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六章 奴才陈小正
    张五行坐在椅子上看着我,摇了摇头,没有再说话,我颓废的坐在椅子上,问道“七爷知不知道这个消息?还有你跟七爷到底是什么关系,他到底去哪了?”

    张五行摇了摇头说道“七爷是个比较神秘的人,我也不了解他,只是听爷爷提起过,这个人很厉害,而且他和我爷爷好像是旧相识,并且交过手,两人不相上下。”

    我不由得一愣,仔细的回想了一下,自打我认识七爷开始,就只知道他叫黑鸦老七,甚至连他的真名都不知道,更别说是身世,这个人就好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让人捉摸不透,乍一想,不由得苦笑一声,本来以为很熟的人,到头来却感觉如此的陌生。

    这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一晚上的折腾让我感觉很疲劳,正想要站起身离开,却听见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开门一看,只见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男人带着三十几名身穿黑色西装的人,就冲了进来。

    “操,这一年多没来,这里怎么变成这个鸟样!有没有喘气的,赶紧着出来一个!”那中年男人站在院子中央,大声的喊话。

    这一嗓子喊出去,虎子和王初一全都出来了,我连忙过去,走进了一看,才认出来,这人不就是之前在七爷这里吃了瘪,饭碗也给搞丢了的陈老赖,陈小正吗?

    一年半没见,还是那么矮,不足一米七的身高,体型偏胖,脸颊上两坨高原红,那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依旧没有变,满脸的奴才相看着直让人想吐。

    王初一并没有见过陈小正,忙走过去问“您有什么事吗?我们这里还在停业中。”

    陈小正瞥了王初一一眼,说道“哦,我老板,北京金爷,让我过来一趟,让你们抓紧准备,去北京见他。”

    听到这,王初一楞了一下,她常年跟这金老板混饭吃,从来没见过眼前这人,于是就接着问道“不知您是哪位?在北京没见过您?”

    王初一搞不清楚陈小正的身份,说话十分的客气。

    可陈小正这人就是一个典型的狗仗人势的家伙,一看王初一态度比较好,就开始飘飘然,咳嗽了一声,说道“这个嘛,我是金老板的助理,你们可以叫我陈总,也可以叫我陈主任,这才来呢……”

    陈小正话没说完,就听见啪的一声脆响,虎子抡圆了胳膊,一巴掌就扇在了陈小正的脸上,把他打的一个踉跄就摔在地上。

    陈小正哪里吃过这样的亏,一双小眼瞪的跟铜铃似的,盯着虎子“你…你敢打我!”他坐在地上,一手捂着脸,一手朝着身后身着黑色西装的大汉摆动着“上,上,给我教训教训他们!”

    这时,那些身着黑色西装的大汉却无动于衷。

    “你们都聋了吗?老子说让你们教训教训他们!”陈小正坐在地上咆哮,就好像是一个撒泼的怨妇。

    这时,王初一似乎也搞清楚了状况,微微一笑,冲着那些大汉说道“这是从哪找来的活宝?总不是猴子请来的逗比吧!”

    只见那些人中间,走出来一个带头的,对王初一说道“王队长,金老板找不到七爷古董店的具体位置,听说这人曾经来过,就让他带着我们过来了,想请你们回北京一趟,说是有重要的事情。”

    陈小正此时惊讶至极,没想到这些北京来的黑衣保镖,竟然对王初一如此的尊敬,连忙从地上爬起来,一脸献媚的朝着王初一笑起来“哎呀,原来是王队长,失敬失敬,我是……”

    “啪!”虎子又是抡圆了胳膊,一记大嘴巴子扇在了陈小正脸上,这下打的他眼冒金星,嘴角出血,摔在地上好一阵才缓过劲来。

    “你是什么你是,你他娘的就是个只会摇尾巴的狗!”虎子怒骂道。

    陈小正甩了甩被打懵的脑袋,挂着笑脸看着虎子,说道“是,是,您说我是什么,我就是什么,嘿嘿,汪、汪汪。”他这两声狗叫学的惟妙惟肖,让人忍俊不禁,虎子也被逗笑了,骂道“哈哈,这人不要脸,还真是天下无敌,快滚,别再让爷爷看见你。”

    陈小正连滚带爬的离开古董店之后,王初一皱了皱眉头,问那队长“我跟金老板已经断绝合作关系了,这次他来找我们为了什么事?”

    那人回道“两件事,金老板说白三爷曾经答应他,要走一趟撩子。”

    这走撩子,是我们的行话,就是要下一趟古墓,倒斗。

    王初一点点头,当初为了就他们我曾经答应金老板,要帮他去一趟瓦屋山,这事他们都知道。

    “另一件什么事?”王初一问道。

    那人摇了摇头,说道“金老板只说跟七爷有关,别的就没有多说。”

    听到这里,虎子看了看我,问道“老白,你还真答应那孙子要去帮他走一趟撩子?”

    我点点头,就问那人“什么时候出发?”

    男人看了看我,说道“马上!车已经在外面等着了,这次金老板很急。”

    我跟虎子交换了一下眼神之后,决定还是要去一趟,毕竟金老板抛出了七爷,现在我们都很迫切的想要见到七爷,想要闹明白,那昆仑山古墓里面的尸体到底是不是七爷,为什么会躺在那里?

    我们上了车之后,几乎没有耽误一秒,车就开出了市区,直接上了高速,到了高速之后,我才忽然反应过来,好像少了一个人!张五行不见了!

    车一路上都没有停,直接开到了北京,中间有几次虎子尿急,想要去服务区方便一下,都没能如愿,搞的我们好像是被绑架了一样。

    下了车,就到了金老板的公司,在三十几个保安的“保护”下,我们就到了金老板的办公室。

    金老板还是老样子,见我们进来,先是笑了笑,很热情的上前打招呼“哎呀,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把你们盼来了。”

    虎子冷冰冰的回道“他娘的,你这不是把我们盼来了,你这是把我们绑来了!”说着,就自顾自的走到墙边,掏出自己的小兄弟,对着金老板办公室的墙,就尿了起来,说道“他娘的,憋死老子了,一路上连车都不让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