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二章 邀请函
    正当我和王初一都感到气愤的时候,金老板却推门走了进来,脸上挂着猥琐的笑容,看着我们俩,说道“哎呀,恢复的很快嘛。”

    我见他进来,就说道“冥器都给你了,还想怎么样?”

    金老板伸出食指,在胸前晃了晃,说道“不不不,还有一件事你没做。”

    我皱了皱眉头,“我现在这个身体状况,根本没办法去瓦屋山。”

    这时就看见金老板微微一笑,说道“当然,我没有让你现在去,这有个东西,是给你的。”说着就扔给我一个信封,我接过之后,感觉信封里面很薄,就好像是空的一样,于是就抬眼看了看金老板,说道“该不会你良心发现,信封里装了支票吧。”

    金老板笑着坐下来,说道“我是个生意人,没有利益的事情是不会干的,如果瓦屋山这一趟,你能掏出点漂亮东西,说不定我会给你一张支票。”

    我看了他一眼,只感觉十分的厌恶,于是就将那信封拆开,只见里面一张很薄的黄色纸张,上面赫然印着邀请函三个字,不由得就纳闷起来,刚想要去问金老板,却见他已经站起身朝着病房门口走去。

    等到金老板走了之后,王初一才靠近我,看了看手里的邀请函,不由得脸上表情一变,说道“这是十殿鬼王的邀请函啊。”我听她这么说,就把邀请函递给她,问道“什么意思?”

    王初一皱了皱眉头,说道“之前四哥也收到过,去了之后名号就出现在十殿鬼王之中,四哥这个称号也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我看了看她手里的邀请函,说道“那这次是什么意思?”

    王初一将邀请函还给我,说道“估计是你这几次下墓引起这个圈子里的人重视了,这次邀请你过去,估计是要按资排辈了。”

    我微微一下,就将那邀请函塞进信封里,对于这样的名号我丝毫不感兴趣,对十殿鬼王的论资排辈也不关心,这些不过是虚名罢了,我现在最关心的还是虎子的情况,来到医院三天了,他昨天才刚刚苏醒,虽然度过了危险期,可医生还在对他做检查,怕留下什么后遗症。

    这时王初一将那信封拿起来,说道“这是个机会,我知道你对十殿鬼王这样的虚名没有什么兴趣,不过到了那里,你会了解很多东西,而且说不定还会得到关于麒麟眼的线索,这些线索外人是肯定不知道的,包括金老板。”

    我听她这么说,瞬间就有了兴趣,忙问道“金老板这样手眼通天,又不择手段的人,都得不到十殿鬼王的线索吗?”

    王初一点点头,说道“当然,十殿鬼王里各个都是一等一的倒斗高手,金老板虽然财大气粗,手段狠辣,可跟这些倒斗界的鬼王比,还是有很大的差距的,就比如说七爷,之前是在金老板手底下混饭吃的,进入十殿鬼王之后,就另立山头,金老板根本拿他就没办法。”

    我点点头,低头看看手里的信封,发现信封的右下角赫然印着一个“黄”字,就连忙问王初一。

    她看了看信封之后,就说道“现在十殿鬼王之中,活着的就只有排行老六长沙的黄大仙,还有就是排行老七的七爷两个人了,这黄字肯定就是黄大仙发给你的。”

    我点了点头,王初一接着说道“估计这次十殿鬼王要重新洗牌了,十殿鬼王只剩下两位,恐怕这次要有新人出现了。”说完就看了看我。

    我看着手里的邀请函,心里还在犹豫,到底要不要去。

    这时王初一说道“听说这次十殿鬼王的邀请是在长沙,好像还会有两个老前辈参加,听说七爷跟他们关系比较好,说不定他们会有七爷的消息。”

    说到这,我就动心了,这十殿鬼王的邀请还真是个意外惊喜,不但有可能会得到麒麟眼的线索,还可能会打听出七爷的下落,于是就问道“你知不知道那两个老怪物是什么人?”

    王初一皱了皱眉头,说道“说是倒斗界的泰斗,是改革开放初期,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人,现在已经五六十岁了,早就金盆洗手了,这次不知道什么原因又被请了出来。”

    听她说完,我就对这两个老前辈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要知道在那个年代,是盗墓之风最盛行的时期,什么南派,北派,摸金校尉,发丘天官,搬山道人,卸岭力士,等等门派都冒了出来,而且当时古董市场一片混乱,那时候的古玩摊子还真能淘到真宝贝,随处一个不起眼的小摊子,都可能会是倒斗人销货的地方。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的这些门派不是没落没了传人,就是金盆洗手消失不见了,如今能够一堵前辈的风采,也是个学习的机会,更何况还可能会有其他的收获,我当即就不在犹豫决定去看一看。

    就这样,我们在医院里大概休息了一个多月,都恢复的差不多了,就买了去长沙的火车票。

    可到了长沙,下了火车之后,我们三个就傻眼了,那邀请函上只有寥寥几个字,“来长沙,十殿鬼王邀。”除此之外,便再也没有其他的信息,我们下了火车就傻了,这么大的长沙,到哪去找十殿鬼王?总不能在大街上随便拉个人就去问吧?如果是那样,估计不出仨小时,我们就都得进警 察局喝茶去。

    就在我们一筹莫展的在火车站周围晃悠的时候,突然一个拉黄包车的小哥朝着我们走了过来,并且朝着我们摆手打招呼。

    现在这个时代,像这种上个世纪二十年代的黄包车早就绝迹了,也只有一些为了追求复古感觉的景区里会遇到,现在我们站在火车站外面的大街上,就这么贸贸然碰上了,总感觉怪怪的。

    虎子一脸警惕的走过去,就问道“你是在跟我们打招呼?”

    那小哥点点头,笑了笑说道“六爷等你们很久了,说是你们一到,就让我拉着几位去府上。”

    听他说完,我们三个面面相觑,心说这黄大仙到底是什么年代的人?怎么还在用这种黄包车?

    虎子则是一脸的嫌弃,说道“你就说个地方,老子自己坐车过去!”

    这时候王初一倒是挺大方,直接就坐在了黄包车上,然后招呼我们俩也上去“你们赶紧上来,黄大仙就这样,喜欢玩点复古的东西,别墨迹了。”

    我和虎子最后只得无奈坐上了黄包车。

    这时候忽然黄包车的顶棚落了下来,几乎将整个黄包车都罩住,我们根本就看不到外面的东西,然后就感觉这黄包车动了起来。

    期间我很想掀开顶棚向外看一看,却都被王初一阻止了,说是到了人家的底盘,就要守人家的规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