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九章 冰晶古树
    看到这里,我不禁感觉后脊梁骨发麻,不由得怀疑是不是王初一看错了,就再次问道“你看清楚没有,那个人到底是不是鬼鼠老九?”

    王初一十分肯定的点点头,说道“我跟他认识有七八年了,这人阴险狡诈,平日里我就一直提防着他,绝对认不错!”

    虎子抬头看了看这冰晶古树上的人影,啧了啧嘴,说道“那他爬到这树上面干嘛去了?如果真的是鬼鼠老九,那咱们在墓室里看到的那个人头,难道是假的?”

    我也抬头看了看,这时候那黑影已经爬到了树的另一侧,站在我的位置看去,只能看见一串血手印了。我放下手电,仔细的想了想,把从进入古墓到现在发生的事情,一件一件的串联起来,想要搞明白这鬼鼠老九到底是个怎么情况,是死了还是活着?想了半天,只感觉这一路上发生的事情太过诡异,眼前的一切,都无法去用常理判断。

    王初一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别发呆了,咱们赶紧过去看看。”我一时间思绪乱飞,被王初一这么一拍,整个人就精神了,索性也不去想那些没用的事了,正所谓船到桥头自然直,只要是到了主墓,摸了冥器出去,一切的疑问就会迎刃而解,如果到时候鬼鼠老九没出去,那就证明他死了,如果出去了,那就证明他没事。

    一边想着,我们就来到了那古树的下方,到了这,我才发现,这古树要远比我们想象的大上不少,整个树干十分的粗,估计十几个人围成圈都抱不下。

    虎子和王初一两人点起了火把,绕着整个古树粗壮的枝干绕了一圈,最后回到我所站的地方,说道“这并不是一个古树!”

    王初一这话一下把我说懵了,我抬头仔细看了看眼前的古树,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地方,于是就不解的问道“这不是古树是什么?”

    王初一连忙摆了摆手,说道“不不,我的意思是,这并不是一颗古树,而是很多树组合起来的。”我听她说完,就打起手电仔细的看了看,发现的确就和她说的一样,这整颗高大的古树,是由一节一节修剪好的大树堆叠起来的,只是这堆叠的很完美,几乎每一颗书都严丝合缝的完美契合,看上去就像是一颗巨大的参天古树一般。

    就在这时,虎子举起手电喊道“我擦,这还是颗果树,你们看,上面的树杈上好像还挂着果子,不会是王母娘娘的蟠桃树吧!”虎子话音一落,我和王初一就敢忙举起手电朝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只见这巨大的古树上方,每隔十几米就会伸展出一根树杈,虽然整颗古树是由无数颗大树堆叠起来的,可整体看上去并没有任何的瑕疵,那伸出来的树杈,好像就是从这参天古树上长出来的一样,上面还挂着很多圆形的果实。

    王初一忽然大叫“那根本就不是果实!而是人头!”由于我站的位置有些偏左,看的并不是那么真切,听王初一这么一喊,连忙绕过去,到她身旁,再去抬头看那树杈上的东西,果然就如她所说的一样,是一个个的人头,头发拴在树杈上,也被一层冰包裹着,不仔细看的话,就像是树上结了果子。

    只见那树杈上伸出来的部分大概有二十米左右,上面挂了五六个人头,再往上看去,像这样的树杈还有很多,无一例外的都零星的挂着几颗人头。

    看到这,我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心说这到底是个什么墓,怎么搞的如此恐怖,墓主人到底是哪个朝代的,怎么在墓里发现了这么多人殉。

    虎子看到这时候,也是不由得一惊,开口说道“我的天呐,老白,我看这里葬着的不是人,是阎罗王吧?”这时,王初一拍了一下虎子的肩膀,让他不要乱说,然后就举起手电开始查看四周的情况。

    现在我们正处在一个方形的平台之上,虽然这平台很大,但是几乎全被这古树给占据了,能让我们活动的地方很有限,平台的边缘就是悬崖,用手电往下照去,深不见底。

    在平台的北面,出现了一条很长的石桥路,大概有四五米宽,百十米长,两边都是悬崖,拿起手电往下照,能看到十几根巨大的石柱支撑着桥面,桥的两边没有任何的栏杆之类的阻挡物,整个桥就是一个平面,从我们所在的方形平台,一直通到另外一个平台之上。

    虎子看到这里,忙说道“他娘的,这算是桥,还是甬道?这要是一不小心滑了一跤,摔下去可不是闹着玩的。”我和王初一分别照了照这平台的四周,确定只有这一条通道能够通行之外,其他三面全是深不见底的悬崖,于是就拍了拍虎子的肩膀,说道“走吧,只有这一条道,小心一点就是了。”

    这时候,王初一似乎对这座石桥非常的不放心,掏出背包绳,用战术镐砸进地面,然后把登山绳固定在腰上,说道“还是做好防范措施,万一这石桥要是塌了,咱们都得摔死。”虎子看了看她,说道“如果这石桥真的塌了,咱们不摔死,估计也得被困死在这里。”说着又指了指身后的石门,说道“那里已经塌了,那么厚的冰层,根本出不去。”

    王初一抬眼看了看,叹了口气,苦笑一声,摸了摸困在腰间的登山绳,说道“算是个自我安慰吧。”

    虎子并没有要绑登山绳的打算,紧了紧自己的背囊,说道“那我来开道,你们跟紧我。”说着,就要上那石桥。

    这时我总感觉哪里不对,又朝着这树上看了看,然后一把拉住了虎子,说道“不对!先别过去,我总觉着这石桥有问题。”

    虎子看了看我,问道“哪有问题?”

    我指了指古树的上方,说道“既然这里有石桥可以通过,那鬼鼠老九为什么要爬树?难道说他知道这石桥上有机关?”虎子和王初一听我这么一说,都愣住了,本能的朝着树上看了看,接着王初一说道“要不然咱们也爬树?”

    虎子撇了一眼王初一,说道“你可拉倒吧,这树太高了,手电筒的光都照不到顶,一旦爬上去,那可是没有退路的,更何况,上面那个人影是不是鬼鼠老九还不知道,就算是,那鬼鼠老九是人是鬼,是活的还是死的,咱们也不知道,万一爬上去碰到了,就麻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