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五章 无形巨兽
    我忙抬头向前看,果然就在不远处,有一片河滩的颜色呈现出一种诡异的暗红色,有经验的人一眼便能推断出,那就是血液渗入进沙土之后的颜色,看到这里,我不由得就紧张起来。

    心想眼看着就要走出这暗河了,别再碰上什么要命的东西了,我一边在心里默念阿弥陀佛,一边小心的往前走,走进这片暗红色的河滩之后,我弯下身子,抓起一把沙土在鼻子边闻了闻,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就钻进了鼻腔,这血还很新鲜,最多不会超过两个钟头。

    “快看,那边,好像是个黑瞎子!”虎子紧张的说道。

    我连忙举起手电,就朝着虎子说的方向照去,发现果然是一只趴倒在地上的大黑熊,这头成年的黑熊体型很大,此时背对着我们,没有任何的动作,我和虎子不敢大意,要知道,在这种密林之内,这黑瞎子就是土皇帝,基本上没有什么天敌,现在我们在这碰见一头黑瞎子,那可真是要了亲命了。

    虎子伸手往后腰摸了摸,想要去摸军刀,可摸了半天什么也没摸着,就骂了一句“操,老白,我的军刀在地宫里被你砍断了!”话音刚落,张五行就抖了抖身子,将自己的军刀递给虎子,说道“小心点,这黑瞎子可不是吃素的。”

    虎子手上握着刀,将张五行交给我,自己一个人朝着那黑熊偷偷的摸了上去,看样子是要先下手为强,趁着这黑瞎子还在睡觉,从背后给它一刀,如果能够刺中要害,这黑瞎子的战斗力肯定要下降不少,到时候我再上去补刀。

    这种战术,在部队的时候,没少用,我将张五行放在一边的河滩上,让他背靠着岩壁,好遮挡住身体,然后就压着虎子的脚步,也悄悄的摸了上去。

    虎子没有转身,冲我使了个小心的手势,然后横着脚,每一步都走的很小心,等到了黑瞎子背后的一瞬间,虎子一跃而起,军刀毫不留情的就朝着那黑瞎子的脖子里刺了过去,这一刀虎子可是用出了全部的力道,这三十公分长的军刀,整个刀身全都插入了黑瞎子的脖子里,就算是它再强壮,这一刀也能让它瞬间丧失一大半战斗力。

    我见虎子一击得手,马上一个健步冲过去,抽出苗刀,猛地就朝着那黑瞎子的后背捅了过去,现在这种时候,不是它死,就是我们亡,我也没有丝毫的留手,几乎将苗刀的刀身整个的刺入这黑瞎子的后背,心想着,这下应该问题不大了,就算是它还能反抗,那也不过是强弩之末,不足为惧。

    就在这时,我忽然感觉不对,这黑瞎子怎么会没有任何的反应?按道理说,虎子那一刀下去,这黑瞎子肯定要有所动作的,我这一刀不可能这么轻松的就刺中它的后背啊?

    我连忙将苗刀抽出来,仔细看了看这黑瞎子,确定它没有任何的动作之后,就绕到它的正面。

    可到了这黑瞎子正面一看,我不由得感觉背后一紧,一股凉气从脚底板直接窜到了脊梁骨,这黑瞎子竟然是个死的,而且胸口,腹部,已经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给剖开了,里面内脏已经被挖空了,血流的也差不多了,看样子那河滩上的血,就是这家伙流出来的。

    我蹲下身子,仔细看了看这黑瞎子的伤口,就发现这黑瞎子脖子上有一排血窟窿,每一个相距不过一公分,都有小孩子手臂这么大,至于有多少个,我也没敢细查,一把拉住虎子,就朝着张五行的位置跑,一边跑一边说道“赶紧走,这地方不安全,那黑瞎子的致命伤在脖子上,很像是什么巨兽的牙齿,而且是一击致命!这黑瞎子根本就来不及反抗,直接被咬死了!”

    虎子听我这么一说,也是浑身一颤,脚下的步子不由得就加快了许多,来到张五行面前,一把将他扛起来,就朝着河滩口跑。

    虎子扛着张五行往外跑,我跟在他身后小心提防,几百米的距离,我们健步如飞,很快就冲到了河滩口。

    只见这里满眼的墨绿色,植被非常的茂密,参天的古树成群,低矮的灌木丛也分布的很密集,根本没有能下脚走路的地方。

    “老白,去前面开路,快!”虎子一看这情况,就急眼了,连忙招呼我走前面。

    我提起苗刀,两三步就冲到虎子面前,用苗刀将周围低矮的灌木丛砍开,为虎子开路。

    我们就这么一直朝前走,一边走,我一边仔细观察周围的植物,只见这里的植物十分的完整,并没有被什么动物踩踏过的痕迹,当即心里就缓了一口气,看样子,我们这是走对了。

    虎子一直扛着张五行,一连走了两三个小时之后,实在累得不行了,坐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说道“我说老白,这能一口把黑瞎子给咬死的东西,到底得有多大?”

    我仔细回忆了一下那黑瞎子脖子上的血窟窿,初步的估计一下,咬死黑瞎子的巨兽,最少得有三层楼那么高,得出这个结论之后,我也吓得不轻。

    虎子听我说完,瞪大了眼睛,问道“什么?他娘的有三层楼那么高?这他娘的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我摆摆手,说道“赶紧休息,咱们不能停留太久,距离那河滩越远越好,这深山老林之内,根本就没有人进来过,有什么奇怪的巨兽都不稀奇,这世界上没有被发现的物种多了去了。”

    虎子也点点头,掏出水壶大口喝了几口,然后将水壶递给张五行。

    张五行想要伸手接过水壶,和刚把水壶拿到手里,还没等着喝,水壶就哐啷一下,摔落在地上。

    我和虎子都是一惊,忙转头看他,只见张五行两眼一闭,径直的昏倒过去,水壶里的水也全洒在了身上。

    “张老道?”虎子叫了一声,忙过去查看,说道“他娘的,老白,张老道好像发烧了,而且烧的还很厉害,你那有没有退烧药!”

    我皱了皱眉头,在这深山老林里面,受伤不可怕,最怕的就是伤口感染和瘟疫高烧,碰到这两样,一般很难活着从林子里走出去。

    我从背包里翻出两片退烧药,喂张五行喝下,然后摸了摸他的脑门“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咱们得赶紧找个安全的地方,让张老道休息休息,如果一直这么扛着他跑下去,出不了这林子,张老道就得断了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