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七章 温香软玉
    看她如此的淡定,我也不在做作,心想她一个姑娘家,都不计较了,我一个大老爷们,还在这里扭捏个什么劲啊。

    想到这里,我就开始脱衣服,这时候王初一已经把外层的衣服脱掉,只剩下一套秋衣秋裤,钻进了睡袋里。

    我脱下衣服之后,将我们两个人的羽绒服裹在睡袋外面,然后也钻进了睡袋,刚钻进去,就感觉这睡袋里面冰凉一片,整个人就打了个冷颤。

    这时候,还没等我反应过来,王初一就一下钻进了我的怀里,我们两个人只穿着一层贴身的秋衣,靠在一起,相互取暖,她贴的我非常近,由于我的身材要比她高大一些,此时她几乎整个人半边身子都趴在我身上。

    我就感觉胸口一软,好像王初一秋衣里面没有带胸 罩,这一下我就尴尬了,眼睛不由自主的就在她胸口位置扫了一眼,很快就把视线给转移开。

    想来也奇怪,我和王初一就只有在西凉墓里有过交集,平日里联系也不算多,如果放在平常,这么亲昵的举动我肯定会感觉非常的尴尬,作为一个正常的男性,肯定会有反应,然而现在却感觉无比的自然,我看了看怀里的王初一,这也算是温香软玉了,可是我就是一点想法也没有,可能是因为太疲劳,再加上这里天寒地冻,在零下五十度的极寒天气里,就算抱着的是个绝世倾城的美人,恐怕也不会有什么想法,因为实在是太疲劳了。

    过了一会,这睡袋就被我们两个人的体温给暖热了,昏昏沉沉之中,我就睡了过去,也不知道睡了过久,我忽然感觉自己脸上有些冰凉的感觉,一下接着一下!随后我就猛地真正眼睛,想要坐起身来。

    可我刚想起身,就感觉胳膊一麻,左边整个肩膀就好像失去了知觉一般,酥麻感瞬间传遍全身,转头一看,这才想起来,王初一还枕在我胳膊上,看样子这一觉睡的时间不短。

    我的动作也把王初一给惊醒了,她缓缓的坐起身子,揉了揉眼睛,问道“怎么了?”

    我抬头往前一看,只见帐篷外面出现了一张大脸,看上去十分的熟悉,等我打起手电,照了照之后,才发现虎子正蹲在我前面,探着头看着我,见我反应过来之后,虎子连忙摆手说道“别…我告诉你啊老白,我可什么都没看见,你们…你们继续,继续!”

    我定了定神,看了看虎子,忽然反应过来,忙问道“他娘的,你从哪冒出来的?老子在那墓室里找了你半天,还以为你失踪了!”这时候我忽然发现虎子脸上,身上,全是血,于是忙从睡袋里钻出来,问道“我擦,虎子你是不是受伤了?”

    虎子脸色一变,说道“是啊,你的好兄弟中了陷阱,下落不明,你却在这陷入了温柔乡,老白,你也忒不仗义了。”

    这时我回头看去,只见王初一已经穿好了衣服走了出来,看了看虎子,说道“你后面的袋子里是什么?”

    这时候,我忙进帐篷里穿好衣服,这时候虎子从背后摸出一个瓶子,说道“看你们俩这样子,肯定是又饿又渴对不对?”说着,就把瓶子递给我。

    我接过瓶子之后,发现里面是一种暗红色的液体,看样子还十分的粘稠。

    虎子说道“这是蟒血,我在哪墓室里,也不知道碰到了什么,整个人就从地缝里掉了下去,在这岩脉里,又冷又饿,最后发现了一只正在冬眠的巨蟒,顺手就把它给宰了。”

    我和王初一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了,这蛇血可是好东西,虽然味道十分的难喝,但总是要比渴死在这里强得多。

    虎子又从随身的袋子里掏出两块烤熟了的蟒肉,我和王初一吃饱了之后,就将装备收拾起来。

    一边收着装备,虎子一边在那里自顾自的说着风凉话“哎呀,兄弟如衣服,媳妇是手足啊,关键时候不管兄弟的死活,老白啊,你这个挨千刀的人啊,都说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啊,你呀,我的……”王初一一巴掌拍在虎子脑袋上,怒道“说够了没有?我们那是迫不得已,相互取暖,保存体力!”

    王初一这一下出手力道不弱,虎子一下被打的有点懵,半天才反应过来,脸上挂着猥琐的笑容,看着王初一,嘿嘿一笑说道“那啥时候,咱们也相互取一下暖呗。”话音一落,又是一记响亮的耳光声回荡在空旷的地下岩脉。

    收拾完装备之后,王初一一脸严肃的问道“接下来怎么办?咱们现在想要原路返回,估计是不可能了。”说着,抬头看了看我们之前掉下来的滑道,看这洒满了白石粉的滑道,想要原路爬回去几乎是不可能的,即便是爬上去,也要消耗巨大的体力,而且上面那间诡异的墓室里充满了黑雾,回去也不一定能够找到出去的路。

    这时候,虎子嘿嘿一笑说道“在我过来的路上,发现有一道墓门,就在距离咱们不远的地方,墓门很奇怪,跟我们之前见过的都不一样,我研究了半天,害怕再触发什么机关,就没敢再碰,要不咱们过去看看?”

    我和王初一对视一眼,忙说道“那你他娘的还啰嗦什么,赶紧过去看看。”

    在虎子的带领下,我们几乎横穿了整个地下岩脉,最后在一个十分不起眼的地方,发现了一个墓门一样轮廓的通道口,这通道口的边缘被两块巨大石门封闭,石门也被一层厚厚的冰层冻住,根据之前我和王初一发现来看,这冰层的坚硬程度堪比花岗岩,而且以我们现有的装备,短时间内是无法将其融化掉的。

    这时候,虎子指了指这石门的边缘,说道“那里有个缺口,我来的时候看过,好像没什么特别的,老白你心细,再去看一眼。”

    我朝前走了两步,果然发现这里有一块椭圆形的缺口,整个冰层到这里就消失了,缺口大概有一个拳头这么大,露出里面的岩壁,岩壁上还有一个镂空雕花的凸起物,看起来十分的突兀,几乎一看就是开启某种机关的触发器。

    可由于这冰层的厚度足有三米,我将整个手臂都伸了进去,也碰不到岩壁,更别说去按下那凸起物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