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五章 大战初一
    我被她看的浑身发毛,还没等我回过神,王初一已经朝着我冲了过来,我定睛一看,在王初一锁骨位置,出现了一块白色的斑块,那斑块的上方正飘着一缕黑色的头发,而且还在不断的向上延伸。

    这时我就感觉不妙,王初一冲到我面前之后,二话不说提起军刀就朝着我的脑袋砍了过来,好在我反应比较快,闪身躲过她这一刀,然后一脚就踹在王初一的腰上,把她踹的一个踉跄,就向前扑倒。

    虎子这时候已经将身上的火给全部扑灭了,见到王初一这般模样,一时间没搞清楚状况,喊道“他娘的,你们俩这是怎么了?两口子闹矛盾呢?”

    虎子的话音还没落,王初一就一个后空翻,朝着虎子跳去,紧接着军刀向前划出,直逼虎子的咽喉部位,王初一这一刀的速度和力道都十分的精准,虎子措不及防,本能的向后退去。

    我见势不妙,连忙抽出苗刀就冲了过去,就在王初一的军刀就要划开虎子喉咙的一瞬间,我的苗刀也已经到了王初一的身前,一刀就把着她锁骨附近的头发削下来一大截。

    这间王初一尖叫一声,手里的军刀转而朝我攻来,那反应速度和攻击力道,全都不在我之下,一时间我只能用苗刀自卫,毫无反击之力。

    虎子看到这算是看明白了,喊道“他娘的,那囚首是不是又跑王初一身上去了?”

    我一边后退防守,一边骂道“他娘的,知道还不来帮忙!注意不要伤了王初一!”

    虎子握着军刀,在王初一身后左右徘徊,想要找机会下手,可王初一的身形实在太快,出手的力道又快又狠,虎子又怕误伤了她,一直没有机会下手,急的大骂“他娘的,老白,没机会啊!”

    我冲他大喊“你绕到她左边,她左边锁骨的位置,有东西!”

    虎子听我这么一说,连忙就朝着王初一左边绕去,估计是看到了她锁骨上的那块带着头发的白斑,毫不犹豫的一刀就砍了过去。

    王初一正在向我不断的发起攻击,对于虎子这一下根本就来不及反应,被虎子一下划破了左肩的衣服,整个人就向后跳去。

    虎子一击不中,心中十分的郁闷,看了看我,说道“老白,你没事吧?这娘们身手太敏捷了。”

    就在这时,我抬头一看,只见王初一肩膀位置,被划开的衣服下面,竟然露出一张脸,那张脸惨白无比,头上还在不停地向外长出头发,我定睛一看,那不就是囚首吗?这玩意果然上了王初一的身,换了宿主之后,好像越发的活跃了。

    虎子急的团团转,说道“他娘的,这砍也砍不得,杀也杀不得,这么下去,咱们可就被动了。”

    由于害怕误伤了王初一,我们跟她打起来,都有些束手束脚,无法施展真正的实力,被她一路追着砍,在这狭窄的甬道之中,已经大战了十几个回合,我和虎子身上都出现了不少伤痕,如果继续这么下去,恐怕我们两个都要被王初一砍死了。

    就在这时,王初一再次朝着我们冲了过来,我见势一个扫堂腿,就去攻击王初一的下盘,而虎子则是飞起一脚直接踹向王初一的胸口。

    我和虎子两人配合的天衣无缝,王初一一下就被踹了出去,虎子反应极快,不等王初一从地上站起来,一把就跑过去,掐住了王初一的脖子,而我也是在第一时间,按住了王初一握着军刀的手。

    王初一被我们俩按在地上,显得十分的恼怒,手脚并用的挣扎起来,她挣扎的力道很大,远远超出了我们的预估,眼看就要挣脱我和虎子的控制。

    就在这时,忽然一个方形的桃木片就从我怀里掉了出来,不偏不倚的正巧掉在王初一肩头,那囚首的脸上,只见那囚首脸上忽然一阵痛苦的表情,然后一阵冒着恶臭的白烟就飘了出来。

    看到这种情况,我不禁心里一喜,这方形的桃木片就是那日张五行给我的,象征地灵居士身份的东西,据他说这东西还有克制邪物的作用,不到万不得已不让我用。

    一路走过来,我几乎都把这东西给忘记了,现在它自己掉了出来,倒是帮了我们的大忙,看来这囚首似乎很怕这 桃木片,我二话不说,拿起桃木片,就朝着这囚首的脸部扎了过去,可就在这时,囚首的脸忽然一阵扭曲,几乎一眨眼的功夫,就从王初一的身上消失了。

    这囚首消失的太快,我一下停不住手,这桃木片就插在了王初一肩膀上,疼的她大叫一声,甩手就是一巴掌打在了我脸上“白羽,你干嘛呢!”只见她怒目圆睁,眼神里充满了愤怒,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恐怕我已经被她杀了不止一遍了。

    不过我低头一看,这画面真的太邪 恶了,王初一肩头的衣服被划开,香肩露在外面,透过衣服的侧面口子,似乎还能隐隐约约看到里面的酥 胸,一副春光乍泄的情景就呈现在我身下,最可恶就是现在我竟然还压在她身上。

    “赶紧给我滚下去!”王初一急的大骂。

    我也尴尬的赶紧站起身,就在这时,忽然发现这囚首就在距离我们不远地方停留着,脸上出现了一道很深的疤痕,模样看起比之前更让人瘆得慌。

    王初一站起身子之后,也看到了不远处的囚首,一瞬间就明白了怎么回事,低声问我“白羽,刚才那家伙是不是寄宿在我身上了?”

    我现在已经紧张到了极点,两眼直盯着那囚首,根本不敢移开视线,点点头,说道“要不是我和虎子身手好,早就被你砍死了。”

    只见那囚首就这么远远的‘飘着’,一动也不动,只是那头发还在不停的生长,之前被我们用火烧掉的头发,现在已经又重新长了出来。

    就这么对视了大概有五六分钟,我冷汗已经顺着额头流到了脖子里,衣领都被汗给浸湿了,那囚首忽然闪动了一下,竟然朝着反方向‘飘去’。

    虎子见状长出了一口气,说道“老白,那囚首估计是怕了咱们了,你手里那桃木片还真管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