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一章 初一思春
    于是本能的就想要将怀里的王初一推开,但是身体却根本不听我大脑的命令,反倒是把她搂的更紧了,更过分的是,我的一只手竟然直接就放在了她的腰上,而且顺着腰部还在向下滑,很快就摸到了王初一的臀部。

    我心中一荡,感觉到王初一竟然什么都没穿,皮肤冰凉但是出奇的光滑,这时候心里已经乱做一团,脸就红了起来偏僻这时候那王初一的嘴巴已经移到了我的下巴上,一碰一碰的,好像在暗示我去吻她,我几乎完全失去控制,刚想一头吻下去,忽然就感觉眼前一亮,虎子和王初一两人正站在通道里,高举着火把。

    我看到了王初一之后,整个人都懵了,既然她在通道里,那我怀里的是什么?我低头一看,不由头皮一炸,浑身的寒毛都竖了直来。

    只见那囚首就在我脸前,此时我一双手还抱在她的腰上,放在她屁股上的那只手就像是触电一般缩了回来,整个人就赶紧朝着王初一和虎子的方向跑去。

    到了二人身边,王初一冷眼瞟了我一下,说道“可以啊,死的都不放过。”

    这是我,我已经被吓得不行了,哪里还顾得了许多,抬手就朝着那囚首开了两枪,然后说道“我以为是你呢。”

    王初一脸上一红,低声骂了一句,我也没听清楚,只是盯着眼前的囚首看,发现这囚首竟然有身子,而且那身子还十分的白嫩,看上去好像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性尸身,不过从颈部的粗细来判断,这女性尸身,应该并不是这囚首的,很明显囚首的脖子要比尸身上的粗一些。

    虎子端起冲 锋 枪对着那囚首就是一顿扫射,子弹呼啸而过,将那具女性尸身打成了筛子,子弹穿过尸身又打在了棺椁上,溅起一阵石屑,囚首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之后,慢慢的变得模糊起来,很快就消失在了我们视线之中。

    稍稍缓了一口气之后,我抬头看去,只感觉那墓室之中的石棺好像轻微的移动了一下,定睛看去,只发现棺椁的封盖竟然开始向上微微抬起,刚才虎子那一梭子弹肯定触动了开机棺椁的机关。

    还没等我看明白,只见那巨大的棺椁封盖一下就被掀了起来,并且朝着我们就撞了过来,我们三个连忙趴在地上躲避,一个闪身之后,只见一个长满白毛的尸体就从棺椁里坐了起来,那尸体脸上满是疤痕,大龅牙,牙齿向外呲着,只能用巨丑无比四个字来形容,可现在他似乎已经锁定了我们,从棺材里一跃而起,就朝着我们冲了过来。

    虎子一拉枪栓,朝着那白毛尸体,就是一通扫射,这次我们的带来的武器装备,要比在廖王墓时候不知好了多少倍,这一通扫射,我和虎子都是自信满满,管你是什么僵尸粽子,肯定放倒。

    可没想到子弹在那尸体身上擦出一溜火花之后,竟然没有对这白毛粽子造成丝毫的伤害,只是稍稍减缓了一下他冲过来的速度。

    这一下可把我们吓坏了,转身就朝着墓道外面跑,一边跑,虎子一边还骂道“他娘的,真没玩意,竟然子弹都打不穿。”刚跑出墓道,我就感觉那白毛粽子吼了一声,猛地就冲了出来,巨大的冲击力直接将我撞飞了出去,紧接着一屁股就摔在了地上,转头一看,那白毛粽子一张大脸就已经出现在我身后了,看他动作如此迅速,吓得我脚下一滑,整个人就本能的向后退。

    “砰!”那白毛粽子一只手就朝着我砸了下来,我坐在地上,实在躲避不及,只能讲两腿分开,那白毛粽子的手,就砸在了我两腿之间,如果稍微再往上两公分,恐怕我就要断子绝孙了。

    “他娘的,虎子快想想办法。”爬起来就朝后跑,一边跑一边骂,“他娘的又不是我开枪打的你,你他娘的干嘛死心眼非得追着我不放!”

    虎子抄起枪,对着那白毛粽子又是一梭子弹扫了出去,有几发子弹正打在我脚边上,吓得我差点没摔在地上“他娘的,虎子,你朝哪打呢?向弄死我啊!”我转头骂虎子的功夫,瞥了一眼王初一,只见她正在弓着身子鼓捣着什么东西。

    我这一分神,脚下速度就慢了许多,那白毛粽子一爪子就抓在了左肩上,指甲深深的刺进了我的皮肉,疼的我几乎要昏厥过去,我刚想挣扎,这白毛粽子用力一扯,直接把我从地上提了起来,一只手抓着我的肩膀,另一只手抓着的我的脚腕,将我举在半空中。

    这白毛粽子似乎并没有想要马上杀我,但是我知道,只要,只要他用力一甩,就能把我从肩膀处撕成两段,这个时候我已经完全慌了神,手脚不停的挣扎,可这白毛粽子抓的死死的,无论我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

    突然我看到他的肩膀上好像有半只弩箭,弩箭的后半截箭尾还露在身体外面,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射进去的,情急之下我朝着那弩箭就是一脚。这一下子正踢到地方,弩箭竟然被我又踢进去四五分,这白毛粽子似乎也感觉的到疼痛一般,吼了一嗓子,直接就把我甩了出去。

    我使尽全身的力气,在地上滚了七八圈,总算缓冲了落地时候的撞击,可是再想站起来,整只右手已经完全使不上力气了。

    虎子连忙冲到我面前,一把把我扶起来,说道“没事吧?”

    “他娘的,我能没事吗?右边胳膊没知觉了。”

    这时候不远处的王初一朝着我们摆摆手,喊道“快来!”只见她身后已经开出了一条盗洞,这盗洞并不宽,只能容纳一人通过,而且盗洞打的十分的粗糙,看得出是在情急之下紧急开出的盗洞。

    我和虎子玩命的朝着盗洞方向跑去,虎子一边跑,一边还不忘回身打两枪,来到盗洞边,我顺势就滑了进去,紧跟着虎子也钻了进来,这盗洞口十分的狭窄,那白毛粽子体型稍大,无论如何都钻不进来,只能在盗洞口不停的用手向里掏,这白毛粽子的手臂还是很长,有两下差点就抓到虎子的脚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