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三章 囚首
    这下我就更慌了,不停地扭动着上半身,想要从她那堆缠着我腿部的头发里挣脱出来。

    可这是我才发现,她这头发就像是水泥混凝土一般,死死的把我定在地上,无论我怎么挣扎,就是纹丝不动。

    这时候,虎子忽然举起火把就朝我冲了过来,只见他两只手各拿着一根火把,把那火把舞的飞快,就像是两个风火轮一般,快速的跑到了我的面前,然后将火把放在我腿上烤。

    只见那头发碰到火,就好像碰到了致命的东西一样,快速的退了回去,同时那女人嘴里就发出一种十分刺耳的嘶鸣声,声音很尖锐,听的人直起鸡皮疙瘩。

    这头发越退越快,几乎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就已经从我的腿上全部散去,这时候我试着活动了一下自己腿,发现自己两条腿硬邦邦的,就好像是冻上了一样,虽然可以小幅度的向前挪动,但却无法弯曲,膝盖位置已经没了知觉。

    “虎子,我的腿……没知觉了……不能打弯了。”我话音一落,虎子就一把将我扛起来,招呼王初一说道“初一,赶紧跑,这玩意肯定就在附近。”

    王初一举着火把,也不敢怠慢,快步就跑了过来,就在她快要到我们面前的时候,忽然见她身子一斜,整个人就朝着地面摔了下去,再然后只见王初一整个人就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拖着,身体贴着地面,就开始向后滑行,一边滑,王初一双手一边在地上乱抓,想要抓住什么东西,好让自己停下来。

    我抬头朝着前面一看,只见那白面女人斜着脑袋,头发正缠在王初一的脚腕上,将她向后拉去。

    这时虎子想也没想,拿起冲 锋 枪,朝着那女人的脑袋就是一枪,子弹瞬间穿过了那女人的脑门,在她脑门上留下了一个手指粗细的窟窿,紧接着那缠在王初一脚腕上的头发明显的停顿了一下。

    王初一反应极快,抽出军刀,就朝着缠在自己脚腕上的头发划去,直接就将那头发给划断了,这时我和虎子都清晰的看到,那些被划断的头发就好像是头发被火烧了一般,瞬间缩小,最后只剩下一个黑点。

    王初一挣脱了之后,向左边猛地一滚,就站起身来,掏出手枪,朝着那白面女人的脸上就是一阵点射,十几发子弹几乎在一瞬间打出去,几乎全都打在了那女人的脸上,枪法很准。

    这时,诡异的一幕再次出现,只见那女人脸上的弹孔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很快就恢复原状。

    王初一见状连忙转身就朝着我们的方向跑了过来,说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和虎子哪里见过这种东西,也不知道怎么对付,只能拿起火把站在原地,跟这白面散发的女人对峙起来。

    那女人似乎很怕我们手中的火把,始终跟我们保持着一段安全的的距离,那头发也不敢再靠过来,就这样,我们对峙了十几分钟,心里承受能力几乎到了极限。

    虎子开口说道“老白,这么下去不行啊,这他娘的要耗到什么时候,我估计这女人不用吃也不用喝,咱们可撑不住啊。”

    这时候我的膝盖开始逐渐的恢复了知觉,我活动了一下,感觉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于是就朝后看了看,想要找到一条退路,万一这白面的女人冲上来,也好在第一时间逃跑。

    这时候,王初一忽然说道“老白,这女人会不会是人们常说的囚首啊?”

    我和虎子一听,只感觉脊背发凉,这囚首可是个麻烦的东西,传说在古代最常见的刑罚,便是斩首示众,其中很大一部分女性囚犯,在行刑之前就已经被狱卒蹂 躏 糟 蹋了,拉到刑场上的时候,几乎精神都处于崩溃状态,严重的身心折磨,让这些女性囚犯心里充满了怨恨,当刽子手的屠刀将她们的脑袋砍下来的一瞬间,这些女囚犯或是因为惊恐又或是因为疼痛,崩溃的精神又会短暂的恢复,可惜这时,头已经被砍了下来。

    久而久之人们发现,这些女子的头被砍下来之后,脸上还会有表情,虽然大多都是惊恐状,但也有极少数会露出诡异的笑容,但凡碰见如此这般露出诡笑的人头,人们便会认为不详,就会有专门做法式的道士,找来一个陶泥坛子,将她们的头放进去,然后用一层黄纸将坛口封住,然后扔进水里。

    可时间一长,这坛子封口的黄纸便会被水给溶解,由于水流不断的在发生变化,坛子里的人头,便会滑出来,在水里长时间的浸泡,再加上这些女人的怨气全都聚在这颗头颅之内,便形成了一种恐怖的存在,被人称之为囚首,但凡有人敢靠近有囚首的水域,都会被溺死在水里。

    最近的一次记录,便是在江西的一条大河上,一只载着十几人的木船,在傍晚十分横渡河面,当船走到河中心的时候,穿上的人全部掉下船,无一例外的全被溺死在水中。

    后来他们的家人雇了捞尸人去打捞他们的尸体,在打捞的过程中,就捞出来一个长发女性人头,后来经过鉴定,这女性人头距离现在已经有几百年了,可看上去那人头就像是昨天才被仍在水里的一样,不但没有腐烂,而且人头上的头发好像还在不停的生长,打捞上来的时候,这女性人头的头发足有三十多米长了,看起来十分的恐怖。

    想到这里,我和虎子都有些害怕,这囚首可谓是万阴之首,怨气之王,头发长得越长,其威力就越大,而且怨气也越重,看我们眼前这个囚首,头发长度至少有一百米,也不知道她在这甬道之中到底呆了多久。

    王初一举着手电向前照去,只见那囚首飘在半空中,虽然没有了身子,但囚首所在的位置,就和一个人的身高差不多,仔细看去,应该是靠着下面的头发支撑,才能达到现在的这种高度。

    这时候虎子掏出一个玻璃瓶,我转眼看了一下,就知道那瓶子里装的是汽油,由于上次在云南廖王墓里吃了亏,这次虎子带了不少这样的汽 油 瓶,以备不时之需。

    这时候,只见他点燃了汽油瓶上的布条,甩手就朝着那囚首的位置砸了过去,瓶子摔在地上发出清脆的碎裂声,紧接着火苗一下就蹿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