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八章 五花大绑
    虎子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这是人家的家事,咱们就别掺和了,坐在这里看热闹吧。”

    只见张五行缓缓的站起身子,说道“我知道你的身份,当然就知道你会来。”

    那花苗女人一下抽出刀,架在张五行的脖子上,皱着眉问道“你都知道什么?”

    张五行微微一笑,看了看那花苗女人身后的寡妇,现在那寡妇一脸的紧张,看样子十分担心张五行。

    这时张五行微微张口说道“其实我早就知道,你们是花苗古族的后裔,她也不是什么彝族的寡妇,而是你们族里安排在苗寨的眼线。”说着,张五行指了指那寡妇。

    那花苗女人回头看了看那寡妇,又对张五行说道“你知道的还不真不少,看来是早就有准备了。”

    张五行笑了笑说道“你们是古苗遗民,也是爨氏后裔,世代生活在云南,就是为了守卫这鬼哭谷里的墓吧。”

    那花苗女人的刀,依旧架在张五行脖子上,目不转睛的盯着他,问道“既然知道,当初为什么不听我的劝告,还要进来?”

    张五行耸了耸肩膀,说道“既然你们知道我要进来,为什么在进墓之前不阻止?”

    那花苗女人被张五行这么一问,有些语塞,一时间竟回答不上来。

    张五行冷笑一声,说道“如果我猜的不错,你们守护的,并不是廖王墓,也就是说,这鬼哭谷里还有一座比廖王墓更大的墓穴,那个,才是你们真正守护的地方,其实我们进来的时候,我就感觉有人在一路尾随,只不过你们隐匿的很好,我找了几次都没有找到,不过我找不到,不代表别人找不到,七爷早就发现了你们。”

    那花苗女人脸上表情变得十分的愤怒,手上的刀猛地又进了几分,一下划破了张五行的皮肤,血就从刀锋处流了出来。

    那女寡妇紧张的喊了一声“不要。”

    这时候张五行温热的看了那女寡妇一眼,说道“阿红,不要紧,她不会杀我的,他要杀的是七爷。”

    听张五行说到这里,我和虎子都懵了,要杀七爷?为什么?而且既然七爷早就发现他们在尾随,为什么没有提前告诉我们?现在七爷又去了哪里?一连串的问题,就像是炸弹一样,轰炸着我的脑神经。

    这时候那花苗女人冷冷的看了张五行一眼,说道“都是你们干的好事!”

    张五行摇了摇头,说道“不不不,我之前也劝过七爷,不要去动那墓,可是他不听,要怪,就只能怪你们自己。”

    花苗女人先是一愣,然后瞳孔一聚,看着张五行说道“你是说……”

    张五行笑了笑说道“不错,七爷本来是找不到那墓穴的入口,你们被反跟踪了,是你们带着七爷找到了墓穴的真正入口,而我只对那廖王墓感兴趣,不想,也不敢,更没能力去开那滇国公的墓。”

    听到这,我和虎子都回过神来,原来七爷在翡翠墓室里打的那条墓道,是去了滇国公的墓了,这鬼哭谷里还藏着一个更大的墓穴!

    这时候,张五行看了看那花苗女人接着说道“既然你们出现在这里,看样子七爷已经成功的进入了滇国公的墓了,他去盗廖王墓,其实就是个幌子。”

    这时,只见那花苗女人诡异的笑了笑,说道“进去也好,滇国公的墓,可不是你想进就进,想出就出的。”

    张五行点了点头“这话不错,所以我不敢去,也不想去,七爷怕他们两个跟过去,还特意让我照顾他们,没想到反而是被他们照顾了。”

    花苗女人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说道“传闻,黑鸦老七,心思缜密,算无遗策,而且身手奇高,如果这次他能活着出来,我倒是想会会他,不过恐怕他没这个机会了。”说着,冲着身后人摆摆手,说道“把他们三个,绑回去。”

    话音一落,只见那花苗女人身后十几个壮汉,就朝着我们走了过来。

    虎子一把翻出军刀,就握在了手里,面露凶光,喊道“他娘的,虎爷爷再次,我看谁敢绑我们。”

    就在这时,一个大汉反手摸出一把黑漆漆的手枪,枪口直接顶在了虎子脑门上。

    虎子看见这架势,一下就蔫了,忙将手里的军刀扔掉,刚才凶狠的表情一下消失,换上微笑的脸孔,说道“哎哎,都是自家兄弟,有话好好说嘛,哎…哎,兄弟,轻点,轻点……,我胳膊有伤……”

    就这样,我们三个被五花大绑,一路被带到了一个苗寨之内,被关在一个木屋里,虎子哼哼唧唧的骂道“哎,我说张老道,这他娘的是你的家事,怎么还把老子扯进来了,你倒是赶紧想想办法啊,这都被绑了一天一夜了。”

    张五行叹了口气,说道“都怪七爷,我当初就告诉他不要去动那滇国公的墓,他不听,要不是他这次闯进滇国公的墓,这些守墓的爨氏后裔,也不会绑咱们。”

    就在这时,只听见木屋的门,吱呀一声响起,一个端着盘子的大汉走了进来,将盘子放在地上,转身就要离开。

    虎子大喊道“哎…哎,我说兄弟,别走啊,你这送饭的怎么这样,放在地上,我们怎么吃啊?帮忙吧绳子解开啊。”那大汉转头看了看我们,说道“吵什么,过了明天,你们只能去地下吃了。”说完砰的一声,将木门重重的关上,就离开了。

    我们三个看着地上的饭菜,肚子饿的咕咕直叫,无奈手脚都被绑在柱子上,只能看着,却吃不上。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木屋里的光线也越来越暗,等到天彻底的黑下来,只听见木屋的门又是吱呀一声被推开,一个苗条的身影就闪了进来,走到我们身边之后,我这才看清,原来是那个叫阿红的寡妇。

    她来到张五行身边,满脸泪花的看着他,问道“张五行我问你,你至始至终,是不是都在利用我?”

    张五行面无表情的,说道“你从一开始就知道我是谁,不也是在利用我吗?”

    那女人咬了咬嘴唇,可能是咬的力道太大,嘴唇已经被咬出了血,可她仍是一句话也没有说,就这么盯着张五行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