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六章 精密构造
    只见这棺椁与棺材只见,灌满了水银,这水银之内,还漂浮着很多的小球,小球的质地,密度以及重量都略有不同,整齐的分布在整个棺椁的各个角落,密度小,重量轻的小球漂浮在水银上层,还有一些则是漂浮在水银中间,还有一部分沉入底部,整个看上去密密麻麻,足有上千颗。

    虎子已经看呆了,愣愣的说道“他娘的,这是什么玩意?棺材里面不会躺着的是张衡吧?这他娘的哪是棺材啊,简直就是个地动仪啊。”说着虎子还用手轻轻地敲击了一下棺椁的表面,只见这水银里的小球马上就有了反应,上下浮动起来,而且敏感度很高。

    我看到这里,总算是明白了这金龙聚顶棺为什么是盗墓者的克星了,也明白了为什么这金龙聚顶棺只要轻轻碰一下就会触发机关,如此精密的设计,着实让人佩服古人的智慧。

    我们将棺椁里的水银舀出来之后,擦干净棺材上残留的一些水银,就准备打开,这时虎子突然听了下来,说道“等一下,我怎么感觉这棺材怪怪的,你们没发觉吗?”

    我仔细看了看这棺材,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安静的躺在棺椁里,除了表面的漆显得有些暗淡之外,其余地方都和其他的棺材没什么两样。

    这时候王初一用手,沿着棺材的边缘仔细的量了一下,然后咦了一声,说道“的确是有点不一样。”说着就掏出一根身子,一头按在棺椁的顶端,然后把绳子拉直,直到棺材的底端,这根绳子这么一拉,我马上就看出了不对劲的地方,这棺材不是正四方形!边缘略微有些倾斜,棺材顶部与底部差不多已经错了有一公分了,这棺材顶部宽,底部窄,是个梯形!只不过由于差别实在太小,不用绳子去量还真看不出来。

    我一拍虎子的肩膀说道“可以啊,虎子,现在是火眼金睛啊,这么小的差别都看得出来。”

    虎子一脸的骄傲,刚想要炫耀一下,王初一就一摆手,说道“闭上你的鸟嘴,先开棺!”

    我看着这棺材,心里不禁纳闷,这棺材怎么会是一个梯形?古人讲究天圆地方,特别是制作棺材,更加的在意这些问题,别说是一个戎王的棺材,就算是一个普通人家的棺材,那也肯定是修的方方正正,绝不会出现任何的偏差,更别说现在已经偏了差不多一公分了,这戎王的棺材为什么会这样?难道里面还另有玄机?

    就在这时,忽然一阵阴风,从墓室里吹了出来,我们都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虎子骂道“他娘的,这风吹得真邪乎,怎么会从那边吹过来。”

    说完,他自己也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一下抄起冲 锋枪,就对准了那墓室坍塌的洞口。

    我和王初一也掏出枪,神经紧绷的盯着那缺口,现在我们所在的位置,是在一条匆忙之中开凿出来的暗道里,既然这暗道里出现了马匹和马车,就证明这暗道开凿的很宽阔,如果顺着暗道一直往前走的话,肯定能出去,一个连马车都出的去的暗道,出口处肯定是十分空旷的区域,以方便马车运输棺椁。

    所以风,一定是从暗道的另一头吹过来,绝不会从墓室里吹出来,而且刚才的那阵阴风寒意刺骨,让人汗毛倒竖,肯定是有些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要从墓室里冲出来。

    再想一下那些被乱刀砍死的甲胄士兵,我脑子里一下就冒出了无数的想法,首当其冲的就是在想,会不会有骷髅兵从这墓室里冲出来。

    就在这时,只见十几个模糊的人影,就出现在了墓室里面,我和王初一连忙举起手电去照,可当手电的光照进墓室坍塌的缺口时,那些模糊的人影就一下消失了。

    当我们的手电光线稍微移开一些的时候,那些人影就马上出现,就好像幽灵鬼魅一般,让人脊背发凉。

    虎子已经紧张的一头冷汗了,举着枪很想开枪打上一梭子弹,可根本就找不到目标,一时间整个暗道里阴风骤起,吹的人瑟瑟发抖。

    就在这时,王初一大喊一声“小心!”只见在手电灯光的照耀下,一道明晃晃的寒芒从上而下,就朝着虎子的后背劈了过去,由于虎子注意力高度集中在前方墓室的坍塌口处,这一刀来的又十分的迅猛,虎子根本来不及反应,背后就被砍中,好在背后的战术背囊够厚,这才没有伤及皮肉,不过那战术背囊已经被砍开了一个大口子,里面的帐篷,火把之类的应急物资,散了一地。

    一刀砍过,我们三人丝毫不敢大意,纷纷聚拢在一起,背靠着背,谨防再次被偷袭。

    虎子小声的问道“你们俩看到是什么东西了吗?”

    我和王初一同时摇了摇头,说道“太快了,根本看不清楚,不过看体型并不是很大。”

    就在这时,虎子从身上摸出一把信号枪,朝着那墓室坍塌的洞口就射了出去,两秒钟之后,信号弹蹭的燃烧起来,将周围的一大片区域照的通亮。

    我忽然就看见自己身前不足五米的地方,一张血红的大脸,带着一对明晃晃的眸子,正盯着我。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将我吓了一大跳,一紧张,手上一抖,就扣动了扳机,由于我的枪保险一直打在连发上,这一下就打出去一串子弹。

    那张血红的大脸看到我,好像也是被吓到了,整个身体灵活的一个后空翻,就要向后逃去,可就算它身体再灵活,也绝对快不过子弹,只听见一声吱哇的惨叫,一只灵长类的长白毛猴子就摔在了地上,腿部已经被子弹打穿了,血一只不停的在向外涌。

    看清楚了袭击我们的东西之后,我们三个就松了一口气,原来是身手十分敏捷的雪山猴子。从它们持刀的身手和动作来看,是经过长期训练,并且繁衍至今的产物,看来这些猴子要比人忠诚的多,一旦被驯化,世代都在守卫着这座古墓。

    就在这时,刷刷又是两刀寒光闪过,我和虎子的胳膊一瞬间就没开了个大口子,虽然知道了袭击我们的是这些猴子,却还是无法锁定它们的身形,它们动作实在太快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