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三章 真假鼠道
    王初一抓着登山绳又往上爬了爬,然后喊道“是电鳗,一种变异的电鳗!”

    我和虎子心里都是一惊,本能的抓着登山绳就向上又爬了几米,电鳗是一种可以周身放电的鱼类,一只电鳗释放的电流就足以将人击昏,是放电能力最强的淡水鱼类,输出的电压可达300~伏,因此也有水中”高压线”之称,现在如此多的电鳗汇聚在一起,只要我们稍有不慎,掉下去就可能被电死。

    虎子紧张的看着下面不断上涨的水面,骂道“他娘的,盗墓有被机关搞死的,有被粽子搞死的,有毒死的,这他娘的被电死是不是有点太窝囊了?”

    王初一怒道“别贫了,赶紧想办法。”

    我抬头看了看不断流出水的甬道,心里就有了答案,既然那些甬道并不是真正的甬道,我们误打误撞从注水通道里进入这个地宫,那这地宫之内肯定会有两个真正的甬道,一个通往主墓室,另一个则是通往地宫外面的偏厅,只要找到任何一个,我们就能从这里脱身。

    就在这时,虎子忽然喊道“老白,看你下面,你下面那是什么?”我低头看去,只见在我下方距离不远处,由于水流的不断冲刷,将地宫墙壁上最外层的黄泥全部冲掉了,在水草后面,就出现一个白玉石门,很多的水草汇聚在那里,很明显水正在不停的向里面流去,看样子里有应该有一个向下的空间。

    这时候,只听见咔嚓一声,那白玉石门可能受不住水流不断的冲击,半扇石门竟然被冲开了,水流的速度一下变得很快,都朝着那石门里灌了进去。

    我抓着登山绳自己的看着,只见那水流灌了一会之后,就停止了,墓门内的水草又顺着水流从里面漂了出来,看到这,我不禁一阵心凉,看样子这水流已经把下面的空间给灌满了。

    虎子大叫“靠,现在怎么办?”

    我抬头看了看对面的地宫墙壁,忽然发现有什么东西一闪一闪,好像在发光,由于我的右手受了伤,使不上劲,只能用左手抓着登山绳,就让王初一掏出手电,对着那发光的地方照一下。

    王初一一手抓着登山绳,一手从背包里掏出一个新手电照了照,这时我发现,那一闪一闪发光的东西竟然一只甲虫,心里就不禁纳闷,在这种环境之内,怎么会无缘无故出现一直甲虫?仔细观察之下,发现那甲虫所在的地方,似乎有一个很小的圆形孔洞,另一只甲虫也从里面钻了出来。

    这时候王初一开口说道“这是荧蓝甲虫,没事的,没有攻击性,我看那后面肯定有一个独立的空间。”话音一落,王初一就用脚猛地一踹地宫墙壁,借着身体的惯性,就朝着对面荡去,在身体就要接触到对面墙壁的时候,用嘴咬住手电,反手从靴子里拔出军刀,一下就朝着墙壁插了进去。

    军刀的刀身直接没入墙壁,我和虎子看到这不由得一喜,马上也学着王初一的样子荡了过去,这时王初一两只脚朝着墙壁上使劲的踹了两下,就听见轰隆一声,一块不算很厚的石块就倒了下去,墙壁上果然出现了一个黑漆漆的洞口,只有半人高,里面看上去非常的深邃,不知道通往哪里。

    虎子一下就乐了,喊道“他娘的,这洞口做的这么隐蔽,肯定是鼠道,说不定就是通往主墓室的!”话音一落就钻了进去,紧接着王初一钻进去之后,又把我也拉了进去。

    我仔细的打量着这个洞,单从外表上来看,这的确很像是一个鼠道,在这种满是人殉的古墓之中,出现鼠道一点也不意外,只是这鼠道四周的墙壁却有些不同,之前在西凉墓和廖王墓里见到的鼠道,大多都开凿的十分匆忙,鼠道的墙壁都显得十分粗糙,而现在这个鼠道的墙壁竟然还用了一层黄泥浆包裹了一层,就好像是烧炭工厂里常见的那种洞一样。

    我不禁纳闷,如果这是鼠道,那开辟鼠道的工人肯定是利用鼠道逃生,既然是这样,为什么还要费劲的在鼠道墙壁上包裹上一层黄泥浆?如果说是为了逃命的时候,更舒服,那我说什么也不会信,马上都快没命的,谁还顾得上舒服不舒服,可如果不是鼠道,这条细长幽深的通道又将会通向哪里?

    这时王初一皱了皱眉头,说道“会不会当时挖掘鼠道的工人碰上了什么机关,为了避免机关的触发,才特意在鼠道的墙壁上包裹了一层黄泥?”

    王初一的说法乍一听,十分有道理,可很快就又被我推翻了,鼠道一般都是由修建古墓的工人开凿出来用于逃命的,这些工人大多都是最底层的劳动力,整个古墓的工程量百分之九十都是他们完成的,对于古墓的机关布置,这些人再清楚不过,放着这么大的古墓墙壁不去凿,干嘛偏偏找一个有机关的地方去挖鼠道,这太不符合情理了。

    这时候,我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这条通道是不是放置了什么隐秘的陪葬品?要知道在自己的墓中设计暗室的人比比皆是,这些暗室一般都伪装的非常简单,就好像这个洞,只是一块石板挡着,外面糊上了一层跟地宫墙壁一摸一样的黄泥,虽然伪装的简单,但也不容易找到。

    我把这个想法对他们两个说了之后,虎子显得异常的兴奋,弓着身子就往前爬,我和王初一在后面叫了他两三次,他都没有停下来,只是一个劲的催促我们快点。

    此时我的手臂也开始恢复知觉,爬起来倒也不是那么费劲,很快便跟上了虎子的速度,可这条通道又黑又长,好像爬起来没有尽头一样,我们虽然爬行的速度不快,可这也爬了有半个钟头了,这通道好像还有很长的样子。

    虎子也开始爬的有些不耐烦了,拿着手电朝前照了照,说道“他娘的,怎么还是看不到头,这他娘的山洞到底有多长?”说话间我只感觉浑身发凉,本能的就去看自己的肩膀,是不是自己失血过多了?

    这时前面的王初一身体也开始瑟瑟发抖,我这才开口问道“哎,你们俩,是不是感觉这里的温度比刚才低了不少?”话音刚落,虎子和王初一就不停的点头,说道“刚才我就感觉冷了,这里的温度至少在零下二十度左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