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三章 黑瓷罐子
    我和虎子都本能朝脚下看去,只见在虎子脚边,有一个翻倒在地铜盘,旁边还有一个长条椭圆形物体,看不出是什么,由于太过紧张,再加上我刚才看见的都是些水果,本能的推测这些东西都是贡品食物,就说道“烤乳猪吧,应该是贡品,供墓主人在阴间享用的食物。”

    这时候,虎子连忙摇头,说道“不对,看着不像!”由于这物体就在他脚下,他看的也最清楚,过了有那么两三秒之后,虎子惊声说道“是个小孩!”

    我和王初一听他这么一说,都大吃一惊,这桌子上怎么会有小孩呢?于是就忙过去查看,只见虎子脚下的东西果然是个小孩,只见那小孩蜷缩着身体,个头很小,好像还是个不足月的孩子,那种蜷缩的姿势更像是在母亲肚子里时候的姿势。

    只是现在却出现在了这里,而且是脸朝下,背朝上,趴在地上,我再看了看虎子脚边的那个铜盘,如果推测的不错,这小孩刚才应该是趴在盘子里的。

    王初一这时候蹲下身子,仔细的看了看,说道“这小孩的皮肤,为什么是金黄色的?”说着就用手摸了摸,然后说道“上面有一层蜡油。”

    看到这,我不由得感觉心里一阵发凉,这小孩既然是趴在盘子里的,那应该就是食物,再加上王初一说这小孩浑身皮肤呈金黄色,我就有了个十分大胆的猜想,这小孩被人用热油炸过!然后当做是食物被放在盘子里!

    由于古时候的人比较迷信,认为食用刚出生,甚至是还未出生的孩子,能够延年益寿,长生不老,所以不少朝代都出现过剖腹挖子而食的事,依然不算什么惊人的新闻了。

    我把自己的推测告诉王初一和虎子之后,两人身体都是一颤,看来对这种异常残忍的古代迷信十分的厌恶。

    王初一看了看那孩子,想要伸手去把她抱起来,可尝试了几次,都没能下得去手,毕竟在这种环境之中,去抱一个被油炸成金黄色的婴儿实在太过恐怖,如果不是心里素质极好的人,实在做不到。

    最后,还是虎子将那孩子捡起来,找了个合适的地方放下,干完这些之后,王初一长出了一口气,说道“这个墓,我是盗定了,这么惨无人道的墓主人,活该被人盗墓。”

    王初一此话一出,马上就得到了虎子的回应,“哎,还是咱们王姑娘懂道理,只不过咱们这不叫盗墓,咱们这是为这些惨死的人伸冤,为那些受尽折磨的劳苦大众报仇,哎,咱们这是……”虎子话没说完,王初一就瞪了他一眼,看王初一那眼神,明显再跟虎子划清界限。

    虎子自讨没趣,也不再说话,举起手电,绕过这石台就继续往前走,由于我们刚进来不就就碰见了这种黑雾,整间墓室的规模,大小,以及摆设,都没能来得及看,现在只能用笨方法,沿着一个方向一直往前走,直到碰到墓室的墙壁,然后再顺着墙壁寻找墓门,或是其他的出口。

    由于能见度实在太低,又怕碰到什么机关陷阱,所以我们行进的速度非常慢,脚几乎都是在贴着地面向前滑动,整个人一寸一寸的往前挪,大概走了十分钟才到达了墓室的墙壁边缘。

    虎子打起手电,左右照了照,说道“他娘的,这雾怎么就突然起来了,也不知道会不会散掉,如果整个古墓都是这样,那咱们还没到主墓室,就已经被困死了。”

    虎子这话绝不是危言耸听,因为现在我们没有了食品补给,而且手里的光源照亮又十分的有限,倒斗三大忌讳,我们已经犯了两个,如果真要是整个古墓都是这般模样的话,现在最好的方法就是原路返回,准备好食物和水,然后等到黑雾散了之后,再进来。

    听完我的提议之后,虎子和王初一都是点点头,王初一一边摸索着墙壁,一边说道“现在回去还来得及,咱们并没有走多远,而且到现在还没有碰见封死退路的机关,回去重新整理装备,然后再来,是最好的选择。”

    做出了决定之后,王初一就摸索着墙壁,凭着来时候的记忆,向左侧迈出了步子,可刚走了没几步,就听见哐当一声,脚下好像踢到了什么东西。

    低头一看,不禁大叫“啊!”

    我连忙用手电照过去,只见他脚下踢到的,不过是个黑瓷罐子,这种罐子在古时候十分的常见,一般都是用来装酒的,只不过现在这个黑瓷罐子,装的却不是酒,而是人!

    整个黑瓷罐子被一层白布包裹着,白布外面,还用很细的绳索困了几圈,罐子顶部却是一个已经腐蚀的只剩下骷髅的头骨,只不过让人惊奇的是,这头骨依然只剩下森森的白骨,头发却仍旧在头上,看上去十分的诡异。

    王初一打起手电向前照去,只见两米左右的地方,还有一个黑瓷罐子,罐子的顶部,还有一个骷髅!

    虎子快步走过去,又用手电照了照,然后说道“他娘的,前面还有!也不知道到底还有多少这样的黑瓷罐子!”

    听到虎子这么说,我和王初一都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这样的黑瓷罐子盛放尸体,在古籍中早有记载,这是一种人棍尸,是古代的一种残酷的刑罚,即切去人的四肢,只留下头部,然后将人塞入罐子之内,任由其死去,传言汉高祖刘邦的时候,吕雉就曾经用这样的酷刑对待过戚夫人。

    不过现在这种情况却又不一样了,如此多的黑瓷坛子,再加上我们在墓室里见到的石台,石椅,和那些无字的石碑,以及现在的黑瓷坛子!我和王初一都意识到了不对的地方,同时抬起头向上看去。

    可惜现在的黑雾太浓,可见度只有两米左右,即使我们将强光手电的光亮调到最大,已无法看清楚墓室顶部的情况。

    这时候王初一掏出信号枪举了起来,就要冲着自己头顶发射,却被虎子一把拦住,说道“我的姑奶奶,你这是要干嘛啊?”

    王初一看了看虎子,说道“我大概知道了这间墓室的构造,现在雾太浓了,我看不清楚墓顶的情况,准备打一发信号弹,印证一下自己的推测。”

    虎子一把抢过王初一的信号枪,说道“您可拉倒吧,现在咱们都不知道这墓室到底有多高,万一您老这一枪打出去,信号弹还没燃烧,就弹射回来,咱们全都会被烧成烤乳猪!”说着,便将信号枪收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