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七章 柳暗花明
    王初一将现有的装备汇总到一起,除了佣兵队长留下的一部分装备之外,其余装备都给了我们。

    背着背囊,我、鬼鼠老九、虎子和王初一,我们四个人就开始朝着洞穴深处走去,这洞穴蜿蜒崎岖,十分的不平整,有时候地面显得很湿滑,走起来很困难。

    洞穴很深,我一边走,一边用手电照了照,整个洞穴倾斜向下,沿途高度约一米左右,周围长满了一种带有尖刺的植物,每隔一段路,洞穴内部的构造就会有明显的变化,时而狭窄,时而宽阔,大的地方想球场,洞高超过五十米,而且隐约还能看到洞定的裂缝中照射进来的阳光,狭窄的地方只能匍匐前行,一些十分危险的陡坡,只能靠绳子爬行,而且岔洞很多,整个洞穴就像是个迷宫,如果不是鬼鼠老九带着,根本分不清楚到进哪个洞,这一路走来,我们的速度十分缓慢。

    “哎,我说老白,这洞到底还有多深?我怎么感觉越来越冷?”

    我回头看了一眼,王初一跟在虎子后面,用手不停的在揉着胳膊,看样子也是感觉到气温明显的下降。

    “我也不知道,不过应该不会太深,毕竟这是一条天然洞穴。”

    就在这时,前面的鬼鼠老九忽然说道“不对!……不对!……”

    我们三个忽然听他说了这么一句,都是心头一惊,王初一连忙问道“怎么不对?”说完就紧张的看着四周,这洞穴十分的幽暗,我们只能靠着火把和手电来照明,如果真是有有什么怪物突然冲出来,在这种狭小的空间里,我们是很难应付的。

    这时,只听见鬼鼠老九咦了一声,说道“怎么会有河?”

    我连忙探着身子往前看,只见洞穴前方不远的地方,一条地下暗河缓缓的的流过,暗河左侧的河滩上,布满了乱石,而右侧的乱石则明显的有人为动过的痕迹,乱石被清理在两边,一条蜿蜒的小路就出现在那里。

    看到这,我也感觉十分纳闷,难道说还有人在这里生活?想到这,我就赶紧走过去看看,等我来到暗河旁边的时候,果然发现了许多脚印,我抬头看了看王初一,只见她蹲下身子用手电照了照,说道“这是现代人的脚印,你们看,脚印下面还有纹路,很像是牛筋底的运动鞋留下的。”

    看到这里,我们都不由得将目光聚集在鬼鼠老九身上,在我们刚进入洞穴的时候,鬼鼠老九就十分肯定,这墓穴就藏在这山洞底部,可现在看来,我们几乎已经到了山洞最底层的位置,不但没有发现墓穴的入口,还在这里找到了现代人的痕迹,如果不是还有一只倒斗的队伍,先我们一步到达了这里,那又怎么解释这里的脚印?

    可这次出发来死亡谷,消息可谓是十分的保密,除了我和虎子之外,就只有张五行和金老板知道,张五行自然是不会多说,而金老板也是个唯利是图的人,绝不会将这样保密的消息外传。

    这时,鬼鼠老九走到河滩对面,探着身子往前看了看,说道“难道说,我推测错了?墓穴不在这里?”

    虎子一听,就来气了,骂道“他娘的,进来的时候,你还在那跟我们几个吹牛,说你的罗盘如何如何厉害,不比七爷的差,操,闹了半天是个西贝货。”

    鬼鼠老九被虎子一通臭骂,脸上有些挂不住,刚要开口说话,就听见黑暗中传来一个声音“什么人!”

    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叫喊,差点没把我们几个的魂给吓没了,连忙打起手电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照去。

    只见一个身着老旧迷彩服的少年,手上提着一个铁桶,正站在离我们不远处的暗河滩上,看样子是要来提水。

    “你是什么人?”虎子眼睛一瞪就问道。

    那少年看了看我们,然后说了很长的一串名字,由于他的名字太长,我们谁也记不住,最后还是王初一开口说道“你叫努尔巴依是吗?听名字,很像是新疆人啊?”

    那少年点了点头,说道“我就是新疆人啊。”

    少年的话,让我们瞬间感到了疑惑,这昆仑山不是在青海吗?属于藏区,怎么会有新疆人?

    于是我忙问道“你是说,我们现在在新疆?”

    那少年点点头,说道“是啊,这外面就是我的家!”

    一番简单的谈话之后,我们四个人跟着这少年,从山洞的另一侧走了出去。

    出了山洞之后,忽然发现眼睛仍是一片水草茂盛的放牧地,旁边十几个圆形的大帐篷,就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

    跟着少年来到其中一顶帐篷内,少年的父母热情的招待我们坐下,说道“你们是来干什么的?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虎子挠了挠头,看了看我。

    我微微一笑,说道“我们是科考队的,这次跟其他组员走失了,又碰见了雷电气候,钻进了山洞,出来就碰上您儿子了。”

    那少年的父母点点头,笑着递过来几杯热茶,说道“哦,是整个样子啊,你们要去那里考察啊。”

    我和王初一对视一眼,说道“我们要去那棱格勒峡谷。”

    那少年的父母一听,脸色都变了,说道“不行,不行,那里太危险了,你们进去,出不来的。”

    听他们这么说,我和虎子都感觉纳闷,难道我们刚才进入的那个水草茂盛,狼群出没的地方,并不是死亡谷?

    于是就敢忙问道“那棱格勒峡谷,大概在什么方位?我们距离那里还有多远?”

    那少年的父母害怕我们进入那死亡谷,不停的劝说让我们回去,见我们丝毫不为所动,就开始介绍起死亡谷的恐怖,想要让我们知难而退。

    在帐篷里,我们几乎跟这少年的父母聊了整整一下午,眼看着太阳已经落山了,这才站起身。

    那少年的父母说道“这里晚上不安全,经常有野狼出没,你们还是不要赶夜路了,等到明天天一亮,再出发,这里还一顶空帐篷,一会让库扎尔给你们支起来。”

    我们四个连声道谢,最后离开了少年父母所在的帐篷。

    库扎尔将帐篷支好以后,我们就走了进去,这时虎子的脸色十分的难看,骂道“他娘的,闹了半天,咱们还没有到!这衰人也太不靠谱了!”说着,就指了指鬼鼠老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