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四章 河滩
    可还没等我将这熏炉收起来,就听见墓室里传来一声清脆的咔嚓声,好像是什么东西裂开了。

    我忙将熏炉揣入怀里,举起手电照了照这翡翠棺,看了半天,发现这翡翠棺上并无异常。

    就在这时,忽然轰隆一声巨响,在我们身后不远的地方响起,我连忙转身,用手电这么一照,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那支撑墓室的翡翠玉柱,竟然有一根轰然倒下。

    我忙举起手电,向其他几根照去,发现其余的翡翠玉柱上面或多或少的都出现了裂隙,而且还有逐渐加大的趋势。

    于是忙喊道“虎子,你去背张老道,这墓室估计要塌了!”

    虎子见势不妙,一把就扛起张五行,朝着七爷之前打的那个盗洞跑去,一边跑一边喊“老白,快来,七爷这盗洞肯定能出去。”

    等到到了那盗洞面前,才想起来,七爷这盗洞打的十分狭窄,只能容纳一个人勉强通过,我跟虎子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可现在的张五行已经丧失了移动能力,别说让他爬盗洞,就连走路都是问题。

    虎子本想用登山绳将张五行固定在背上,一路背着他进盗洞,试了几次之后,发现根本就进不去,这盗洞实在太窄了。

    这时候张五行苦笑一声,说道“你们别管我,赶紧走。”

    虎子一听就急眼了,骂道“他娘的,你这是在骂我!老子绝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兄弟,之前有个兄弟为了救我,留在的墓里,从那时候起,老子就发誓,决不在墓里扔下任何一个兄弟,要死大家一起死,要活大家一起活。”

    我了解虎子的为人,这话他说得出,肯定就做得到,于是也不再去打那盗洞的注意,只能另寻他法。

    就在这时,张五行指了指地面,说道“刚才下面不是有一具现代男孩的尸体吗?证明下面有暗河,砸开,咱们游出去。”

    我看来看这翡翠里面,也不是没想过从暗河里游出去,只是这暗河的水位很高,下面根本没有呼吸换气的空间,我们又没有潜水的设备,这要是下去,很可能就会被淹死。

    就在这时,墓室发生剧烈的震动,又是一根翡翠玉柱倒了下来,朝着我们的方向就咋了下来。

    虎子反应很快,虽然背着张五行,但仍旧安全的闪开了翡翠玉柱砸下的范围,冲我说道“老白,没时间了,只能试试了!”

    说着,虎子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块地面,我顺势看去,只见那块地面已经被倒塌的翡翠玉珠砸出了一个大坑,里面的水正在不停地向上涌,估计要不了多久,这里就会被这地下暗河的水给灌满,看这般模样,这地下暗河的水位,要远远高出这墓室很多,这更加印证了我的推测,地下暗河没有可以呼吸的空间。

    可就在这时,还没等我提醒虎子,他就背着张五行一头扎进了那大坑之内,开始朝着前面游去。

    我叹了口气,没有办法,只能也钻了进去。

    我刚进入暗河,就感觉不对,这暗河的水并不是冰凉刺骨,反而是带着温度,身体接触到之后,还感觉微微发烫。

    我憋着气,在虎子后面游着,心里十分的紧张,我憋气的时间要比虎子差很多,眼看着半分钟过去了,如果再找不到换气的空间,我就要溺死在这水里了。

    我一边往前游,一边尽量的让脸部朝上贴,想要找到一个可以换气的地方。

    可惜这里的水位太高,整个空间几乎全部被灌满,我尝试了两三次,都没有找到能够换气的地方,最后实在憋不住了,猛地一张嘴,那暗河里的水就全涌入我的口腔之内,我被这河水一呛,感觉脑袋一懵,就失去了意识。

    等到我再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一个幽闭的河岸旁,虎子正帮我做着胸部按压,见我醒过来,虎子大笑,说道“醒了,老白醒了,张老道,你这法子还真管用。”说着,虎子伸手在眼角抹了抹,将我扶起来。

    我一连往外呛了几口水之后,看了看虎子,问道“虎子,你刚才是不是在哭?”

    虎子一瞪眼,骂道“他娘的,老子才不会哭。”

    这时候,张五行已经将篝火升起来,看了看我,说道“他刚才哭的那叫一个惨,还以为你死了。”

    虎子被张五行揭穿老底,脸上有些挂不住,尴尬的说道“那我兄弟死了,我还不能哭两声了?”

    张五行一边往篝火里加着木头,一边敷衍道“能能能,咱们虎爷干什么都行。”

    我看了看虎子,站起身来,问道“怎么出来的?我记得在暗河里,我已经昏过去了。”

    虎子连忙说道“可不是嘛,我背着张老道在前面游,回头看你的时候,发现你已经昏了,就过去拉你,其实咱们距离这河滩已经不远了,再往前游个十来米就到了,你丫水性太差,没撑到地方,以后再去倒斗,一定得给你配个潜水器。”

    我来到篝火旁,暖了暖身子,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张五行摇了摇头说道“地下暗流的河滩,看样子距离地面应该还有一段距离。”说完,他指了指身后的墙壁。

    我定睛一看,只见那墙壁上长出很多树根,不过都十分的细,最粗的也不过像小拇指一般。

    这云南的原始森林,古树繁茂巨大,根系自然十分发达,在这里看见的只不过是树根的末端,根据这树根推测,现在这个位置,距离地面,至少有十米。

    在篝火旁坐了大概十几分钟,我站起身子看了看,正所谓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我和虎子一人一边搀着张五行,逆着水流,就向上走。

    一边走,虎子一边小声的嘀咕。

    我听得就像是耳边有苍蝇一般,就骂道“你他娘的嘀咕什么呢?”

    虎子看了看我,说道“老白,你说这里会不会有蛇,蝙蝠,之类的东西?”

    我看了虎子一眼,骂道“我呸,闭上你那乌鸦嘴,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我们一路往前走,大概走了半个小时的功夫,忽然发现前面有亮光,大家都是心头一喜,心想总算是看见光了,估计前面就是出口,正打算加快脚步,只听见张五行微弱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有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