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三章 鎏金熏炉
    虎子连忙捡起手电,对着翡翠地板照着说道“小孩……我看见这下面有个小孩!”

    我心里一惊,连忙举起手电向下照去,这才发现,透过那翡翠的地面向下看去,果然下面有一具小孩的尸体,仔细观察之后,我猛然间发现,这下面竟然是一条暗河!这小孩应该是现代人,不知什么时候被溺死在水里,顺着地下暗流刚好漂到这里来了,看他的样子现在已经出现巨人观的现象了。

    我站起身子,用手电照了照周围的环境,这才缓了一口气,说道“没事了,准备开棺吧。”

    虎子有些不理解,问道“那这小孩怎么办?”

    我用手电在四周照了照说道“那是一种影像,由于水流的光学折射作用,再加上这地宫玉石的特殊环境,形成了一种类似全息投影一般的效果,没事的。”

    说着,我和虎子就来到了这翡翠棺旁边,低头看了看那扇形的凹槽,我从怀里掏出那玉片,仔细比对了一下,大小刚合适。

    虎子看了看我,点点头说道“放进去试试?”

    我双手将玉片小心的托起来,然后轻轻地放进那凹槽之内,就在玉片整块放进去的一瞬间,就听见啪的一声脆响,这凹槽里好像是有吸力一般,将这玉片吸了进去。

    紧接着,整个翡翠棺就发出咔咔的声音,我抬起头看了看,果然是这翡翠棺材的封盖正在一寸一寸的向后开启,不到五分钟的时间,这封盖就被完全打开了。

    我探着身子向里一看,发现一具完整的男尸正躺在这棺材之内,男尸脸上的表情十分安详,并不像之前推测的那般凶恶。

    虎子见棺材封盖打开,就连忙伸手去棺材里面翻东西,被我一把拉住,说道“小心点,看见那方盒子没有?里面是火油,先把它给取出来。”

    虎子点点头,绕到距离方盒子最近的一边,两只手向下摸,最后托起那方盒子,小心翼翼的将它拿出来,放在一边。

    然后指了指棺材内部左侧的一个玉质的支杆,说道“老白,这个是不是也要弄出去?”

    我怕虎子莽撞,连忙制止,说道“别动那个支杆,那是连接火石的,你一动这棺材里镶嵌的火石变会碰撞打火,虽然火油拿出去了,可这棺材里面的东西也都是见火即着。”

    虎子谨慎的点点头,开始身手向下摸,半天之后,只见他两根手指夹着一块玉佩,对我说道“老白,这玉佩怎么样?”

    我抬眼看了看,虎子手里的玉佩也可以算得上是珍品了,拿出去肯定会值不少钱,不过这棺椁里面的另外两件东西却更加吸引我的注意。

    一件是放在这尸体胸口左侧的鎏金走龙,这鎏金走龙形态悠然自得,大约一根食指长短,看上去十分的精致。

    虎子见我看的出神,忙伸手将那鎏金走龙拿了出来,对我说道“这不就是个金疙瘩嘛,有什么好看的,俗话说得好,黄金有价玉无价,我还是觉着这玉佩好。”

    我从虎子手里接过那鎏金走龙看了看,觉得非常喜欢,就揣进怀里。

    这时候虎子又要身手去摸那尸体上的冥器,只听见身后传来的张五行的声音“不要多拿,每人只能拿一件,拿完赶紧走。”

    虎子听完就急眼了,说道“哎,我说张老道,老子好心救你,这到了关键时候,你他娘的什么意思啊?挡老子财路是不是?”

    我见张五行面色十分的严肃,根本不是在说笑,于是连忙过去将他搀起来,问道“怎么了?”

    张五行阴沉着脸说道“这盗墓,本来就是损阴德的事情,虎子你要是想多拿几件,我不拦着,不过你可要想好了,多拿两件没关系,你以后可是要走一辈子霉运的。”

    虎子听完一撇嘴,虽然表示抗议,但手上的动作倒是挺了下来,刚摸到的一个鎏金酒樽掂在手里,拿也不是,放也不是,很尴尬的杵在那里。

    张五行接着说道“你要是在这里多拿了几件,以后就不要再干盗墓的行当了,人走了霉运,即使是你手里的冥器卖了钱,那钱也不见得就是你的。”

    虎子听完,也点了点头,他在七爷的古籍上见过这样的说法,说是一个盗墓贼,下了墓之后,不停老一辈的劝说,贪心驱使之下,几乎将棺材里所有的冥器全都带了出来,几乎一夜之间变成了大富豪,可好景不长,没过多久就重病缠身,紧接着警察也查到了他,最后一分钱没有拿到不说,还重病而死,像这样的例子实在太多了,举不胜举。

    这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倒斗界便有开棺只取一件的规矩,一来是怕损阴德,走霉运,二来是要留福给后人,如果这一代人将古墓的东西拿光了,后人再来就要空手而归了,正所谓前人吃光,后人挨饿,所以久而久之,大家也都墨守成规,只拿一件。

    当然,这只拿一件,也不是没有讲究的,正所谓先到先得,开棺摸金只取一件,这就十分考验盗墓者的眼力了,这棺椁开启之后,冥器自然不会少,只取一件,那肯定是要挑最值钱的那一件,至于是否能选中,就全凭经验了。

    虎子看了看手里的玉佩,又看了看那鎏金的酒樽,最后还是将酒樽放回了棺材之内,将那玉佩揣入怀中,然后看了看张五行,说道“到你了张老道,哎,我告诉你啊,那鎏金酒樽很不错,你可别乱挑啊,拿出去不值钱,咱们三个都亏本的。”

    张五行虚弱的站在棺材旁,向里看了看,丝毫没有理会虎子说的话,眼睛几乎就没有在那鎏金酒樽上停留,直接指了指那男尸的右手,说道“尸体手心向下,里面肯定有东西,我就要那手心里东西。”

    听他这么说,我连忙去摸那男尸的手,果然在他手掌下面摸出了一个鸡蛋大小的鎏金熏炉,这熏炉入手的分量很足,应该是铜质的,上尖,下窄,底座有三只仙鹤分三个方位顶住炉身,形成三足,炉身饱满,炉盖呈莲花状,从上往下看,这莲花之内还有莲蓬,莲子,雕刻的栩栩如生。

    我不由得赞叹张五行的眼力,这鎏金熏炉果然是个好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