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六章 密林鬼楼
    虎子一听张五行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哪里还有心思休息,二话不说,扛起张老道就往前走。

    我收拾起地上的水壶,提起苗刀也连忙跟上。

    可这里的灌木丛很茂密,视野受阻,而且指北针也失灵了,根本无法分别方向,更别说具体位置了,现在我们就连自己在哪都不知道。

    我抱着侥幸的心里掏出手机看了看,结果跟我预想的一样,这里一点信号也没有,我们几乎就是闯进了一个跟外界文明社会完全阻隔的地方,就好像在外星球一样。

    就这么在密林里一路朝前走着,虽然分不清楚方向,但只要朝着一个方向走,肯定能走出去,只是在这之前,我们必须得找一个安全的地方,最好能找到一块巨石做掩护,或者一块空旷的地面。

    就在这时,虎子忽然说道“老白,你看前面,有块空地!咱们赶紧过去!”话音一落,虎子就要往前走,等我看清楚了那块空地的模样,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一把就拉住虎子的胳膊,说道“他娘的,那是块沼泽!”

    虎子忙停住脚步,问道“你咋知道?”

    我指了指那沼泽边缘的地方,说道:“在部队的求生训练你都白学了,那块地面上没有任何大型植物,灌木丛到这里就没了,而且那泥土上长了不少的苔藓,肯定是湿度很大,这样的密林里,不可能会无缘无故的出现这么一大块空地,如果我推测的不错,这只是一层薄薄的土层,这土层下面就是泥沼,你要是这一脚踩下去,肯定要陷进去!”

    虎子听完我的话,仔细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说道“他娘的,这张五行估计要撑不住了,咱们得抓紧时间。”

    我大概算了算这沼泽的面积,想要绕过去,就只能往旁边走,于是就朝着左边的灌木丛砍了两刀,劈出一条路来,引着虎子朝前走,走了几百米之后,又朝着右侧行进,折了个v字形的路线,盘算着应该是越过了那沼泽,于是就爬上树去看。

    这一看不打紧,我似乎看见五六百米之外的地方,有一个庞然大物正在抖动着身体,由于我爬的并不高,视野不算特别的开阔,只能看个大概,又害怕万一这巨兽朝着我们这边过来,那可就危险了,就不敢再往上爬,敢忙从树上下来,招呼虎子,就朝着那巨兽的反方向走。

    这一路,我们走的要比刚才快了很多,脚下基本就没停,逐渐的灌木丛也开始变得稀疏起来,一直走到太阳快要落山,这才走出灌木丛,来到地势比较平坦的一块地方。

    “老白,我不行了,我得休息一下。”虎子累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

    我看周围环境还算安全,刚想要坐下来休息,就听见隐隐约约传来细微的哭泣声,这声音十分的熟悉,就跟在廖王墓里听见的一模一样,不禁听得我一阵头皮发麻。

    虎子也是一脸的紧张,问道“他娘的,咱们不会还在廖王墓里吧?现在该不会都是幻觉吧?”

    我连忙摆摆手,说道“绝不会是幻觉,我估计咱们还没有出廖王墓的覆盖范围,这里还是危险地带,咱们还是再往前走走。”说着,我就要起身往前走。

    就在这时,张五行似乎醒了过来,用极其微弱的声音说道“水…”

    我和虎子听见张五行说话了,心里都是一喜,证明这家伙的生命力还是很顽强的,至少还知道要水喝,换做是别人,早就昏死过去了。

    给张五行喝了水之后,我们不敢多留一刻,背着张五行继续往前走,大概走了不过四五里的山路,天就已经完全的黑了下来,只能打起手电往前走,这一下速度就降低了很多,而且这一路上走过来,越是往前,那种哭泣的声音就越清楚,直到现在,那声音已经仿佛就在我耳朵边上了。

    虎子弯下身子,仔细的往前看了看,说道“老白,我怎么看前面就光?”

    我定睛看去,果然在虎子手电光源的尽头,出现了一片昏黄的灯光,看到这,我不由得心里一喜,有光就证明有人。可等我再看过去,才发现,这光不过是山里的溪水折射出来的,并不是有人居住,心里的那股子高兴劲,一下就没了“是溪水。”

    虎子看了看,然后摇了摇头,说道“不对,不对,我怎么看着还有房子?”

    “房子个屁,这深山老林里哪有……”我一边骂着虎子,一边转身去看,话说了一半,就被卡在了喉咙里,就在虎子手电照射的小溪不远处,果然有一栋建筑,露出了飞檐挑角的瓦片,看样子是座旧式钟楼,看那钟楼的顶端,房檐之内悬挂着一口大钟,就像是少林寺里集合僧人用的撞钟一样,只不过那型号看起来要大一些。

    看到这,虎子有些按耐不住了,连忙说道“老白,咱们赶紧过去看看,说不定这就是个村子,到了那里,张五行肯定有救。”

    虎子话音一落,根本不顾上我,背着张五行就朝着那方向走去,我虽然心里十分的纳闷,但也没太在意,心里只想着赶紧过去,看看有没有什么人家能够收留我们,好让张五行休息休息,养养伤。

    随着我们距离那村子越来越近,耳边的哭泣声就越来越大,我心里不由得紧张起来,在越过那小溪之后,忽然在前面不远处,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那人影背对着我们,蹲在地上,很像是在采集什么东西。

    虎子用手电往前照了照,喊道“喂,老乡,我们三个不小心迷路了,能不……”虎子的话说了一般,就卡在了喉咙里,只见那个被虎子叫住的人影缓缓的转过身来,脸上的五官十分的扭曲,鼻子的部分甚至已经露出的森森的白骨,左侧的脸颊已经没肉了,一排白花花的牙齿就露在外面,朝着我们一笑,看上去别提有多恐怖了,这时那人影似乎还在朝着我们招手,示意我们过去。

    看到这般情形,我和虎子吓得魂都没了,哪里还敢过去,连忙就往后退,一直退到那溪水后面,这才停下脚步。

    虎子打起手电朝着刚才的方向照去,发现那人影并没有追过来,这才缓了一口气,说道“老白,刚才那人,你看清楚了吗?”

    我点了点头,抬头往上看了看,发现那钟楼依然耸立在森林之中,看上去十分的清晰,只是刚才那一幕着实太过诡异,我们两个都不敢再往前半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