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八章 拼凑全尸
    可如果真就像虎子说的,这方形的盒子是个小棺材,那也太小了,只有三十公分长,就算是放一个婴儿进去,都显得有些挤。谁会用这么小的棺材?而且为什么会在一个棺椁里面同时出现两个棺材,这他娘的也太不符合逻辑了。

    虎子见我答不上来,脸上就有些得意的神色,说道“哎,照我说,这就是个子母棺,大的棺材里面装着母的,小的里面葬着小的,没毛病吧?”

    对于虎子的说法,我是肯定不信的,也懒得跟他贫嘴,于是就将那小的盒子从棺椁里拿了出来,说道“虽然我也弄不清楚为什么会这样,总之打开来看看不就知道了。”说完,我掏出苗刀,就像要将这个木盒子给撬开,却被王初一拦住,说道“老白,你有没有发现,这个盒子上的纹路虽然跟那棺材上的一样,但是好像却比那棺材新了不少。”

    我定睛一看,果然就这样,这盒子上的黑漆纹路明显要比那棺材上的清晰很多,于是就问道“你的意思是?”

    王初一看了看我手里的木盒,又看了看那棺椁里的棺材,开口说道“会不会有这种可能,这棺材是先下葬的,而这个木盒,可能是几年,甚至是十几年之后,又放进这棺椁里的,棺椁封盖被打开,空气就进入了棺椁之内,先放进的去的棺材受到空气的侵蚀,就发生氧化作用,等到这盒子被放进去之后,棺椁又被重新封上,所以看起这盒子上的黑漆纹路,就要比那棺材上的新很多。”

    我仔细打量了一下这盒子的上的纹路,的确就像王初一所说的一样,那棺材上的黑漆,看上去颜色要比这盒子上的淡很多“有这种可能,不过可能性很小,一般古墓完工之后,都是从内部完全封死,除非是盗墓贼,否则基本上不会有人再进来。”

    我拿着苗刀,开始一点点的将这方形盒子撬开,这盒子被封闭的很结实,封盖和盒身连接的地方,还用一层蜡油封死,经过千年的时间,再加上低温的环境,那蜡油已经变的很硬,我用苗刀小心的贴着缝隙,一点点的将全部蜡油剥落,然后小心的将盒子上的封盖打开。

    随着盒子封盖被打开,看到里面的东西之后,我不由得就皱了皱眉头,这盒子里面竟然是一只手,一只已经干瘪的手,手指上还带着一枚红玉戒指。

    我小心的将红玉戒指取下来,装进包里,看着盒子里干瘪的手,心说,难道王初一推测的是对的,这盒子真的很有可能是后来才被放进来的,古代人讲究入土为安,身体任何的部分都不可缺少,古时候,一些宦官太监,在发达了之后,都会花重金赎回自己的小兄弟,就是为了自己死后,能有个全尸。

    现在这盒子里的手,很可能就是这棺材里那人的,看样子那人下葬的时候缺了一只手,可能是因为当时一时间无法找到,尸体又不能长时间在外面放着,就只能先下葬,后来这只手找到了,后人就想让这人有个全尸,于是就把这只手又给重新下葬,可是因为棺材已经被缝上,再度开启,在古代那绝对是大忌,于是就只能用这跟棺材,材质,纹路,都一模一样的方盒子装殓,然后放进棺椁之内。

    如果这一切推断都是正确的,那我们之前爬过的那条幽深阴暗的通道就解释的通了!那条通道肯定是后来人,进来下葬这只手的时候挖的,由于害怕风水被破坏,还在入口处放置了石块,重新涂上跟地宫颜色一眼古代黄泥做伪装。

    想到这,我感觉脑子里忽然就敞亮了,一切不符合逻辑的地方,全都推得通了!而且这古墓除了我们进来时候,那立在半山腰山上的墓门之外,肯定还有另外一条路可以通向古墓外面,那条路很可能就在刚才我们遇险的地宫里!只是不知道那条路后来有没有被人给封死。

    我这一阵思考的时候,虎子已经那把棺材给打开了,这时候正招呼我和王初一过去。

    我们来到棺材旁边之后,发现这棺材里面躺着一个中年男人的尸体,我马上去看那尸体的手,发现这尸体还真的缺少了一个右手!而且腿部好像也是残缺的,看到这我不由得心里一喜,如果这尸体的腿部还有残缺,那就证明还是没有全尸,虽然后人送来的这尸体的手,但只要不是全尸,他们进来的通道就不会被封上,至少不会封死,已方便找到尸体的其他部位之后,再送进来。

    王初一看了看我,然后将那盒子里的手拿出来,放在那尸体右手的位置,然后低声说道“咱们这也算是做好事了。”

    这时候虎子已经伸出手,朝着棺材里的尸体摸去,只见他在这尸体的脖子上摸了半天,然后眉头一皱,身手猛地一拉,就从尸体脖子上拽下来一个圆形的青铜器,这青铜器由两只走龙组成,首尾相连,正好形成了一个圆形,一根丝线就从中间穿过,悬挂在那尸体的脖子里,此时丝线已经被虎子扯断了。

    拿到这青铜器之后,虎子是眉开眼笑,经过上次廖王墓之后,虎子对这些古玩做了大量的功课,这青铜器的价值,要远远超过那些玉佩啊玉片啊之类的东西,虎子现在简直就是高兴的合不拢嘴。

    就在这时,我感觉站在我身旁的王初一身子有些颤抖,忙转过身看她,只见他脸色发白,整个人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尸体的头部,嘴吹微微的抖动,好像是想说话,却又说不出口的感觉。

    我连忙将她抱住,问道“怎么了?初一?你没事吧?”

    王初一仍旧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尸体的脑袋,说道“那面具,面具……”

    我转头看过去,只见那尸体头部的确是有一个青铜面具,只不过由于时间太久,那面具的表面已经发黑了,看上去十分的脆弱,说不定用手一碰,就会碎掉。

    刚才虎子伸手去拽那尸体脖子上的青铜器的时候,尸体的脖子就发生了轻微的移动,面具的位置就稍微有点偏离了尸体的脸,现在已经露出了下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