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一章 致敬前辈
    一路上黄包车跑的很平稳,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颠簸感,拉车的小哥体力也很不错,一路上几乎是没有听过,到达目的地,我们三个就被三四个壮汉“请”下了车,紧接着一个发了一个黑头罩。

    我苦笑一声,心说他娘的这还真弄得跟电影里一样,搞的挺神秘。

    带上头罩之后,我们被人领着,七拐八拐走了十几分钟之后,就被示意可以摘掉头罩了,只见我们正身处一个很大的客厅之内,两排高高的柱子撑着大厅的顶部,每一个柱子旁边都点着一根很大的蜡烛,蜡烛旁边都有一张椅子,一共八张。

    虎子看了一下四周说说道“他娘的,不是说十殿鬼王吗?怎么只有八张椅子?”

    这时候王初一用下巴指了指前面,我和虎子同时抬头去看,只见在我们正前方,一个略显黑暗的地方,两张椅子并排摆在那里,我不禁纳闷,其他的椅子摆放的都很有规律,前后顺序分明,为什么只有那两张椅子被摆在正前方的阴影里?而且从刚才进来,我就感觉十分的不对劲,总感觉这里的气氛很熟悉,但是又说不出来为什么。

    就在这时,一个老者从一个黑暗的偏厅角落走了过来,缓步走到我们面前,看了看我,然后笑了笑说道“嗯,孺子可教,后生可畏啊。”说完,他还一个劲的不停点头。

    我刚想开口问他,就感觉身后的门咯吱响了一下,又一个带着头罩的人被送了进来,我定睛一看,那人须发都呈黄色,大概三十多岁的样子,人很瘦,但是看起来很精神,眼睛里更是带着股机灵劲,看见我们三个之后,他先是从冲我们拱了拱手,说道“还是你们先到了啊。”

    我点了点头,并不认识这个人,于是就暗地里用胳膊肘碰了碰王初一,她入行要比我早很多,对于这行当里的大人物多少都认识一些。

    “黄六爷,这邀请函不是您发出来的吗?怎么自己还被套住送进来了?”王初一看着那男人说道。

    我听王初一喊他黄六爷,不由得就暗暗吃惊,闹了半天我眼前这人就是十殿鬼王排行老六的黄大仙。

    只见他笑了笑说道“我哪里有这么大的能量,这都是那两位老前辈的号召力,这地方也是他们选的,我根本就不知情。”

    这时候我就十分的纳闷,开口问道“这两个老前辈到底是谁啊?不是说金盆洗手了吗?怎么突然又出山了?”

    黄大仙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清楚,可能是因为老九,老十,都折在了墓里,这十殿鬼王空出的缺太多了吧。”

    就在这时,忽然又有一个带着头罩的人被送了进来,当他摘下头罩的时候,我和虎子都惊讶的合不拢嘴,那不是别人,正是一直守在七爷古董店里等消息的张五行!

    “他怎么来了?难道这次选新的十殿鬼王,也有他一席之地?”我这么想着,就走过去跟他打招呼,他看到我和虎子之后,先是来的个很热情的拥抱,就好像两只革 命队伍顺利会师了一般,还使劲的拍了拍我的背。

    我问道“有七爷的消息吗?”张五行摇了摇“没有,我一直在古董店,也拖了很多人打听七爷的下落,可是一点消息也没有。”

    我看见张五行,心里有太多的疑问,想要去问他,当初为什么不跟我们一起去昆仑山?又为什么会知道那戎王墓里会有致命的蜘蛛?并且还让我们带上火蚁防身?想到这,我不由得就暗自看了看张五行,只见他十分随意的在大厅里晃悠了两圈,说道“哎呀,这里可是个古墓的地宫啊,没想到在这长沙城里,还有这样的地方,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听到张五行这么说,我忽然一愣,心里就暗骂“他娘的,我说刚进来的时候总感觉这里的气氛很熟悉,闹了半天竟然是一个古墓地宫!亏我还倒斗那么就,也算是见过世面了,竟然没有看出来!”

    张五行啧了啧嘴,说道“嗯,嗯,这地宫被保护很好,不错,不愧是老前辈,也只有他们能做到这种程度了。”

    听张五行这么说,他似乎认识那些老前辈,就忙问他“你认识那两位老前辈?”

    这时不等张五行说话,那名一直站在地宫里的老者就微微一笑说道“他当然知道,不但知道,他还是张氏一族的后人,他爹张……”

    这老者话说了一半,就听见黑暗中有人轻咳了一声,老者马上恭恭敬敬的站直了身子,好像是对那黑暗中的人十分的尊敬,紧接着,我就看见一群人走了出来,由于光线太暗了,根本就看不清楚那些人的脸,只看到他们朝着正前方的两把椅子走了过去。

    其中一个人坐在了椅子上,身后左右各站着一男一女,男的是个大胖子,虽然体态臃肿,但是浑身上下都透着股干练劲,而那女的则是身材十分的苗条,黑暗中我只能看到他们的下半身,从他们手臂的皮肤上看,这些人怎么也得有五六十岁,应该就是王初一口中的老前辈了。

    而另一拨人则是站在另一张椅子前,大概四五个人,站在椅子后面,并没有人坐下去。

    就这样,在我们正前方并排放着的两张椅子,都已经有了主人。

    这时我就低声的问张五行他们都是些什么人?

    张五行小声的告诉我,坐在椅子上的那人,姓胡,身后是跟他一起出生入死的两位,一男一女,至于叫什么,他也不知道,只知道他们都是顶尖的摸金校尉。

    而站在另一张椅子后面的四五个人,则是一个家族,姓吴,为首的一个年龄最大的,已经将八十多岁了,是土生土长的长沙人,这个地宫,就是他们准备的,早年间是土夫子,只不过这些人早就金盆洗手了,这次出现,不知道到底是为了什么。

    这时候只见有一道身影从黑暗中走了出来,体型偏瘦,黑暗中可以看到他手臂上满是肌肉,皮肤光滑,很显然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

    可这年轻的小伙子却也朝着那正前方的椅子走了过去,那站在椅子后面的吴氏家族,见他走过去都打了个招呼,看样子是老相识,而且对这年轻人都十分的尊敬,就连那吴老太爷也对着年轻人摆了摆手。

    这时候张五行突然跪在地上,看着那年轻人说道“孙儿,见过爷爷,见过三爷爷。”

    那年轻人转过身子,轻声嗯了一句,然后就示意张五行起来,那为首的老者,也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