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一章 冰手
    这甬道两旁每隔一米,便出现了一个人殉,就和之前在走廊里见到的一样,只不过那时候见到的人殉都是些仆从打扮,脑袋被扭到背后,身上被浇上了蜡水,而我们现在的看到的,则是身披甲胄,手持战戟的兵士。

    虎子低声问我“他娘的,老白,这些狗日的人殉,不会一会跳出来搞我们吧?”

    虎子的话音还没落,我就听见一声清脆的枪机声,王初一已经将冲 锋 枪上膛,二话不说,对着甬道两旁的人殉就是一阵扫射,只见这人殉身上各个都被打出五六个大窟窿,血水一下就喷了出来,刹那间,整条甬道之内血腥气弥漫,呛得人直想咳嗽。

    这时候虎子趴在我肩旁低声说道“老白,你这妞可够猛的,看来以后你没好日子过了。”

    我白了他一眼,没去理他,踩着一层腥臭的血,就开始往前走,可走了一阵之后,总感觉怪怪的,好像我们都在原地踏步一样,距离没有丝毫的缩减。

    这时候我回头看去,只见我们距离刚才下来的台阶也有三十米左右的距离,距离墓道前方的墓门也有三十米的距离,前后一样,正处在中间位置。

    这一下我们就慌了神,之前明明看着只有三十米左右的墓道,怎么走起来没完了?

    虎子不信邪,猛地加速拼命的向前跑,我和王初一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等再看过去的时候,虎子已经跑出去十几米了,我冲虎子喊话“虎子,你看看距离缩短了没有?”

    虎子回头看了看我,从他的表情我就能看出来,恐怕不会是个好消息。

    我和王初一快步走到虎子身旁,回身看去,只见距离那台阶又远了一些,已经有四十多米的距离,而距离墓道尽头的墓门,也有四十多米。

    看到这种情况,我不由得心头一惊,赶忙停下身子,心里暗骂“靠,要是照着这种情况跑下去,那不是越跑越远?累死在这里也出不去啊!”

    搞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之前,最好的办法就是待在原地,不要动!

    就在这时,忽然墓道之中再次响起那熟悉的声音“啪…嗒,啪…嗒。”

    我本能的转身看去,只见虎子正看着我,对我挤眉弄眼,好像在表达什么,却又不敢大声说话。

    这种环境下,我已经紧张的不行了,他竟然还能有兴致朝我做鬼脸,要不是我现在感觉十分的疲惫,浑身没有力气,肯定冲上去给他一下子。

    但是, 这个时候我发现就连王初一也在朝我挤眉毛弄眼起来。

    我就在心里暗骂一声“他娘的,这犯神经病还能传染?” 这时候就见王初一拍了拍自己的左肩膀,然后伸手指了指自己背后,嘴里做出一个口型,好像是在说“手,手。”

    我看他们头上冷汗都下来了,就觉得奇怪,于是看了看自己的手,发现并没有什么异样,难道是我的肩膀?

    我很随意的转过头去,突然发现我肩膀正搭着一只幽蓝色半透明的小手,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整个人就紧张了起来,心不由得就提到了嗓子眼,只见那小手的五只手指都一样长,手臂极细,十分的恐怖。

    虎子一个劲的向我做手势,叫我不要动,现在我其实并不是听话的站在原地不动,而是我整个人都僵住了,只感觉浑身冰凉,哪还有力气动,只见那只小手逐渐的朝着我的脖子靠近,一股冰冷的感觉瞬间就从我脖子上传来,我只感觉自己脑袋发蒙,血管好像都冻住了,整个人大脑一片空白。

    虎子一点一点的靠近我,将手里的冲 锋 枪当棍子使,想要去挑那只手,想把那手从从我的肩膀上挑下来,枪刚伸过去,那只手就好像是蛇一样,一把就缠在了虎子的枪上,紧接着就向后拉去。

    虎子在部队呆久了,枪就是军人的第二生命的理念早就种在心里了,此时他哪肯放手,身体猛地一扭,就向后撤,跟我肩膀上那小手就拔上河了。

    这时王初一忙跑过去帮忙,只见她一把抱住虎子的腰使劲的往后拽,王初一的加入一下子让僵持的局面有了变化,那小手很显然拉不过他们两个人,整个细小的手臂被越拉越长,我看的心惊肉跳,只感觉这小孩的手臂被拉长了有一米多,很想大声去阻止他们,却发现自己一张嘴,喷出来的全是冰碴子,嘴里的唾沫都被冻上了。

    这时候那小孩的手臂好像变得十分的愤怒,猛地发力,一下就将王初一和虎子两个人向后拉了两步,一时间两个人的力量竟然拉不过这一只小手,眼看就要被这小手拉过来。

    眼看着就要坚持不住了,王初一一扬手,把军刀甩给虎子,虎子骂了一句,军刀就从上往下狠命的砍,在那小手上砍下啦一层冰晶,直接就把那小手给砍断了。

    突然断开的小手,让我和对面的虎子双双吃不到力,都摔了个四角朝天,在黑暗中,我连忙打起手电朝着背后照过去,只见那小手飞快的缩进了黑暗中,那动静,我总感觉好像是一条蛇。

    虎子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追过去一看,原来在这条墓道最不起眼的位置,有一条很深的勾缝,勾缝十分的狭窄,虎子用军刀在勾缝的边缘位置,左右使劲的撬了撬,发现这勾缝边缘的位置十分的薄,用军刀一撬,便掉了一大块碎石,转眼的功夫,勾缝就被撬开了一个口子。

    “快看,原来这里有个大洞!”

    我们凑过去,虎子用手电筒朝着里面一照,里面果然是别有洞天。这洞黑糊糊的,不知道通到什么地方去,我和王初一对视了一眼,都没有想到,这墙壁的黑暗处,竟然藏着一个非常小的通道!

    就在这时,忽然就听见“啪…嗒,啪…嗒……”的声音从这小通道里面响起,这下我们都听的十分真切,那声音距离我们最多不会超过二十米,而且中间应没有什么阻隔物。

    虎子摸了摸洞口的表面,纳闷的说道“看样子这洞是人工挖粗来的,难道是鼠道?”

    在虎子的世界观里,但凡是一些隐秘的通道,都是鼠道,只要不是从墓门进去的甬道,那统统都是通往主墓室的。

    王初一连忙摇了摇头,说道“我看,这不但不是鼠道,还是一个修建的十分完整的墓道!你们看前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