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一章 老八落难
    这顿饭吃了很久,竿子媳妇第一次上桌跟客人一起吃饭,对我们聊天的内容都十分的感兴趣,无论我们聊什么她总是一脸好奇的听着,期间又去厨房多做了两个菜,还烫了几壶自家酿的酒。

    我们都喝了不少,有了五六成醉意,我就对竿子说道“我说竿子哥啊,咱们国家,早就提倡男女平等了,你们两口子感情这么好,不要老是守着旧思想,要革新,给跟上时代的步伐。”

    竿子举着酒杯向我敬酒,说道“是,我一定提高思想觉悟,不给国家拖后腿。”

    “哎,这就对了,等我们这次盗…勘探工作完成,我就带你们进城去看看,别老窝在这里。”喝了酒,我差点就说走了嘴,要不是王初一及时的踢了我一脚,就露馅了。

    王初一端起酒杯,对竿子媳妇说道“时代不一样了,咱们是生长在新时期的女性,小脚一双,眼泪一缸,的日子早就一去不复返了,回头到了城里,我带你见识见识什么叫新时代女性。”

    竿子似乎来了兴致,说道“我看你们这才是真正的勘探队,前天来的那批人根本就是冒充的,现在还被我们大队长捆在村里的旗杆下面。”

    听竿子这么一说,我和王初一都不由得一乐,看样子我们来的虽然晚,但却是后来者居上啊,没想到金老板所说的先前已经有盗墓队伍过来了,竟然被村民捆起来了,这还真是个意外收获,我还真想知道那个倒霉蛋是谁,于是就告诉竿子让他明天带我去看看,帮他们辨认一下真伪。

    竿子连连点头,说是一定支持我们,支持国家的勘探工作,为国家贡献力量,看他拍着胸脯信誓旦旦的样子,我和王初一直感觉这里人民风淳朴。

    菜过五味,酒过三巡,竿子媳妇就收拾出一间房子,让我们住。

    “地方破,你们两口子别嫌弃,就在着凑合着住吧,明儿一早,我让竿子带你们进山。”

    说完就关上门,离开了。

    王初一被她这么一叫,显得有些脸红,而我则是还沉醉在刚才聊天当中,正所谓酒壮怂人胆,我一把搂住王初一的细腰,半醉半醒的说道“媳妇儿,**一刻值千金,咱们快些休息吧。”

    话音一落,一记清脆的耳光,直接把我打的醉意全无,感觉自己半边脸都木了,只听见王初一说道“行啊,老公!你就睡地板吧,我睡床。”

    就这样,王初一美美的在热乎的床上睡到天亮,而我则是打了地铺,半夜冻醒了两三次。

    天一蒙蒙亮,竿子媳妇就来敲门,王初一站起身子去开门,我连忙将地铺收拾起来,钻进床上的被窝,这被窝里还残存着王初一的体温。

    “竿子媳妇,这么早啊?”

    竿子媳妇探头看了看我,小声的说道“他还没醒啊,竿子已经在院子里等着你们了。”

    王初一笑着说马上就去,送走了竿子媳妇,转身就是猛地把床上的被子掀起来,冻得我一个激灵就坐了起来。

    “赶紧着起床,咱们要出发了。”说完王初一又感觉不对,看着全身一丝不挂的我,四目相对,敢忙转过身去骂道“流氓啊你,怎么不穿衣服?”

    我嘿嘿的笑了两声,说道“裸 睡才舒服啊。”

    虽然我们在西羌戎王墓的冰层岩脉里,因为天气寒冷,也抱着在一起睡过,可毕竟当时都穿着秋衣秋裤,现在一丝不挂,王初一显得十分的局促。

    “赶紧的穿衣服!滚出来。”说完王初一穿好衣服摔门而出。

    等我穿好衣服,背上装备走出院子的时候,竿子媳妇已经准备好了早餐,我们吃完饭,竿子就带着我们来到了村子的广场,只见一个瘦高个男人正被捆在国旗柱子上,一夜的寒风,冻得他一个劲的流鼻涕。

    我和王初一定睛一看,忍不住就笑了出来,那被捆起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独眼龙,十殿鬼王之中排行老八的独眼快刀,乔文旭。

    也不知道他到底说了什么去骗这些村民,我估计不外乎是什么科考队,勘探队之类的幌子,不过他这形象实在是混不过去,就单凭那一只带着眼罩的独眼,就没人信他。

    竿子见我们笑,就问我们是不是认识他。

    我和王初一连忙摇头“不认识,不认识。”

    竿子也笑了笑说道“就他那样,还说是什么科考队的,还受什么上级委派,有秘密任务,照我看,他就是个高级特务。”

    王初一已经忍不住笑翻了,趴在我肩膀上,将脸藏起来,我也是强忍着笑意,说道“嗯,嗯,竿子哥说的有道理,从形象上就能看得出,这个人不是什么好东西,咱们别去管他,赶紧进山吧,我们这次来时间紧,任务重。”

    竿子连连点头,说道“对,对,咱们赶紧进山,不要跟这特务浪费时间。”

    瓦屋山面积很大,在这一带又只有这一个小村子,如果没有向导带路,很难找到进山的路,如果走野路子过去,难免会遇到一些麻烦,有了三竿子,我们会省去不少的麻烦。

    很快我们便在三竿子的带领下来到了瓦屋山的山脚下,一条蜿蜒的小路一直朝上蔓延到山腰处。

    “从这里上去,大概要走大半天的时间,到了山腰子,就没路了,只能你们自己进去,我得在天黑之前回村子。”

    我们跟着竿子在曲折的上山小道上一路往前走,竿子走在最前面,手里拿着柴刀,不断的将一些岔出来的树枝砍断,为我们开路,我和王初一则是背着背囊紧跟在他身后。

    这里的空气十分的潮湿,由于每年的降雨量都十分的充足,树叶子上几乎一年四季都挂着水滴,走了一段我们的裤子小腿部分就已经全湿了,脚下的山路也十分的湿滑。

    竿子一边往上走一边说道“这山路到了尽头,就是个山洞,我们村子里的人都不敢进去,说是那山洞里面有不干净的东西,记得十几年前,也有一只科考队伍来过,当时村队长带着他们进去过,说是里面非常阴森……”

    说着,王初一就问道“竿子哥,你也去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