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五章 又是麒麟眼
    我贴着墙壁往前走,发现这房间还有一个套间,房间里贴墙似乎摆着很多的家具,一闪窗户就立在东侧墙壁上,借着微弱的月光,我看到屋子的西北角放着一张床,于是就举起手电靠过去。

    霉变的味道就是从这床上来的,当我走进看时候,发现床上的被子都已经腐烂成黑色了,被子边缘垂在床边,好像还很湿,末端都快有水滴出来了,整个被子都腐烂出白色的霉花,味道难闻至极。

    被子鼓鼓囊囊的,里面好像是一个人的轮廓,我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心里暗惊:“难道这里有死尸?”于是走过去,用手电挑起被子的一角,只感觉被子很沉,被挑起来的部分直冒着黑色的粘水,竟然还有虫子钻出来,霉味冲天,我几乎恶心的要吐出来,这时候我忽然看到一只雪白的脚!

    心里猛的一惊,本能的就向后退,那只脚雪白雪白的,脚趾甲却是黑色的,脚腕上还用红绳拴着一个很小的精致铜铃,一看就是个女人的脚,而且应该还是个妙龄少女。

    就在我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忽然就感觉肩膀被什么东西拍了一下,连忙转身,挥拳就要打,却被人死死的按住“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这声音很冰凉,没有任何的情感,要不是这人的手上带着体温,我真以为是个大粽子。

    “什么人!”我问道

    那人擒住我,使得我无法转身去看他,只能看到他的手臂上有一只黑色的麒麟,那样子栩栩如生,随着肌肉的绷紧,就好像是活的一样。

    那人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反手将我使劲往前一推,紧接着我就感觉腰部被人踹了一脚,整个人重心不稳,就朝着那窗户撞去,这窗户上早就没有了玻璃和窗框,我直接就被推了出去,在身体就要悬空的一瞬间,我拼命的扭转身子,在黑暗中就看到了那人的下半身,不由得一惊!

    这不就是那老前辈之中的一人吗?张五行还管他叫爷爷,张家的人,只不过从那人的肌肉和皮肤可以看得出,这人的年纪并不大,为什么张五行管他叫爷爷?

    一连串的问题从我脑中闪过,来不及做任何的思考,我整个人已经从楼上摔下去。

    砰!

    此时我并没有感到摔在地面上的疼痛感,转身一看,原来是张五行在下面接住了我。

    一看到他,我就气不打一处来,骂道“狗日的,你他娘的这时闹的哪一出?上面那人是谁?”

    张五行抬头往上看了看,只见那人正站在窗户边,好像是正看着我们,张五行冲那人鞠了一躬,然后转身就拉着我往外走,一边走一边说道“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赶紧走,以后再跟你解释。”

    我被他拉着走出这片即将拆除的老城区,一直到了大路上,张五行这才松开手。

    我阴沉着脸,看着张五行,说道“张老道,你最好给我解释一下。”

    张五行好像是很疲劳的样子,气喘吁吁的,脸上全是汗,半天才冒出一句话“先…先回去……回去…回去再说。”

    话虽这么说,可我们现在是在城市的郊区,前后除了公路上的路灯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交通工具,大概等了半个多小时,才有一辆载货的大车经过,我们赶忙拦下,跟司机说了很多好话,这才搭顺风车回到了市区。

    到了古董店,我就想发飙,可张五行马上对我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然后指了指虎子的房间,示意我不要去吵醒他,然后就带着我来到了他自己的房间,坐下之后,张五行喝了口水,说道“那是我爷爷,他去那里调查一些东西,已经有半个月了。”

    我皱着眉头问道“什么事?那里有一具女尸,为什么不报警?”

    张五行摇了摇头说道“那女尸不是一般的尸体,之前并不在那里,是后来才出现的。”

    “你是说那女尸自己长了腿跑过去的?”

    张五行看着我,叹了口气,说道“很多事情我没法跟你说,就算是说了,你也理解不了,我就告诉你一些,你想知道的东西。”

    我坐直了身子,盯着他。

    他被我盯得有些不自在,尴尬的笑了笑说道“麒麟眼,我爷爷曾经见过另一只麒麟眼。”

    张五行这话一出,我头皮就快要炸了,这个消息足以让我兴奋的睡不着觉!西凉墓,廖王墓,西羌戎王墓,一次次的下墓,一次次九死一生,负伤而归,不就是为了得到另一只麒麟眼,来解除我身上的‘诅咒’吗?

    张五行见我十分的激动,连忙摆摆手说道“别激动,我只能告诉你,你身上中的并不是诅咒,而是一种来自外太空陨石上的放射性粒子,会促使人的细胞加速分裂,从而导致皮肤,容貌加速老化。”

    我连忙点点头,这些事情之前我就已经知道了,麒麟眼不过是一颗陨石罢了,上面有十分强烈的辐射,人不能直接用皮肤接触,否则就会像我现在这样,受到“诅咒”。

    张五行接着说道“这陨石一共有两颗,也就是你们说的麒麟对眼,这其中一枚麒麟眼在金老板手里,就是你见过的那颗,而那一颗麒麟眼山的放射性物质就可以让人加速衰老,不过,另一颗麒麟眼却恰恰相反。”

    我一听整个人都愣住了,忙问道“从你爷爷的皮肤和手臂看起来,他好像不过是二十多岁的小伙子,难道就是受了另一只麒麟眼的辐射?行内的人都知道,他的血可以驱邪避虫,还不是也是因为麒麟眼的缘故?”

    张五行点了点头。

    我一把过去抓住他的衣领,问道“那你告诉我,另一只麒麟眼在哪?你爷爷在哪见到的!?”

    张五行一把挣脱我的手,对我做了一个平静的手势,示意我先平静下来。

    过了一会,张五行说道“我爷爷说他记不住了,在他的记忆里,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是空白的,好像是碰到了什么东西,或者什么奇怪的现象,导致有十几年的时间,他的记忆都是空白。”

    我一下子站起来,吃惊的问道“什么?你说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