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七章 巨石像
    第二幅壁画则是描绘了一个巨大的宫殿,里面形形*各种各样的人物都有,但是他们的服装却大多都不相同,有的身着长衫,有的则是身披虎皮,*着半边身子。

    而最后一幅则是描绘了一个皇帝登基时候的场景,看样子那登基的皇帝,就是之前第一幅壁画里的武将,身后文武百官俯首跪拜,规模十分的宏大。

    看到这,我不禁皱了皱眉头,指了指第一幅壁画上的人物,说道“初一,你看那武将身后的士兵,服装好像有问题。”王初一看了看,点点头说道“并不是中原的衣服,应该是蛮夷,突厥之类的民族。”

    王初一的想法跟我一样,我仔细的回忆了一下整个墓穴的构造,虽然进来之后大多都是些复古的建筑,还出现了飞檐挑角的走廊,可整体看来,这墓穴的布局很像是突厥人行军打仗时候用的帐篷,特便是我们现在所处的地宫,更是一个椭圆形的构造,形状就跟蒙古帐篷差不多。

    看到这里,我隐约间就有了些眉目,看了看王初一说道“这个并不是个帝王墓。”

    王初一皱了皱眉头,看了看我,问道“你看出什么来了?”

    我点点头,说道“这的确是一个王的墓,规格应该跟帝王墓相差不大,却并不是帝王墓,因为这墓主人并没有称帝,壁画上描绘的登基仪式,其实是个虚构的画面,也可以说是墓主人臆想出来的,并不存在。”

    王初一若有所思的看了看那壁画,问道“你怎么知道?”

    我指了指壁画里的人物,说道“从服装上就能看出来,这些人并不是中原人士,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蛮夷,突厥人,从年代上砍,这墓足有千年的历史了,而且墓中出现了打量的人殉,我们都知道,这人殉的习俗,始于殷商时期,止于周朝,那么这个墓的年代应该就在商周时期,上下不会错的太远。”

    王初一点了点头,示意我继续说。

    我接着说道“咱们所处的位置,在昆仑山死亡谷,新疆、西藏、青海三省交界,早在殷商之前,羌人的祖先三苗就从江汉间流徙至青海,逐水草而居,以狩猎游牧为主。商代到周、秦时,青海称为“西戎氐羌地”。最早在西周时代,羌人已能制造戈、刀、镞等铜质武器。”

    这时候虎子已经绕了地宫一周,来到我们身旁,想要说话,却被王初一摆手制止,等我说完之后,虎子这才开口问道“老白,你是说这墓不是皇帝老子的?是羌人的墓?”

    我点了点头,说道“虽然不是帝王墓,可这墓的规格一点也不比帝王墓差,据我所知,在战国时期,这里出现了一个部族,史称西羌,西羌人首领称为“豪”、“酋长”、“戎王”,是当时部落的统治者。西羌戎王不断驱使自己的族人向外扩张,在当时也算是一方霸主,只不过他们争夺的是人,畜,以及牧地,羌人善骑射,尤善骑兵作战,由于羌族多为游牧部族,战马彪悍,但凡出战,骑兵动辄十数万,横扫战场,开疆扩土,称霸一时。”

    虎子听我说完,啧了啧嘴,说道“哎呀我说老白,你说这墓,是西羌戎王的墓?”

    我点点头“看样子应该是。”

    “这西羌戎王墓,要比帝王墓的规格还高?”

    王初一有些不耐烦,瞪了虎子一眼,说道“对对对,就是宝贝比较多!懂了吗?”

    虎子咧嘴一笑,说道“嘿嘿,懂了,懂了。”

    这时候我却犯了难,仔细的看着眼前的地宫,七爷的古籍之中,记载了不少古墓倒斗的经验,可大多都是中原朝代的古墓,这蛮夷羌族的墓,可从来没有过记载,也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样的机关,设下什么样的禁制,这羌族可以说是中国少数民族之中,最为神秘的一族,民间流传着各种各样的神话传说,这羌族分支很多,不少羌族人都会一些邪术,而且大多都十分的阴鸷,一旦敌人来犯,那些阴鸷的邪术总能让敌人铩羽而归。

    我将自己的担心告诉了王初一和虎子两人,他们听我说完之后,也变得面色凝重,特别是虎子,好像心事很重,我看他这幅模样,不由得心里咯噔一下,平日里虎子总是大大咧咧的,一旦出现了这幅表情,一般都是闯祸了,于是我连忙问道“虎子,怎么了?你是不是又乱动了什么东西?”

    虎子连忙摇头,说道“没有,没有,绝对没有!不过我在这地宫里找了一圈,没发现有棺椁啊。”

    我和王初一听到之后,都是一愣,心说不应该啊,这么大的地宫里面怎么会没有棺椁?

    虎子有些沮丧,开口说道“是不是这古墓里的棺材,都在刚才咱们看见的那山体石洞里?”

    王初一摇了摇头,说道“绝对不会,那些可能只是墓主人生前比较赏识的官员,或者将领,主墓棺椁绝不会在那里。”

    我打起手电朝前走,说道“再找找!”这地宫的墙壁很高,站在地面上几乎看不到地宫的顶部,绕了地宫一周之后,发现地宫四周堆放了很多兵器,有长弓硬弩,也有刀枪剑戟,更多的则是一些牛羊的头骨,一堆一堆堆叠的足有七八米高,看上去十分的壮观。

    虎子一边走一边摇着头,说道“他娘的什么西羌戎王,一个只知道放牧的家伙,你们看这地宫里,到处都是牛羊的骨头,一件值钱的东西都没有。”说着, 虎子就从兵器架子上抽出一柄长剑,拿在手里挥舞了两下之后,只听见咔嚓一声,长剑的剑身由于常年的腐蚀,已经虽弱不堪,在虎子挥舞的时候,竟然轰然碎裂。

    虎子气的将剑柄扔在一旁,接着说道“他娘的,这么些兵器,也没一件能带出去的。”

    虎子一边抱怨,一边跟在我身后,我们又将整个地宫查看了一遍,发现除了十几堆高高的动物尸骨之外,就是一些零散的兵器架,只有中间的这一尊石像显得异常的威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