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二章 无中生有
    这时,我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忙又举起手电,朝着墓室的另一个角照去,这一照,果然发现这个角里也有人,还是那个女人,只不过原来的一袭红衣,变成了白衣,看她的脸颊上还挂着泪水,颦眉紧促,脸上的表情十分的忧愁。

    我有些懵,闹不清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伸手揉了揉眼睛,等到我抬眼再去看的时候,发现那女人却消失了。

    就在这时,只听见虎子在我身后说道“这边,这边又出现了!”

    我连忙转身去看,发现虎子原本照着的那角落里,梳头的红衣女人和廖王又同时出现了。

    这次有了充足的心里准备,我仔细的盯着看了看,发现角落里的这两人虽然眉目传情,十分的真实,可却是静止的,这次看见,跟刚才看见的时候一模一样,不但动作没有任何的改编,就连眼神,表情都没有变。

    我忽然好像明白了什么,连忙打起手电朝着墓室里的玉石柱子照去,只见这玉石柱子也是用玻璃种翡翠料子做的,并且每根翡翠柱子里面,都有一副画,作画的纸张应该很薄,手电的光线竟然能直接将其穿透。

    看到这里,我算是明白了,那角落里根本就是不什么人,当然也不会鬼,而是画,是这半透明翡翠玉柱里的画,经过我们手电光的照射被投射出去,形成的光影,道理应该和投影仪差不多。

    我把这个发现告诉了虎子之后,虎子也是缓缓出了一口气,打起手电开始观察这墓室里的翡翠柱子,他看的很仔细,每一根翡翠玉柱都要用手电照上一遍,当他将所有的翡翠玉柱全都照完了之后,只见他皱起眉头,说道“老白,这他娘的不对劲啊。”

    我见他表情十分的凝重,知道他不会在这种时候开玩笑,于是连忙问道“哪里不对?”

    虎子用手电挨个照了照翡翠玉柱,说道“这个是梳头的画,那个是白衣女人的画,那个是廖王骑马的画,还有一个是廖王搂着女人的画,你发现什么没有?”

    我一愣,不由得心里一抽,就紧张起来,说道“没有那小孩的画!那个身穿白衣,披头散发,低着头站着的小孩!没有他!”

    虎子也连忙的点头“对啊,没有那小孩。”

    说道这,我和虎子都开始紧张起来,我们俩背靠着背,各自拿着手电照亮墓室的一边,一边照着,一边就朝着那翡翠棺的方向走。

    就在这时,虎子忙喊道“我操,在那里!张老道小心。”

    我顺着虎子手电的光看去,只见刚才那个白衣散发的小孩,正站在张五行身后,而此时的张五行已经极度的虚弱,眼看就要昏死过去。

    这种情况,我和虎子那里敢有丝毫的怠慢,都是一个健步冲到张五行身边,虎子抽出军刀就朝着那小孩砍去,只见他这一刀下去,那小孩没有丝毫的变化,刀身直接穿过了小孩的身体。

    我看见这般情况,心里也是一惊,难道说这小孩是一种能量体?真是传说中的鬼吗?

    于是我也走过去,伸出手在小孩身上晃了晃,只见我的手掌只见穿过了那小孩的身体,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虎子见状,一把拉住张五行就往后退,现在这种情况,别管这小孩是人是鬼,现把张五行拖走再说,毕竟现在他已经是半死不活的状态,如果再遇上点什么意外,恐怕真的要折在这里了。

    虎子将张五行拖走之后,马上有折返回来,我跟虎子两个人提着刀,跟那男孩对峙。

    这时,忽然发现那男孩的头发竟然飘了起来,这头发下面是一张几乎已经扭曲了的脸,脸上一片煞白,就连眉毛也是白的,随着头发不断的飘起来,男孩的胳膊也略微的动了动。

    这时我和虎子都已经紧张到了极点,按照我们两个长期以来的信念,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遇,在这男孩胳膊略微动那么一下的时候,我们两个的刀就已经砍了过去。

    只听见“叮”的一声脆响,我的苗刀和虎子的军刀竟然同时穿过了那男孩的身体,撞在了一起,撞出星点火花之后,虎子的军刀竟然被我的苗刀砍断了。

    虎子一惊,看了看我,问道“老白,你没事吧?”

    我摇了摇头,说道“没事,不是这小孩弄的,是我的苗刀,把你手里的军刀砍断了。”

    听我这么说,虎子算是松了口气,说道“他娘的,我还以为这小孩弄的呢,你那苗刀挺厉害啊。”虎子话音刚落,只见那小孩的胳膊又是轻微的动了一下,紧接着身形一闪,直接在我们俩面前消失了。

    我和虎子连忙举起手电四处查找,可照了半天也没发现这小孩的影子。

    虎子纳闷的挠了挠头,问道“这小孩到底想干嘛?也不像是其他的粽子那样啊,好像挺老实的,要不咱们先开棺吧。”

    虽然虎子这么说,但我还是有些不放心,这金蟒焚天棺虽然没有什么要命的机关,可在开棺的时候万一出点什么岔子,也不是闹着玩的,还是先把这小孩的事情搞明白,再去动那棺材比较好。

    想到这里,我就往前走了几步,几乎是站在墓室的正中间位置,打起手电仔细的照了照,忽然发现这男孩竟然抬起头,站在了墓室的角落里,再加上那角落里出现的红衣女子的影像,此时仿佛就像是在看着那女人梳头一般。

    就在这时,虎子突然说道“老白,你快看,那小孩的左手腕上是什么?”

    我仔细一看,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小孩左手腕上带着的竟然是块手表,而且看外形还是个电子表。

    “我操,怎么个情况?手表都出现了?难不成这小孩是穿越过去的?现在正流行什么穿越剧,难不成是真的?”虎子大吃一惊。

    我猛地一巴掌就拍在虎子的后脑勺上,骂道“他娘的,你就是个猪脑子,你说世界上有鬼,或许我会信,你说穿越,老子打死也不会信。”

    虎子毫无防备,被我这一巴掌拍的一个踉跄,手里的手电筒就滑落在了地上,刚要弯腰去捡,忽然大叫一声“地下……地下有东西!”

    我敢忙低头去看,发现地上除了虎子的手电并没有任何东西,就问虎子“你看见什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