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七章 机智李虎
    金老板见他这幅模样,虽然皱了皱眉头,但并没有发火,就冲他这幅隐忍的力度,我就不得不佩服他,能把生意做到这一步,果然是有着过人的本事,一个人的成功,无论是枭雄还是奸雄,总会有一方面要比常人强大,忍常人所不能忍,这才是一个王者该有的态度,虽然眼前的这个王者太过奸诈,而且十分阴险。

    等到虎子提上裤子,金老板依旧挂着笑容,说道“哎呀,是我考虑不周,考虑不周,这次请几位来,的确是有很重要,而且很棘手的事情呀。”

    虎子一撇嘴说道“他娘的,再急能急的过老子的尿?这一路憋到现在,差点就尿裤子了!”

    金老板这种态度我总感觉不太对劲,以他的性格,绝不会容忍虎子如此放肆,换做是以前,恐怕现在我们早就被人用枪指着脑袋了,这次到底是为什么让金老板对我们有如此大的忍耐度?

    一旁一直沉默的王初一开口说道“九爷死了,新晋的十殿鬼王,恐怕你一个也没能拉拢到吧?手底下缺了倒斗的好手,来求我们了?”

    多年跟着金老板混饭吃的王初一直接就戳到了金老板的痛处,见他不经意间皱了皱眉头,说道“这么说,也没错,我现在的确是手底下没人了,而且还有一件比较急的活,需要人去做。”

    说完,他从老板桌的抽屉里拿出一沓资料,仍在我面前,说道“看看这些。”

    我拿起来粗略的翻了翻,大概都是瓦屋山的一些资料,就并没有太在意,虽然当初为了救虎子和王初一答应过金老板要去帮他走一趟瓦屋山,可此一时彼一时,我根本不打算去帮他这个忙,于是就将手里的资料又放回到桌面,看了看他“我对这个,没兴趣。”

    金老板是聪明人,当然明白我的意思,抬手翻看面前的资料,说道“白三爷有些着急了,这一页,不知道你看没看见?”

    只见他翻开的资料里露出一张照片,我定睛一看,那照片上的背影十分的熟悉,不由得就坐起身子,又仔细的看了一下。

    金老板笑了笑,又将资料翻开了一页,这下我彻底傻眼了,那照片上赫然就是七爷!只见他在崇山密林之中,一身上下装备齐全,正在回头看着什么,而在他身边的一个年轻人的身影,更加让我疑惑,这年轻人虽然只是背影,但是无论怎么看,都很像一个人,张五行!

    看到这,我忍不住就问道“这是在哪?在什么地方?那年轻人是谁?”

    金老板神秘的笑了笑,说道“瓦屋山,这年轻人是谁?我该问你啊?这人不是你们的人吗?怎么反倒问起我来了?”

    听到金老板这么说,我恨的牙痒痒,暗骂道“张五行,你他娘的到底还有多少事瞒着我?趁着我们去昆仑山的时候,竟然和七爷一起去了瓦屋山!”

    但是转念一想,我又感觉不对劲,既然张五行是和七爷一起去的瓦屋山,那为什么他回来了,而七爷却没有?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难道说七爷在瓦屋山遇难了?

    金老板再次站起身来说道“据说这瓦屋山里,出现了一个大型的墓葬群,发现这个秘密的却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据我所知,至少已经有三支倒斗队伍已经出发去了瓦屋山,这还不算你们七爷,如果再不抓紧时间,恐怕到时候只剩下一个空壳子了。”

    这时候虎子一乐,坐在椅子上,说道“不去!”

    他这话一出口,我和王初一都是一愣,说实话,刚才看到七爷的照片时,我已经决定要去走这一趟,可最贪财,看见古墓就要去,见到棺椁走不动的虎子,却突然说不去,这着实让人大跌眼镜。

    金老板很显然也没料到虎子会这么干脆直接的拒绝自己,一时间也是楞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时,虎子抬起头,脸上挂着坏笑,盯着金老板,说道“要去嘛,也不是不可以,这个价钱方面?”

    这时候我们所有人都反应过来,原来这虎子是要趁着金老板无人可用的时机,敲竹杠啊!

    金老板阴沉着脸,盯着虎子,嘴角的肌肉都被气的抽搐起来,冷冷的说道“你们这次去,后勤保障的钱全由我出,武器装备,地理资料,以及各类信息,我都无偿的提供给你们,而且盗出来的冥器,咱们五五分账。”

    虎子摇了摇头,竟然笑着说起了洋文:“no,no,no。”

    我看着虎子那一脸猥 琐的坏笑,还有被气的浑身直颤的金老板,就直想笑,费了好大的劲才绷住脸不让自己笑出来。

    只见虎子朝着金老板猛地伸出三根手指,说道“你滴?懂?”

    金老板已经气的不行了,看得出他也是平复了好久,才缓缓的说道“什么意思?三七分账?”

    虎子继续笑着点头道“yes,yes,yes,我们七,你三。”

    我依稀已经听见金老板牙齿摩擦的声音,只见他阴沉着脸,说道“五五分账,这是咱们这行当多少年的规矩,你……”

    虎子一耸肩膀,说道“别咱们咱们的,是我们,我们这行当!你就是个商人,不算倒斗人士,老子说三七,就三七,你要是不愿意,就拉鸡 巴倒,反正现在小爷也知道地方了,大不了,我们花点钱,搞点装备,自己去单走一票。”

    “砰!”金老板实在是怒不可遏了,双手猛地拍在老板桌上,一旁的座机电话都被震了起来,屋子里的七八名身穿黑色西装的保镖,一下子全都冲了上来,黑漆漆的枪口就直接顶住了我们的脑袋。

    “谈不拢,我就做掉你们,也不会让你单独去的!小子,想清楚,我的忍耐是有限的!”

    这一下虎子有些懵,看了看四周,笑了笑,说道“金老板,做了我们,你估计永远也见不到瓦屋山里的冥器了。如果我猜的不错,这瓦屋山墓葬群里,肯定有一件你特别在意的物件吧?不然你会这么兴师动众的把我们大老远的给‘请’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