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三章 神秘行动
    “张老道!你想去哪?”我一个健步冲过去,就攥住了他的领子,质问他。

    张五行尴尬的笑了笑:“没…没想去哪,这不是人都走了嘛,我还在这干嘛。”

    我看他神情比较慌张,眼神左右躲闪,就感觉不对劲,好像他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虎子似乎也看出了端倪,于是就说道“一起走,咱们一起回去,正好我还有事想问你。”

    说着,我们就离开了这地宫,坐上了火车,准备回七爷的古董店。

    在火车上,虎子就已经按耐不住了,一个劲的逼问张五行跟那戎王墓到底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会知道里面有蜘蛛,还让自己提前带上火蚁应付。

    其实这些问题不光是虎子,我和王初一都十分的好奇,也想弄个明白,见虎子这么咄咄逼人的去问张五行,也就没有拦着。

    张五行实在是被逼的没办法,就开口说道“那地方,我们张家人是不会去的?”

    我见他开口,就忙问“为什么?”

    张五行表情沉默,抬头扫了一眼我们三个,叹了口气,开口说道“因为我们都是羌族。”

    张五行这话一出口,我们三个都愣住了,那昆仑山古墓,就是西羌族戎王的墓,张五行现在告诉我们是羌族,一下我们就明白了。

    虎子点了点头,嘿嘿一笑,然后拍了拍张五行的肩膀,说道“理解,理解,总不能去盗自己老祖宗的墓吧!”

    火车就这么一直往前开着,我就昏昏沉沉的睡去,虽然已经知道了张五行跟那昆仑山古墓的联系,但我对他的身份还是十分的怀疑,不过怀疑归怀疑,但他总归对我们没有恶意,而且还帮了我们,在那古墓里,要是不是有张五行的火蚁,恐怕我们三个现在已经是一堆白骨了。

    说着我就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自己的手,缺了一根小拇指,总感觉挺别扭的,你别看平时不怎么用这根指头,可现在真没了,总觉着不舒服。

    到了地方之后,虎子大腹便便的一下推开了古董店的门,只感觉一阵灰尘迎面袭来,门的右上角,已经结满了蜘蛛网,院子里的草也长得有半人高了。

    看到古董店这般清醒,我不由得又看了看张五行,据他自己说,我们去昆仑山的这些日子,他一直在这里等七爷的消息,可看现在这般模样,这里哪像是长期住人的样子,分明已经荒废了很久。

    张五行见我盯着他看,表情就有些不自然,说道“这个…这个……”

    还没等他解释,虎子就骂道“他娘的,张老道,我说我懒吧,你他娘的比我还懒,这他娘的草都快长你脸上了,你都不知道清理一下?”

    张五行尴尬的一笑“一定改,一定把这个懒的毛病改掉。”说着,就拿起工具开始收拾院子。

    我和王初一对视一眼,都对张五行产生了怀疑,我们去昆仑山的这段时间他到底在干嘛?很明显这他并没有在这古董店里生活,他到底去了哪?

    张五行一边收拾着院子,一边招呼我们进屋,这屋子里果然就和我推测的一样,满是灰尘,桌面,椅子,都没动过,我们走的时候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张五行那漏洞百出的借口能骗过虎子,却骗不过我和王初一。

    当天晚上,我就没有睡沉,指着耳朵听外面的声音,这个张五行太过神秘,我回想着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好像七爷跟他就认识,对他更是推崇备至,当时他说自己刚出山,还没有倒过斗,就跟这我们一起进了廖王墓,可他在墓里面的种种表现,绝不像是一个从来没有倒过斗的人,而且他和七爷走的很近,很可能……

    我刚想到这,就听见外厅里出现一丝响动,我连忙从床上起身,从窗户的缝隙往外看,只见张五行鬼鬼祟祟的正要出门。

    我心说这张五行果然有古怪,这么晚了还要悄悄离开,肯定有什么大秘密瞒着我们,于是就悄悄的跟了上去。

    张五行走的很快,一边走,还一边不停的回头看,现在正值月黑风高,整个街面上一个人也没有,我一边不断躲藏着身子,一边暗中跟踪,直到临近郊区的地方,张五行才停下来,四处张望。

    此时我已经累得够呛,不停地喘着粗气,心说这么远的距离,这小子也不说坐个车什么的,愣是硬生生的走过来,这他娘的是给谁省钱呢?

    就在这时,张五行身形一闪,就钻进了一排黑色的瓦房之中,我怕把他跟丢了,连忙快步冲过去,进去一看才知道,这里都是一些很破的建筑,很多上面都写着大大的拆字,看来是城市规划就要拆除的地区,抬眼看过去,基本上都是七八十年代的筒子楼,在这种黑暗的情况下,这即将拆除的老城区显得格外的神秘。

    由于这里光线实在太暗,我出来的着急,又没拿手电之类的照明工具,进来之后已经看不到张五行的身影了。

    我心里纳闷,这么晚了,这张五行孤身一人来到这片残破的区域里,到底是为了什么?

    又往前走了一段路,发现这里几乎已经没有什么人居住了,看来是政 府的安置措施很到位,绝大多数的居民已经搬走了,穿过一条窄巷子,连边全是危楼,看上去有点摇摇欲坠,想必撑不了多久,就会被拆除了。

    转过一道弯之后,我眼前忽然出现了光亮,在这种黑暗的环境之中,突然出现的光亮让我吓了一跳,害怕自己暴露,连忙闪身躲在墙后,然后探出脑袋向外看,只见几间破房子里传出微弱的灯光,几个孤零零的电线杆杵在那里,杂乱的电线穿行于房屋之间,那破房子外面还零星的站着几个衣着暴 露的女人。

    在这种地方为什么会有女人?这些女人跟张五行到底是什么关系?我十分的好奇,就小心的靠过去,翻过几道低矮的残墙之后,我距离那些女人就已经很近了,在黑暗中我仔细的听着她们的谈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