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一章 四角之人
    张五行点点头,说道“很确定。”

    见到张五行十分的肯定表情,我和虎子不由得都松了口气,这主墓里的十大棺椁里面,就数这个金蟒焚天棺是最安全的,因为他的机关并不是设在外面,而是设在内部,并不会出现射出弩箭之类要命的机关。

    但是这金蟒焚天棺最重要的就是一个焚字,也就说这棺材开启的方式一旦有偏差,棺才内部便会瞬间化作一片火海,不但会将墓主人的尸体焚尽,连同棺材里面的随葬品也会焚成灰烬。

    我仔细打量了一下这翡翠棺,或许是因为刚才地宫里的巨石棺椁机关重重,危险至极,这墓室里的陈设并没有什么机关陷阱,翡翠棺采用焚天棺的样式,应该是墓主人认为没有人能突破外层的巨石棺椁吧。

    总之不管是什么原因,这翡翠棺应该是没有什么危险的,最差的结果,不过是我们空手而归。

    就在这时,虎子突然说道“老白,你快看,这有个凹槽!”

    我连忙绕到棺材的另一边,顺着虎子手指的方向看去,发现这平整的棺材表面,赫然出现了一个扇形的凹槽,我用手去丈量了一下,发现这凹槽并不是很深,大约有一公分的模样,只是形状十分的奇特,好像是在哪见过。

    这时候,张五行咳嗽了两声,然后缓缓的说道“把我扶过去,让我看看。”

    我和虎子一人一边架着张五行就来到了棺材凹槽的正面,张五行仔细端详了半天,说道“这应该就是开启棺材的机关,好像是少了什么东西。”

    我又上前摸了摸,说道“看样子是一个形状比较奇特的钥匙。”

    虎子点点头,说道“我觉着,咱们还是再检查一下这墓室,说不定还有别的发现。”

    我和张五行都点了点头,虽然经过九死一生来到这主墓室之内,按照张五行的推测,这里应该不会再有什么机关了,可凡事总有意外,俗话说得好,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要是碰上了什么机关陷阱,我和虎子倒还好,张五行就麻烦了,现在他几乎已经丧失了活动能力,遇上机关暗弩,根本无法躲避。

    我和虎子分别举着火把,在整个墓室里查看着,忽然,虎子喊道“老白,我这边的墙壁上有东西!你快来看看。”

    我闻声敢忙过去,举着火把抬头一看,发现正面墙壁上用极细的工刀,雕刻了一副巨大的壁画,由于这纹路太细,而且是刻在琉璃一般的翡翠墙壁上,很难被察觉。

    我仔细看了看半天之后,不由得感慨,没想到这廖王也是个痴情种,这墙壁上刻着的就是他和一个美女的故事,说的是廖王爱上了一个中原美女,这廖王世袭云南,按照当时古滇国的习俗,廖王是不能娶纳异族女性的,于是廖王便派人偷偷将这女人接了过来,私下暗结连理,最终他和这女人的事情被发现,这时女人已经有了身孕,但扔被古滇国的祭祀处死。

    看到这里,我忽然想到之前在前厅墓室里发现的那具女尸,应该就是这个壁画里所描述的那女人,根据壁画上的推测,这女人应该比廖王死的早很多,也就是说,这古墓早已修建完成,廖王是先将那女人安置再了古墓之中。

    想到这,我脑中忽然灵光一闪,连忙问道“虎子,之前在前厅墓室里发现的那玉片在在不在?”

    虎子听我问他要冥器,就故意装迷糊,说道“什么玉片?我怎么不知道?在哪?”

    我一把抢过虎子的背包,骂道“他娘的,别跟老子装,之前那女尸手里捧着的玉石片不是在你这?”说着,我就从虎子背包里摸出了那玉片,看玉片的形状,几乎就跟那翡翠棺上凹陷的地方差不多,我几乎能肯定这就是开启翡翠棺的钥匙。

    就在这时,墓室里忽然听见一丝若有若无的哭泣声,这声音十分的微弱,听起来很空洞,好像距离我们很远,又好像距离我们很近。

    虎子皱了皱眉头说道“他娘的,又是这种哭声,从咱们进这墓就时不时的能听见,现在到了主墓,他娘又开始了。”

    我将背包还给虎子,将那玉片揣进怀里,丝毫不敢大意,仔细听着这哭泣声,生怕在这关键的时候突生变故。

    虎子举起手电朝着墓室的顶部照了照,说道“这他娘的也没那种能发出哭泣声的镂空铁球啊,这声音到底从哪传来的?”

    我对虎子做了个禁声的手势,然后仔细听了听,可这声音实在太空旷,再加上这墓室里有回音,根本无法判断声音的源头。

    虎子打着手电,四处照了照,说道“我看着墓室也够邪乎的,咱们还是赶紧开棺走人比较好。”虎子话音刚落,手电的光刚好扫过一面墓室的墙壁。

    就在手电的光扫到墙壁的一瞬间,我好像看到了一个小孩站在角落里,当即心里一惊,就举起手电朝着角落照去。

    手电的光经过墙壁玉石的折射,将那角落照的很亮,只见一个身着白衣的小孩,低着头,一声不响的站在那里,头发很长,看不见五官,看样子不过五六岁。

    见到这一幕,我和虎子都吓了一跳,虎子小声说道“他娘的,那该不会是……”话没说完,只见那小孩身影一闪,便消失不见了。

    我心头猛地一惊,连忙举起手电在四处查看,想要确定一下这小孩的位置,虽然我们都不相信这世界有鬼存在,可现在身处的环境,还是不由得害怕,万一他要是个幽灵恶鬼,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我正举着手电到处照,忽然虎子说道“老白,左边!看左边。”

    我顺着虎子手电照射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红衣女子正端坐在一个石凳之上,左手里拿着一柄木梳,长发如瀑,倾泻而下,姿势优雅的正在梳头,而这红衣女子身旁赫然站着一个人,看到那人的脸之后,我和虎子都不由得大吃一惊,那人不就是棺材里面躺着的廖王吗?

    虎子一边用手电照着那角落里的男女,我快步的冲到棺材旁,举起手电向里面照去,只见里面安静的躺着一个男尸,那男尸保存的十分完整,并没有任何腐烂的现象,从这男尸的五官可以看得出,那角落里梳头女人身旁站着的男人,就是这棺材里躺着的男尸,也就是廖王!

    看到这里,我连忙转头再去看那角落,却发现角落里的人不见了,梳头的女人,女人身旁的廖王,全都消失了,只有那种淡淡的哭泣声还在耳边回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