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一章 消失的头
    我定睛一看,发现竟然是一尊巨大蟾蜍石雕,足有两米高,蟾蜍的嘴巴里,还有半截黑色的物体正在向里面缩去,看来刚才缠在我脚腕上的东西,就是那蟾蜍嘴里的黑色物体,也不知是什么机关,竟然会有这么大的拉扯力。

    就在这时,我听见身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紧接着就听见虎子的声音“老白,你没事吧?”

    刚才这一折腾,把我吓得不轻,现在还惊魂未定,听到虎子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就放心了不少,举起手电转过身回道“没事,不知道是什么机关,竟然有这么大的牵扯力。”话音一落,我忽然感觉似乎哪里不对,刚才转身的时候,手电的光线扫过,好像看见了一张人脸!由于我刚才转身的速度太快,手电光线只是一闪而过,并没有看清到底是什么,只是凭借着一瞬间的感觉,觉得那是一张十分的熟悉的脸。

    我打起手电,缓缓的按照刚才转身的角度,又一点点的将手电光线倒转回去,在手电光线倒转一半的时候,忽然发现,在这间墓门阴暗的角落里,一张面部扭曲,眼鼻流血的脸,就出现在我眼前。

    看到这里,我吓的险些手电就脱了手,只见那张脸不是别人,正是鬼鼠老九!

    王初一看到那张脸之后,也显得十分的惊讶,忙举起手电照去,这一照,却发现不远处正巧出现了一张石桌,那鬼鼠老九的脸就出现在石桌正中间的位置。

    虎子看的真切,忙叫到“我的妈呀,他的身子呢?”只见那石桌高约一米左右,长约三米,左右各站着一个手持长戟的人佣,而在那桌子的正中间,只有一个浑圆的脑袋,却没有身子,这恐怖的一幕好像是一根银针一般,刺激着我们脆弱的神经线。

    我们三个人的手电全都照了过去,只见鬼鼠老九的脑袋就安静的放在石桌上,那张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眼睛鼻子,都有鲜血流出来,我打着手电照了照鬼鼠老九脑袋的侧面,果然发现他的耳朵里也流出了鲜血。

    虎子见状,一脸惊讶的说道“他娘的,这就是七窍流血吧?”

    这时王初一皱了皱眉头说道“鬼鼠老九的身手不弱,看来是碰上了什么厉害的东西了。”

    对于这些,现在都已经不重要了,我最担心的事情,有两件,一件是这鬼鼠老九为什么只有脑袋出现在这里,他的身子到底去了哪?第二件就是这石桌到底是干什么用的,鬼鼠老九的脑袋这么突然的出现在石桌的正中间,看起来很像是在举行什么祭祀一样,看得我惊起了一身冷汗。

    王初一和虎子两人听了我的担心之后,也开始变得紧张起来,如果鬼鼠老九的人头出现在这里,真的是某种古代祭祀的活动,那就恐怖了,到底是什么人把他的脑袋放在这里的?鬼鼠老九又是怎么死的?

    王初一仔细盯着那石桌看了看,说道“鬼鼠老九的人头偏偏出现在石桌的正中间位置,难道是巧合?”

    虎子看了一眼,忙说道“哪有那么多巧合?这石桌这么长,随手放在哪不行,非要放在正中间?”

    现在的情况,已经让我起了一身白毛汗了,手电的光线一只照着那石桌,丝毫不敢移动,说道“如果不是巧合,那肯定就是一种远古的祭祀活动,到底是什么人干的?”

    就在这时,忽然一道很长的黑影就朝着虎子的方向冲了过去,由于我们三个现在的精神高度集中,这黑影刚冲过来,我抬起苗刀,就砍了下去,刀锋一下就将这黑影看断,由于我用力过猛,苗刀在地面上蹭出一溜火星。

    这时虎子连忙打起手电,朝着黑影冲来的方向照过去,只见又是那只巨大的石雕蟾蜍,嘴里射出来一种类似黑色绳索的东西,现在已经缩了回去。

    我低头想要查看被砍断的另一节,却发现地面上十分的干净,被砍断的黑色物体已经消失了踪影。

    就在这时,王初一大喊一句“没了…头没了!”

    我和虎子本能的举起手电,就朝着那石桌照去,由于刚才那黑色物体的侵袭,我们的注意力都被那石雕蟾蜍给吸引了,谁也没有察觉那石桌上鬼鼠老九的人头是怎么消失的。

    虎子举着手电,就朝着那石桌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小心的不断往四周照,到了石桌附近之后,忙说道“我操,这前面还有很大的空间,老白快来看看。”

    现在我根本没有办法去思考更多问题,听见虎子大喊之后,我和王初一就举着手电朝着石桌方向走过去。

    到了地方之后,我用手电照了照桌面,用手摸了一下,发现这石桌的表面并不是想象中的那种经过打磨的平滑表面,入手的感觉十分的粗糙,表面更是有凹凸不平的小凹陷,好像这并不是一张石桌,而是一面石碑!我们现在看的,正是石碑的背面!

    我忙举起手电朝着一旁照去,只见旁边出现了一个四四方方的石台,石台旁边紧挨着的,就是一块高高立起的石碑,足有三米高。

    顺着石碑朝前看去,只见在这石碑前面,还紧密的排列着,四五个石碑,只不过这些石碑的表面都被打磨的很平滑,却没有任何的文字,全是一些无字碑。

    虎子走上前摸了摸那石碑的表面,然后又转身看了看那块倒下的石碑,说道“为什么这块石碑会倒下?而且……”

    话还没说完,只见那倒下的石碑北面,正中间的位置上,出现了一种诡异的图案。

    我和王初一连忙过去查看,可手电的光刚照在哪石碑上的一瞬间,那种由血液组成的图案就消失了,我们两个甚至还没有看清楚那图案到底是什么。

    “怎么会这样?”虎子低声说了一句之后,打起手电又朝前照了照,忽然发现在这些石碑的正后方,竟然又出现了一个石桌,而这次,我和虎子都有了经验,用手电仔细的照了半天,发现这的确是一张石桌,石桌的四足还刻有纹路,这次绝不是什么倒下的石碑了。

    映着手电的光,我们三个都发现了一个诡异的事情,头,又出现了!而且就和刚才一样,正出现在这石桌的正中间位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