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八章 又见九爷
    这时候,王初一走过来,说道“白羽你让开,我来!”说话间,王初一抽出了一根帐篷上的碳素棍,一叠一叠的接上,就朝着那圆形的冰窟窿里插去。

    我的心几乎已经提到了嗓子眼,生怕这一下按下去,会碰到什么要命的机关。

    王初一长出了几口气,就在这碳素棍就要接触到那凸起物的时候,忽然转头看了我一眼,低声的说道“准备好了吗?”

    我猛地点了点头“准备好了,按吧。”

    只见王初一手上发力,那碳素棍直接就将冰层下面的凸起物按了下去,几乎就在同时,只听见巨大的震动声音响起,好像整个地下岩脉都在震动一般,声音很大,虎子吓得脸色都变了,大声的问道“我说老白,这岩脉不会塌了吧?”

    我连忙摇头,喊道“不会的,这岩脉一塌,整座山就倒了,就算是有机关,也不会强大到这一步。”我话音刚落,一块巨大的冰层就从岩脉顶部掉了下来,就砸在距离我们不过七八米的位置,那掉下来的巨大冰块,足有三米厚,七八米长,这要是砸在人身上,肯定必死无疑。

    这时候我抬头向上看,只见整个岩脉的冰层都开始出现裂缝,而且还在不断的加大,很多地方的冰层已经开始剧烈的震动,随时都会坍塌下来。

    现在这种情况之下,如果我们不能快速的进入到这墓门之内,恐怕全都会被这厚厚的冰层砸死,虎子急的大叫“他娘的,我就知道有机关,来的时候都没敢碰,现在怎么办!”

    这时候,王初一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把端起冲 锋 枪。对着墓门位置的冰层就开始扫射,冲 锋 枪的威力很大,但打在如此厚的冰层上,也只是勉强将其穿透,对后面的石门并没有造成实质性的损伤。

    这时候虎子骂道“他娘的,都什么时候了,还在浪费子弹!”

    王初一不去理他,继续用冲 锋 枪对着石门外面的冰层扫射,一连换了三个*,这石门外的冰层,在子弹的威力下,终于被震出了裂缝,由于现在整个岩脉的冰层都在不断的震动开裂,这石门前面的冰层刚被子弹震开一个裂缝,很快就开始坍塌。

    我们三个连忙朝着一旁躲避,几乎一个眨眼的功夫,那石门前的冰层就全部脱离了下来,整个砸在地上。

    虎子反应最快,连忙就冲了过去,身手猛地一推那石门,不由得大叫一声“哎呦,我操!”

    我循声看去,只见虎子整个手掌就被黏在了那石门上,而且看样子还很结实,虎子疼的大叫“擦,疼!他娘的黏上了!”我凑近了一看,这才发现,由于刚才虎子高度紧张,一只攥着拳头,手心里满是热汗,这一下推在石门上,由于石门的温度太低,竟然粘在了上面。

    看到这种情况,我和王初一都楞了一下,都看了看这石门,只见这石门通体成白色,看上去十分的古朴,不过就从虎子的手被黏在石门上,这一现象来看,这门绝不是石头的,只有金属类的东西,才能迅速传走接触部位的热量,导致皮肤表面的水分结冰,形成粘连现象,只要等一会,经身体血液的流动,很快就会化开。

    虎子的手从石门上拿开了之后,只见这石门竟然发出了啪的一下,出现了一条很细的裂缝,裂缝出现的位置,就是虎子手掌所按的地方,我透过手电的光,仔细的看了看,发现这门的裂缝里面好像还有什么液体在流动,正要从那裂缝里渗出来。

    看到这,我不由得一阵心惊,拉起虎子和王初一就朝着门里面冲去,在这种低温严寒的环境之下,那门的温度已经低到足以让人皮肤发生黏连现象了,里面竟然还有可以流动的液体,不管那种液体是什么,总归不会是可乐汽水,如果被溅在身上,不知道又要发生什么事。

    就在我们冲进来之后,只听见那道仿佛石头一样的门忽然咔嚓一声,整个就裂开,紧接着里面的液体就喷了出来,我和虎子定睛一看,只见那液体撞在倒塌的冰层之上,瞬间激起了一阵白烟,不由得就倒吸了一口凉气,虎子骂道“他娘的,看样子是一种高腐蚀的液体啊!要不是老白跑得快,恐怕现在咱们已经跟那冰层一起融化了。”

    就在这时,我们三个都听到了一种咔吱咔吱的诡异响声,忙举起手电向前照去,这一照忽然就发现在我们正前方的位置,竟然出现了一颗巨大的古树!这古树比我们在云南鬼哭谷里见到的还要大,举着手低昂向上照去,只感觉这古树足有几百米高,手电的光线竟然还照不到古树的树冠,只能看见零星的一些树杈。

    “快看,那上面有个东西!”王初一抬起手电,用手电的光线照在了古树上的一块区域。

    我和虎子抬眼看去,只见在古树的枝干上,三四十米高的位置,好像是一个人正在往上爬,顺着那人的身影向下看,只见那古树的枝干上留下了一排血手印,这人竟然是徒手向上爬的。

    看到了血手印之后,我忽然感觉有些不对,这树的枝干上好像有一层透明的东西,仔细一看才发现,这整棵树外面竟然也包裹着一层冰!只不过厚度不如外面的岩脉冰层,所以第一时间我们并没有察觉。

    看到这,那树干上的黑影忽然停了下来,转头朝着我们的方向看了看,由于距离太远,那黑影体积又很小,看不清楚他的样子,只是感觉那人十分的熟悉,可又说不出在哪见过。

    王初一惊讶的张大了嘴,喊道“是九爷!那个人是九爷!”王初一这么一喊,可把我和虎子都给吓坏了,树干上的人是鬼鼠老九?他不是已经死了吗?人头就放在之前的墓室石桌上,现在怎么会又出现在这里?他到底是怎么进来的?

    一连串的问题直接就涌入了我的脑袋,自从进了这古墓,已经发生了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完全超出了我的认知范围,之前在西凉墓和廖王墓里也没见过如此蹊跷的事情,这下我彻底的懵了,几乎大脑一片空白的抬头朝着上面看着。

    只见那黑影回头看了我们一眼之后,就继续向上爬,不过看样子这古树的表面十分的滑,那黑影爬了两下之后,就向下滑了一些距离,稳了稳身子,又接着向上爬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