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九章 人殉
    这时我才忽然明白过来,连忙走上前掀起那女孩的头发一看,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果然就和我推测的一样,这女孩的脑袋被人用蛮力扭了过来,而且头发也被反向梳在脸前方,远远的看上去就像是背对着我们一样。

    看到这种景象,王初一已经吓得脸色惨白,我仔细的看了看,发现这三名女孩都是一个模样,后脑勺前前,脸在后,头发被强行的从后往前梳过来盖住脸,整个姿势看起来十分的诡异,不知道为什么她们会以如此怪异的姿势出现在这里,到底有什么寓意?

    我放下女孩的头发之后,只感觉自己手上有些滑,用手电一照,发现是一层蜡!

    我这才反应过来,怪不得这些女孩的尸体历经这么多年,还能保存的如此完好,原来他们整个人都被在蜡水里泡过,一层蜡膜就裹在尸体外面,形成了一个真空的环境。

    就在这时,那种诡异的笑声再次响起,由于我们距离这三名女尸非常近,笑声一响起,我们三个都被吓了一大跳,我连忙往后退了两步,险些摔坐在地上。

    这笑声在这走廊之中被无限的放大,就像是炸雷一般,听的人头皮发麻,心里发憷。

    这时虎子大骂一声,然后就去撩起那女尸的头发,只见那女尸虽然面目扭曲,但嘴唇并没有动,表情跟刚我看到的也没有任何的变化,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的女鬼。

    可声音的确就是从这三名女尸身上传出来的,这一点不会错。

    就在这时,王初一猛地抬起手,指了指那女尸的衣服,说道“看,那是什么?”

    我急忙看去,只见王初一手电照着的地方,出现了一只黑色的甲虫,大概有鸡蛋大小,通体呈现出一种奇异的淡蓝色,头上长着很长的触须,正在不停的晃动。

    在云南廖王墓里我们见过太多昆虫,每一种都能置人于死地,现在又看见甲虫,我们三个本能的向后退了几步。

    这时只见那甲虫抬起头,似乎在看我们,头上的触须晃动的更厉害了,然后那甲虫就发出了类似人类笑声的叫声。

    看到这,我们三个都松了一口气,虽然不知道这种甲虫到底是什么生物,但总算是知道了这笑声的来源,我们三个谨慎的向后退去,虽然不知道这种昆虫有没有攻击性,但最好还是离它远一点。

    查清楚了这诡异的笑声来源,我们心里也松了一口气,继续往前走,眼看着就要到走廊的尽头了,忽然发现正前方竟然是一块崖壁,走廊并非到了尽头,而是出现了一个九十度的转弯,继续向前延伸。

    我走到那崖壁前,伸手摸了摸,发现那崖壁上凹凸不平,入手的感觉十分冰冷,是典型的花岗岩,应该是山体的一部分,看来古人并没有开凿山体的技术和工具,这古墓就是依托山体内部自然形成的巨大空间而修建的。

    经过了走廊的这个转弯之后,我们继续往前走,就发现走廊两边逐渐的出现了不少人尸,每一个都像是之前见到的那三名女尸一样,全是脑袋被扭到背后,全身上下被灌满了蜡的人尸,而且这些人形态各异,看衣着打扮,应该都是些用人,有端着盘子正在走动的,也有拿着扫把正在打扫走廊的,如果不仔细看,还真就以为自己在一处园林之中。

    只不过现在看到这种景象,只让人感觉脊背发凉,一股恐怖的气息就蔓延开来。

    王初一看到这幅景象之后,皱了皱眉头说道“没想到这还是一个人殉墓!真是残忍!”

    虎子挠了挠头,就问道“啥是人殉?”

    我举着手电往前走,一边走,一边解释道“人殉就是墓主人死后,为了在阴间继续享受生前的待遇,会让在生前服侍自己的奴隶,和妃子全部跟着殉葬,也是从奴隶制度建立之日起,就盛行的一项残酷而野蛮的丧葬制度,最兴盛的时代是殷商时期,在商代贵族大墓中都会发现殉人,有资料记载的,就是在安阳殷墟工陵区内,当时的考古人员,在已发掘的十几座大墓中,发现被生殉、杀殉的多达五千余人。”

    这时候,虎子长叹一口气说道“哎,老子曾经还幻想着穿越到古代,能娶上十七八个媳妇呢,照这么看来,还是现代好,最起码有人道主义。”

    这时,王初一看了看虎子,说道“其实这种人殉的制度,由于太过残忍,自周朝起,就没有了,你要是穿越的朝代在周朝以后,应该问题不大。”

    虎子嘿嘿一笑,说道“其实,我想要穿越到宋朝,感觉那时候挺好的……”

    我们一路往前走,王初一和虎子两个人好像找到了共同话题,一直在聊穿越,我听着他们聊天,也感觉氛缓解了不少,很快走廊便走到了尽头,只见一扇木质的墓门出现在面前。

    虎子看了看之后,说道“哎呀,我操,还是第一次碰见木质的墓门,我说老白,是不是这墓主人太小看咱们这些倒斗的人了?竟然敢弄个木门?”说着虎子就要伸手去将这墓门推开,被我一把拉住。

    “别乱动,你看!”我指了指墓门的左侧位置,只见那上面赫然出现了一只血手印。

    虎子看到那血手印之后,也是惊出了一头冷汗,打起手电仔细照了照之后,说道“他娘的,血还很新鲜,肯定是鬼鼠老九那家伙留下的!”

    我看到这里,不由得一愣,心说难道鬼鼠老九受伤了?但是转念一想又感觉不对,我们一路走来并没有发现什么机关之类的危险,反倒是虎子和王初一两个人聊的风生水起。

    当我再次仔细看了看这门上的血手印的时候,忽然感觉不对,这血手印并不是鬼鼠老九!他虽然个子矮,但是手并不小,毕竟男人的骨骼要大一些,而这门上的血手印五指修长,整个手掌不大,而且显得十分纤细,看上去应该是个女人的!

    这时我忽然想到,之前在墓室里,鬼鼠老九无缘无故长出的那一支惨白的女人手,就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劲,难道说,这门上的血手印,是那只手留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