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六章 古墓面纱
    我也长出了一口气,刚才的一阵折腾的疲劳和疼痛感瞬间袭来,累得我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同时将那桃木片收好,这可是宝贝,也是地灵居士的象征,可不敢丢了。

    王初一将衣服整理好之后,来到我身旁,红着脸说道“对不起啊,白羽,刚从误会你了。”我大口的喘着粗气,只感觉四肢疼痛,刚才王初一下手忒狠了,现在我才感觉自己握刀的手,虎口被震的生疼,听她这么说,无奈的摇了摇头,回道“您高兴就好!”

    王初一一脸的尴尬,也不再说话,我们三人就这么安静的坐在甬道之中,休息了大概十几分钟之后,我这才站起身子,说道“走吧,这甬道很长,咱们过去看看。”

    说完,我就先一步朝着前面走去,虎子和王初一不紧不慢的跟在我身后,我一边走,一边仔细观察甬道两边的墙壁,只发现墙壁四周十分的粗糙,虽然也是人工开凿出来的甬道,但表面并没有被打磨的很平整,好像整条甬道开凿的很匆忙,又好像是一条根本就没有完工的甬道。

    继续往前走了十几米之后,甬道就开始变得狭窄起来,最后狭窄到只能容纳一个人通过,不过甬道虽然变得狭窄起来,可甬道的墙壁却又变得光滑无比,用手摸上去还湿漉漉的,好像有水渗出来。

    这时,走在最前面的虎子突然说道“前面有出口!”说着,就加快了步子向前走,我见他走的很快,就也忙跟上去,刚到他身后,就见他忽然停住了身子,我没收住脚,直接就撞了上去。

    只听见虎子哎呀大叫一声,整个身子就向前倒去,我连忙一把抓住了虎子背上的背囊。

    “老白,你他娘的是要害死我嘛!”虎子气的大叫。

    我一手抓着虎子的背囊,一手举起手电向前照,只见这甬道前面竟然没路了,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巨大的空间,手电向下照去,只见下面是一个深约二十多米的巨大地宫。

    我费劲的将虎子从甬道口拉了上来,然后继续用手电向外照,只见这地宫十分的巨大,呈半圆形,有多宽目前还无法知晓,手电的光照不了那么远,只感觉这地宫里阴风阵阵,一股发霉的气味扑面而来,而我们所处的位置,正在这地宫的上方,甬道口突兀的出现在这里,一点防备也没有,若不是刚才我拉住虎子,他现在已经摔下去了。

    我举起手电又朝着我们左边照了照,发现在我们左边大概十几米的地方,也有一个方形的洞口,跟我们现在所处的甬道口几乎一模一样,我心里不禁纳闷,难道说,通往这地宫的甬道还不止我们这一条,还有从其他地方通过来的甬道?想到这里,我又举起手电朝着右边照了照,果然在我们右侧十几米的地方,又出现了一个方形的洞口,看样子也是一条甬道的出口。

    不过这些甬道的出口都在地宫上方,距离地宫的地方足有二十多米的距离,甬道口既没有楼梯,也没有绳索,就这么突兀的出现在地宫的墙壁上,让人十分的纳闷,古人为什么要这样修建,既然有了甬道,那自然是方便修建人员进出所用的,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么高的墙壁上?而且甬道还不止一条,看样子这圆形地宫的墙壁上,一周全是这种甬道,根据我的推测,这些甬道不下有七八条之多。

    此时王初一已经将登山绳固定好,然后递给虎子。

    虎子也没有丝毫的犹豫,拉了*山绳之后,就开始顺着登山绳向下爬去,大概也就两分钟的时间,就已经到了地宫下面,然后用手电给我们打了一个安全的信号,紧接着我也顺着登山绳开始向下爬。

    当我来到地宫之内的时候,不由得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甘肃的西凉墓,云南的廖王墓虽然都有很大的地宫,但是跟眼前的地宫比,那根本就不值一提,好像我们之前盗过的墓,都是些收破烂的,这墓的地宫才叫一个气派。

    只见地宫正中间是一个巨大的圆形石台,石台上面一尊十几米高的巨大石像映入眼帘,那石像是一个身披铠甲的将军,双手持剑站,身体笔直的站在石台上,目视远方,脸上满是坚毅的表情,整个石像看上去颇有王者之风,不禁让人想臣服膜拜。

    王初一下来之后,看到这么大的一尊石像,也是震惊不已,半天才冒出一句话来“我的天,难道这里真是帝王墓?”

    此时的虎子,已经开始打着手电四处转悠了,很显然他对这石台上的雕像并没有太大兴趣,反而是对地宫四周的一些陪葬品颇为感兴趣。

    只见他拿起一个圆形的铜镜,在眼前晃了晃,然后又用手指敲了敲,说道“他娘的,我还以为是金的。”说完,又将铜镜放回原位。

    我和王初一走在一起,举着手电也开始检查地宫,虎子朝着地宫的左侧走,我们就朝着右侧走,反正这地宫是圆形的,等到我们碰在一起,这地宫也检查完毕了。

    顺着墙壁,往前走了四五米,王初一举起手电向上照了照,忽然说道“白羽,你看,是壁画!”我连忙抬头看去,一般的墓穴之内出现的壁画都跟墓主人生前有关,大多古墓都可以通过壁画描绘的内容,来判断这古墓的年代,以及墓主人的身份,自从我们进来之后,几乎找不到任何与这古墓相关的文字和记载,甚至连我们盗的是谁的墓都不清楚,发现了这壁画之后,可能就要揭开这古墓的神秘面纱了。

    我抬头看了半天之后,发现这些壁画虽然经历了成百上千年的岁月,有些失色模糊,可大体的轮廓,还是能看的出来,壁画一共只有三幅描绘的场景也各有不同。

    第一幅上,描绘了一个武将,英姿勃发,胯下一匹骏马,身后则是百万雄兵,武将背挎长弓,身披铠甲,剑指长空,好像在指挥一场规模浩大的战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