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章 五行封爱
    就在这时,不等红玉开口说话,只听见后面不远处,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因为她就快要死了,而且会死的很难看,不想让你见到她死时候的样子。”

    “谁!?”张五行怒道。

    只见那花苗女人的身影缓缓的走了出来,看了看张五行,又看了看红玉说道“我们这一族的规矩,放走外人,必须有一个族人用命做担保,而且还要受万虫噬骨的痛苦。”

    张五行呆愣了一下,一把拉住红玉的手,问道“她说的是真的?”

    红玉笑了笑,没有说话。

    这时候那花苗女人看了看红玉,说道“算着时间,应该已经发作了吧,现在你一定特别疼吧,刚才你吃下的痋虫卵,现在应该开始啃噬骨头了吧。”说完,又看了看张五行,说道“你还是快走吧,红玉现在忍着剧痛,就是不想让你看她痛苦的样子,一会他就会被痋虫破体,会很难看的。”

    张五行整个人现在已经呆住了,看他脸上的表情,似乎在抗拒这个残忍的现实。

    红玉身体微微颤抖,推了推张五行,说道“快上去吧,出去只有,就不要再回来了。”话音刚落,我仔细一看,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一只乳白的痋虫,竟然从红玉的左眼底爬了出来,紧接着红玉整个左眼全部凹陷进去,只剩下一个空洞的眼窝,看起来十分的恐怖,很难想象,现在的红玉在忍受什么样的痛苦,可就算是这样,红玉脸上却依旧挂着笑容。

    眼泪,风声,沉默,张五行哭了,流着眼泪,一把抱住红玉,可就在抱住红玉的一瞬间,我看见,红玉左臂上的肌肉已经开始萎缩了。

    此时的红玉小声的说道“傻瓜,快走吧,别忘了你说的话,生死相隔,永世不忘。我没时间了……”红玉的话没说完,张五行已经吻住了红玉的唇,丝毫不在意正在从红玉鼻腔里爬出的痋虫。

    就这么深情的一吻,红玉的生命也到了尽头,彻底在张五行的怀里失去了温度。

    一吻过后,原本漂亮美丽的红玉,就在张五行的怀里,变成了一具干尸。

    一吻过后,原本被叫做情圣的张五行,再也没了爱任何人的能力,看着怀里的红玉,痴痴的说道“乖,我带你出去。”

    张五行抱起红玉的尸体,转身朝着暗道出口方向走去。

    那花苗女人一个健步就冲了过来,喊道“走可以,尸体留下,我们族人的尸体,我们自己安葬!”

    看到这花苗女人冲过来,我和虎子一把就抽出刀,冲了过去。

    我手握苗刀,已经架在了那花苗女人的脖子上,说道“别逼我杀人!”

    那女人似乎被我的气势吓到了,站在原地不敢动,虎子的军刀此时也架在了她的脖子上,说道“我兄弟说,要带他女人走,你想拦,就问问我手里的刀。”

    花苗女人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只能目送张五行离开。

    等到张五行离开之后,我便收了苗刀,招呼虎子,也朝着暗道的出口走去,走出暗道之后,很快便看到了一条隐蔽的土路,我们沿着土路走了十几里之后,终于回到了最初碰见张五行的那个苗寨。

    此时再回到这里,已经没有之前的心情,看着空旷的房子,却已经物是人非。

    天色渐晚,张五行在院子里升起了一堆很大的篝火,将红玉干瘪的尸体,放在篝火边,一边喝着酒,一边跟红玉的尸体说着话。

    我和虎子只能远远的看着,谁也没有过去打扰他们,这种情形,任何安慰的话,都是多余的,其中滋味,只能张五行自己一个人去消化。

    张五行喝了整整一坛子酒之后,晃晃悠悠的站起身子,一个人竟然围着篝火开始唱起了歌,只是歌声我和虎子都听不懂,不知道是哪里的语言,大概唱了半个钟头,张五行回身走到屋里,拉出来一个长方形的铁盒子,将红玉的尸体放了进去,然后又将这铁盒子扔进火堆里烧,一边烧,一边继续唱着那种听不懂的歌,曲调十分的悲凉。

    等到张五行将铁盒子抽出来的时候,红玉已经被烧成灰了,张五行将红玉的骨灰小心的收集起来,独自走进木屋,然后将门重重的关上。

    虎子层试图敲过门,却没有任何的反应。

    就这样,一连三天,张五行在木屋里不吃不喝,没有走出来一步。

    我和虎子十分担心,张五行刚从古墓里出来,本来就受伤很重,再加上最爱的妻子死在自己的怀中,这样的双重打击之下,难保不会做出什么傻事来。

    我实在忍不住了,就冲到那木屋门前,刚想要将屋门踹开,只听见吱呀一声,门竟然自己开了。

    虎子听见门响,也敢忙站起了身子,这时我们两个都大吃一惊,门后面站着的正是张五行,只见他此时手握着门把手,面带微笑的看着我们,说道“这几天,害兄弟们担心了,我没事,放心吧,红玉跟我在一起呢。”说着,指了指自己脖子里的吊坠。

    我和虎子定睛一看,只见张五行脖子里挂着一个灰白色的吊坠,上面的图案赫然就是一张女人的脸,那脸不是别人,正是红玉,而且脸上的表情十分的逼真,就像是活得一般。

    看到这,我不禁想起七爷古籍上记载过的,封魂葬,和尸骨牌的说法,这是一种极为古老的墓葬习俗,没想到张五行竟然用在了红玉的身上。

    不过现在更让我们惊讶的却是张五行本人,只见他一头长发此时已经全白,虽然依旧挽着高高的道士发髻,可看得出,他比前几天老了起码十岁。

    这时候,张五行笑了笑说道“人嘛,哪个没哟生老病死,我已经想开了,不碍事了,兄弟们,咱们回去吧,到七爷的古董店看看,我还没去过呢。”

    我和虎子,都盯着张五行看了看,见他的神情好像已经从悲伤中走了出来,不过那满头的白发,和瞬间苍老了不少的面容,却时刻提醒着我们,他经历了一场跨越生死的爱恋。

    最后,我们还是收拾好了行囊,离开了苗寨,走之前,张五行放了一把火,将苗寨的古屋一把火全烧了,说这辈子不会再回来了,这里的回忆,就留在这里,不管自己走到哪,红谷都会陪着自己。

    回到七爷的古董店之后,我和虎子就发现了一个小细节,张五行每当要思考的时候,就会下意识的去摸一摸脖子上的吊坠,就好像这吊坠已经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