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五章 虎子失踪
    我和王初一还在研究刚才风吹来的方向,忽然就听见身旁一阵剧烈的响动,这时候忙转过身去看,只见一个黑影一闪而过,虎子整个人就凭空消失了。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我和王初一都吓了一跳,忙朝着虎子消失的方向跑去,一边跑,我一边大喊“虎子!虎子!”

    以虎子的身手和身体素质,就算是碰上了什么厉害的野兽怪物,也绝不可能直接消失,一定会有反抗的能力,至少也会大叫两声,可偏偏就这样在我们面前凭空消失了,而且消失的很彻底,我和王初一两个人找了半天,连喊带叫,却毫无回应。

    这下我们两个全都慌了神,进入古墓之后,先是鬼鼠老九无缘无故的中招,现在已经是身首分离,接着又是虎子无缘无故的失踪,看样子这古墓里绝对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或者灵智很高的生物,想要把我们分开,然后各个击破。

    王初一紧盯着我看了看,然后一把就拉住我的手,说道“咱们就这么拉着手,别分开。”

    突然被女孩子牵着手,我感觉有些尴尬,可转念一想,如果真的再碰上什么机关怪物之类的东西,我们两个如果再分开,那整个古墓之内,就只剩下我孤身一人了,到时候还真是要困死在古墓之内了。

    在这种幽闭的环境中,人是最容易产生恐惧感和孤独感的,两个人在一起,还能有个依托,至少可以说说话,可如果真的是一个人身处在这样的环境里,别说倒斗了,多待一秒钟都感觉浑身难受,也不知道那李猴子倒斗的时候是个什么感受,反正让我孤身一人去倒斗,我肯定是不去。

    我和王初一拉着手,在墓室里喊叫了半天,虎子也没有任何的回应,这时候,王初一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连忙举起手电朝着刚才我们走过来的方向照去,只见手电的光线被厚厚的黑雾遮挡住,根本看不到东西。

    王初一显得有些慌神了,说道“快,快回去,回到墙壁边!”她这么一说,我这才意识到,由于刚才太过着急,我们已经走出了很远,早就看不见墓室的墙壁了,现在正处在墓室中间,具体在墓室的什么方位,谁也说不好。

    于是我就拉起王初一开始朝着一个方向一直往前走,就像最开始我们的使用老方法一样,只要不转弯,朝着一个方向走,肯定就能到达墓室的边缘。

    就这样我拉着王初一的手走了十几分钟,仍旧不见墓室的墙壁,这一下我心里就已经开始发毛了,王初一握着我的手也明显紧张了起来,可我们都没有说话,心里都有所期望,安慰自己,可能是这墓室太大。

    又走了一会之后,王初一实在是忍不住了,开口说道“白羽,我觉着刚才咱们没走这么远!”

    其实我也早就感觉了出来,这墓室实在太过诡异了,由于浓厚的黑雾遮挡了光线,这墓室就好像是个无限大的空间,无论怎么走,都走不到边缘,就好像我们一直在原地转圈子。

    这时候王初一猛地在我大腿上拧了一下,这一下力道很大,疼的我一哆嗦,忙转头瞪着她问道“你干什么?”

    王初一点点头,说道“看来不是幻觉,我以为这黑雾有致幻的作用呢。”

    我铁青这脸看着她,说道“你怎么不去拧你自己的大腿!拧我的干嘛!”

    她将头转向一边,不在理我,我正要往前走,忽然感觉手上一滑,感觉有什么粘液滴在了手上,抓着王初一的手就要滑脱出去。

    王初一似乎也遇到了什么突发情况,整个人就好像被什么东西拉扯一般,开始往左移动。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我根本来不及思考,本能的就抓住了王初一的胳膊,这时候我抬头一看,只见王初一的脸上被缠满了一种黑色的软体物质,很像是小孩子吃的果冻,可看情况那黑色的物质似乎就像是橡胶一样结实,拉着王初一就往后扯。

    我顺势抓住她的胳膊,干脆就跟着她一起朝后退,最后,那黑色的物质一直把王初一拉到了一个石雕蟾蜍的面前,这才停下来,那黑色的物质也再次缩进了那蟾蜍的嘴巴里。

    王初一脸上的黑色物质退去之后,先是喘了一大口气,然后刚想开口说话,我就感觉手上一沉,只见王初一所站的那一块方砖突然打开,下面是一个很深的滑道,王初一此时已经掉在了滑道里,整个身子都倾斜向下。

    这时候我正想要将她拉上来,只听她说道“不要拉我上去,这里好像是个通道!而且……好像…好像有血!还是新鲜的。”

    我听到这里,不由得一愣,新鲜的血?那肯定是刚留下不就的,这古墓之中只有我们四个人进来了,如果不是王初一的血,那肯定就是虎子的,说不定刚才虎子就是从这里滑下去的。

    想到这,我也不再多想什么,干脆往下一跳,跟着王初一一起,向下滑去。

    这滑道的坡度并不大,比小时候做的滑滑梯坡度还小,只不过滑道的表面十分的光滑,不少的地方还撒上了白色的石粉用来减少摩擦力。

    我和王初一就这么往下滑了五六分钟,按照我的感觉推测,至少滑了有一百多米,这才停下来。

    王初一忙站起身子,打起手电就照了照四周,这里好像是个很大的地穴空间,一阵阵的冷风吹来,让人感觉十分的寒冷,纵使我已经穿了很厚的羽绒服,仍旧感觉冷风从脖子处往里灌,整个人就打了个冷颤。

    这时候我连忙大喊“虎子!你他娘的听见就回个话!”

    这地下的空间很大,我这一嗓子喊出去,声音被岩壁来回的反弹,一下子被放大了很多,在这山体空间四周回荡了很长时间,才散去。

    这时,我静下心来仔细的听着,心想如果虎子真要是受了伤,在这种环境之中,只要是哼哼两声,我就能找到他。

    可我等了半天,整个空间安静的要命,除了我和王初一两个人的呼吸声之外,就再也没有任何的声音了。

    王初一打着手电,掏出压力温度表,擦了擦玻璃镜片上的白霜,说到“不可能啊,这里…零下五十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