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四章 鬼打墙
    我抬头看了看这墓室的顶部,虽然有黑雾遮挡,但仍有一种很不详的预感,我看了看王初一,问道“你是不是觉着,这里是一间行房?”

    王初一连忙点了点头,说道“你也有这种感觉?”

    我抬头再次看了看墓顶,虽然这种感觉十分的强烈,但现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是照明弹打上墓顶,光照范围能否穿透这黑雾还不知道,万一再碰上什么机关就完蛋了。

    于是我摆了摆手,说道“我看,咱们还是顺着墙壁,原路返回吧,反正无论往哪边走,最后肯定会找到咱们进来时候的那个墓门的。”

    王初一也点了点头,现在我们手上虽然有照明工具,但在这么厚的黑雾之中,基本上就跟瞎子差不多,在古墓里,没有了照明,那就跟没了命差不多。

    容不得多想,我们开始沿着墙壁摸索,一边走,一边就绕开脚下的黑瓷罐子,走了大概五六分钟,这种黑瓷罐子始终就没有断过,基本上每隔两米,就会出现一个。

    由于这黑瓷罐子分布的十分有规律,我们一路摸索着墙壁,几乎是惯性一般的将这些黑瓷罐子绕开,可就在这时,虎子突然指着一个黑瓷罐子说道“老白,看那个罐子!好像是刚才踢到的哪一个!”

    听到虎子这么说,我和王初一都是一愣,然后低头仔细一看,就发现这罐子摆放的位置有些不对,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很明显移动过的痕迹,看样子果真就是王初一踢到的那个,转身就问道“初一,你来看看,这罐子是不是你刚才踢到的那一个?”

    王初一探着身子看了看,点点头说道“好像是。”

    虎子听她这么说,有些不耐烦,忙问道“大小姐,麻烦你看仔细一点,到底是不是!”

    虎子的口气十分的强硬,说的王初一不由得一愣,由仔细的看了看那黑瓷罐子,然后说道“哎呀,之前太紧张了,我也没看清,现在也分辨不出来,这个到底是不是我踢到的那一个了。”

    虽然虎子很着急,可王初一还是给出了一个模糊的答案,现在我们又陷入了僵局之中,如果这个罐子真的是王初一之前踢到过的那一个,那可就麻烦了,说明我正在绕圈子,而且还是个十分诡异的圈子。

    王初一皱了皱眉头说道“如果咱们是在绕圈子的话,至少应该会碰到之前咱们进来时候的那个墓门,现在什么也没碰到,可能这黑瓷罐子就是个偶然吧。”

    抱着这样的侥幸心理,虎子在这黑瓷罐子上做了个记号,说道“如果等一下,咱们再碰到这罐子,那就证明咱们在绕圈子,如果是这样,那就麻烦了!”

    王初一点点头,我们就继续往前走,对于绕圈子这种事情,我和虎子都碰到过,小时候家里人叫这种现象为鬼打墙,其实就是一种利用人体感官产生错觉的一种障眼法,也就是古人常说的奇门遁甲,想要成功的制造出鬼打墙的效果,让人困在其中,就一定要符合两个条件,第一环境一定要昏暗,在大白天阳光明媚,视野良好的情况下,是很难做到的。第二就是要让人彻彻底底的失去方向感,现在我们三个几乎已经分不清楚东南西北了,再加上这黑雾遮挡了光线,现在正好就符合鬼打墙的特征啊。

    走了一段之后,王初一身体猛的就停了下来,说道“快看,那罐子!”

    虎子反应最快,连忙一个健步就冲了过去,低下头一看,果然就是那个被他标记过的罐子,看来这种种的迹象完全印证了我们俩的推测,我们这是在墓室里碰见鬼打墙了!

    我看了看虎子,想要询问一下看他有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见他摇了摇头,说道“之前在西凉墓咱们就碰到过一次,那次是碰上了**道,估计跟这个原理差不多,要不是当时七爷带着咱们,恐怕咱们早就交代在里面了。”

    听虎子这么说,我也只能点点头,叹了口气,说道“虎子,我估计这个地方的鬼打墙,应该没有西凉墓里的厉害,西凉墓那是**道,是依托甬道而建,利用高低落差的原理,工程浩大,咱们现在是在墓室里,充其量这墓室也不会太大,只要这黑雾能够散去,咱们肯定能破了这鬼打墙。”

    我话音刚落,就看见虎子掏出一根红绳,拴在了自己的脚腕上,王初一看了看,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转过头问我“虎子这是在干什么?”

    我瞥了一眼虎子,然后就对王初一说道“别理他,他这是封建迷信,小时候老人们常说,碰到鬼打墙,在自己脚腕上拴上一根红绳就能走出来,其实就是骗小孩的。”

    虎子绑好了红绳之后,举起火把,走在最前面,示意我们跟上,我和王初一不紧不慢的跟在虎子后面,又走了十几分钟,却发现又碰上了那黑瓷罐子!

    虎子骂道“哎,他娘的,这老一辈人给出的法子也不好使啊!”说着,就低头照了照自己脚腕上的红绳,然后转身又看了看我。

    我耸耸肩,表示很无奈,这种情况我也无能为力,只能跟着虎子瞎跑。

    忽然,好像有一阵风吹了过来,我和王初一都感觉身上一凉,忍不住就打了个冷颤,王初一说道“老白,我怎么感觉温度下降了?而且好像还有风?”

    我点了点头,说道“我也感觉到了,可是这风到底是从哪边吹来的?”虽然刚才一瞬间,我和王初一都感觉到了有风吹过的感觉,却都无法判断这风到底是从哪边吹 过来的。

    不过既然有风吹过来,就证明这墓室不是完全封闭的,很有可能连接着其他的出口,而且那出口距离我们现在所站的位置不会太远。

    这一下,我们似乎察觉到了希望,站在原地并没有过多的动作,想着试试看会不会还有风再吹过来,如果真的是这样,我们只需要朝着风吹来的方向走就行了,绝对能找到出口。

    可偏偏这个时候,墓室里突然就变得十分的安静,一切都好像静止了,哪里还有什么风。

    等了一会之后,我和王初一对视一眼,都以为刚才是自己产生了幻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