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七章 钻腹黑蛇
    王初一大喊一声“火!虎子,你的汽 油 瓶呢?”

    虎子一个激灵,马上就明白了王初一的用意,想要将背囊里的汽 油 瓶拿出来,却发现刚才那只猴子的砍伤了背囊,汽油瓶已经撒在了地上,距离我们大概有五六米的位置。

    虎子想要去捡,可刚迈出去一步,就感觉一阵劲风袭来,连忙蹲下身子,一道寒芒就闪了过去,一只体型稍大的白毛雪猴拿着马刀一闪而过,吓得虎子一哆嗦。

    那照明弹逐渐的开始熄灭, 我们的光线照射范围有限,这些白毛雪猴的夜视能力有远远超过我们,一时间,我们只能陷入一个被动挨打的局面。

    这时虎子点燃火把,看了看我说道“老白,掩护我!我去拿汽 油 瓶!”

    我点点头,端起枪仔细的瞄准的虎子周围,虎子则是一个前滚,快速的冲到汽 油 瓶附近,捡起汽 油 瓶之后,就再度折返回来。

    当虎子点燃了汽 油 瓶之后,王初一示意将这些汽 油 瓶就砸在我们附近,使得照亮范围加大,而且一般的野兽都怕火,有了明火,这些白毛雪猴不敢靠近。

    果然这些白毛雪猴看见我们周围升起一堆一堆的火焰之后,在山体崖壁上吱哇乱叫,那叫声十分的杂乱,初步估计,足有上百只,应该是一个很有纪律性的猴群。

    这些白毛雪猴叫了一会,好像是看我们周围的火焰太大,无法进行攻击,就开始逐渐的退去,这时我转身看了看那只受伤的雪猴,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其他的同伴救走了,心想这些猴群还挺有团队协作能力。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我们确定这些猴群已经散去之后,开始朝着那棺椁走去,虎子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说道“他娘的,不知道多少机关陷阱老子都闯过来了,今儿差点栽在猴子手里。”

    王初一皱了皱眉头,说道“得了,赶紧开棺,别等着猴群一会再冒出来就麻烦了。”

    虎子应声走到棺材旁,用军刀将棺材上的封棺钉给起出来,然后两手发力,就把这棺材盖子给掀开了,就在棺材打开的一瞬间,只感觉脸前边一阵阴风从棺材里就冲了出来。

    我和王初一距离棺材稍微远一些,并没有什么大碍,虎子就惨了捂着肚子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骂道“他娘的,这家伙的棺材里,有弩箭!”

    我连忙跑到虎子身旁,只见他肚子上被开了口子,血不停的透过指缝往外涌,看样子创伤面还不小,短短十几秒,整个肚子上,大腿上已经全是血。

    王初一让虎子把手拿开,掏出医疗纱布,查看虎子的伤口,就当我和王初一看到虎子伤口的一瞬间,都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这根本不是什么弩箭,而是一种头上长着锋利鳞片的蛇!此时半截身子已经被射进虎子的肚子,尾部还在扭曲着想要往里钻。

    王初一一把抓住那蛇的尾巴就想往外拽,虎子疼的大叫,“啊,啊,我的祖奶奶,你干嘛……疼死啦!”

    我连忙制止王初一的动作,仔细看了看,低声说道“这蛇恐怕身上有倒勾,你这么拽,虎子的肠子都会被你拉出来。”

    王初一皱了皱眉头“那怎么办?总不能看着它往里钻吧?照这么下去,虎子会没命的。”

    我看了看虎子,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虎子,你撑住,可能会有点疼。”说着,我递给虎子一个白毛巾,让他咬在嘴里。

    虎子似乎也知道自己受的不是普通的伤,咬着毛巾冲我点点头。

    我掏出一个小瓶,里面有一些浑浊的黄色液体,是我来之前配好的驱蛇水,用黄酒,大蒜等材料配比出来的,想来应该对人体不会有太大损伤,我一边示意王初一松开抓着那蛇尾的手,一边猛地撑起虎子的伤口,将这些驱蛇水倒了进去。

    那蛇脱离的控制之后,速度极快的就朝着虎子的肚子里钻了进去,我和王初一焦急的看着虎子的伤口,心说如果这驱蛇水没用那就坏了。

    刚想到这里,只见一个黑影极快的从虎子肚子上冲了出来,尽管这黑色的速度极快,但也快不过早有准备的王初一,只见她手里军刀一闪而过,只见砍在了那黑色的脑袋上,纵向的一刀,直接将那蛇的脑袋劈成两半,而此时王初一手上的军刀并没有停下,而是从蛇头位置,顺着朝蛇尾滑去,直接从正中间,将这黑蛇一分为二。

    虎子一边捂着肚子,嘴唇发白的看着正在地上不停扭曲着身体的黑蛇,说道“他娘的,这棺材也忒恶毒了,老子已经很小心了,还是中了招。”说着,虎子将手里的军刀扔在一边,我和王初一转眼一看,虎子军刀的刀刃上竟然出现了一个缺口,那缺口虽然不大,但看得出,在黑蛇射出来的一瞬间,虎子已经用军刀护住自己的肚子了,可还是没能挡住这黑蛇的攻击。

    王初一拿着医疗纱布,蹲下想去为虎子包扎,这时候只见虎子从口袋里摸出一个黄色的油纸包,递给王初一,嘿嘿一笑说道“撒上,帮我撒上。”

    我问虎子这油纸包里是什么,见他神秘的笑了笑小声说道“张五行的止疼散,平时这小子把这止疼散看的跟宝贝似的,我偷偷从他包里透出来的。”

    这种止痛散在廖王墓里我们都用过,不但能止痛还能止血,有奇效,在七爷古董店的时候,我也曾经不止一次的问过张五行,这东西是怎么弄的,到底是什么药材配比出来的,可他就是不肯说。

    帮虎子包扎完伤口之后,虎子就试着站起身来,虽然还是疼的龇牙咧嘴,但总算不会危及生命,只要我们能尽快从这里出去,应该问题不大。

    这时,我们再度来到那被打开的棺材前,王初一搀着虎子站在后面,我距离棺材最近,探着身子就往里面看,这一看不由得心头一惊,这棺材里面竟然有一张玉床!上面躺着一具尸体,玉床和尸体的周围有一层模糊的雾气,虽然我已经站的足够近,可除了一个轮廓之外,其他的什么都看不清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