,灵长类动物,其实跟猴子差不多。”

    听我说完,独眼老八一个劲的点头,说道“嗯,对,对,就是这样,还是白三爷有文化,这些野人其实就是会用工具的动物。”

    我看了看王初一接着说道“这人是不能离开社会而独立存在的,人的本质其实就是各种社会关系的总和。试想你到荒岛上,和一切外界断绝联系,你把自己当个人的时候,心里不是在想着自己的各自社会关系么?你是谁的子女,谁的朋友,哪国的人,怎么样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表达方式等。当这一切都不存在的时候,完全脱离了社会的时候,就不是一个人了。”

    听我解释完之后,王初一皱了皱眉头,问道“那八爷之前看到的,古城里的人影,会不会就是这些野人?”听到王初一的话,我不由得一愣,当初八爷只是说那人影肯定是活人,而且走路有些摇摆,我们就本能的认为那是七爷,现在转念一想,还真不就不一定,说不准还真就是那些野人之中的某一个。

    刚想到这,忽然就感觉一阵风吹过来,我们几乎在最快的时间转过身去看,战术手电的光线照出很远,只见之前我们见过的那庞然大物就出现在我们不远处的阴暗角落里,一双鸡蛋大小的眼睛,正阴森森的盯着我们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