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九章 误入主墓
    就在这时,我一手抓着登山绳,一手拉着虎子,下滑的身体忽然逐渐的停了下来,看样子是上面的张五行拉住了登山绳。

    “操,你们俩快爬上来,我快撑不住了!”张五行一人拉着承载着我和虎子两人重量的登山绳,想必是撑不太久,我连忙掏出摸出军刀,就朝着一旁的墙壁刺去,想要将军刀插入墙壁,好制造出一个支点。

    可军刀插了两下之后,发现这墙壁十分的坚硬,丝毫没有任何的缝隙,军刀根本就插不进去,就在这时,忽然感觉登山绳猛地一松,在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我和虎子措手不及,直接向下坠去。

    不过好在我们所处的空间十分的狭小,也就是四四方方一块方砖大小,就像是个方形的枯井一般,我尝试着用四肢撑住墙壁,减缓了下滑的速度。

    虎子反应则是比我快了不少,在我之前,就已经停住了身子,反手还拉了我一把。

    在我们都停住下滑的身子时候,忙抬头喊道“张老道,上面出什么情况了?”

    我这一嗓子喊出去,等了半天也不见上面有回音,心里就顿觉不妙,难道说张五行出什么状况了?刚想到这里,就看见,原本被张五行拉着的登山绳掉了下来,落在了虎子身上。

    见到登山绳之后,虎子先是一愣,然后看了看说道“我操,咱们赶紧爬上去,这登山绳上有血,肯定是张老道中了什么机关了!”

    我一听说这登山绳上有血,也是一愣,就感激用手撑着墙壁向上爬。

    好在我们坠落的并不深,这四方的空间也并不宽,我和虎子手脚并用,向上爬的速度也不算慢,等到我们爬到地面上之后,发现张五行一个人正坐在地上,用手捂着肚子,指缝里已经渗出了不少的鲜血,脸上一片煞白,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虚弱。

    见他这般模样,我和虎子就要翻出这八卦护棺石墙,只听见张五行喊道“别过来!”

    我先是一愣,然后仔细看了看,发现张五行身边的方砖全都变了颜色,由原来的土黄色,变成了暗黑色,上面似乎还有很多不知名的液体,这些液体都围在张五行身旁,看流向是朝着张五行坐倒的方向流的,可不知道为什么,都没有近他的身。

    虎子比我看得更仔细,指着张五行身旁的液体说道“那不是水,是虫子!体型很小的虫子。”

    听到虎子这么说,我连忙仔细的看了看,发现的确是一种体型很小的黑色虫子,要比蚂蚁还小那么一点,密密麻麻连成一片,远远看去就像是黑色的液体一般,想来是张五行用了什么驱虫的法子,这些黑虫只在他周围转悠,并没有去攻击他,如果我们贸然的冲过去,很可能就成了这虫子攻击的对象。

    “小心!”就在这时,我感觉左肩被虎子猛地推了一下,整个人就朝着左侧倒下去,连忙用手撑着地,不然肯定要摔的破了相。

    等我回过神来,只感觉一股劲风袭来,一根削尖了的木销子贴着我的左胳膊就射了出去,这木销子足有手臂粗细,如果被他射中,身上肯定会有个碗口大的窟窿。

    躲过这木销子之后,我忙转身去看,只见这木销子冲着张五行就射了过去,心里不由得一紧,看样子这木销子并不是冲着我们来的,真正的目标竟然是坐在地上的张五行。

    只见张五行这时候左手捂着肚子,血还在不停地往外渗,身体周围还有黑虫伺机而动,眼看着木销子射了过去,张五行的状态估计是很难躲避了。

    “张老道小心啊!”我吓得大喊。

    只见张五行猛地抬起头,目漏凶光,身上的那股戾气再次迸发出来,左手捂着肚子,猛地站起身来,右手提着军刀,朝着那射来的木销子就劈了下去。

    两股力道撞在一起,张五行这势大力沉的一刀,竟然将这木销子从中间劈开。

    木销子裂成两半,掉落在地上之后,张五行纵身一跃,双脚猛地一踩那断裂成两半的木销子,紧接着连续两个翻滚,直接跳到了我们身旁。

    我忙低头查看,只见张五行肚子上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开了口子,足有五公分长,皮开肉绽,鲜血直往外涌。

    还没等我看清楚他伤势如何,只见他从怀里掏出一个木质的小瓶子,将里面的液体全洒在身前的八卦护棺石墙上。

    再等我抬眼望去,只见那一群黑压压的虫子追到这洒上液体的石墙边缘便停了袭来,似乎十分惧怕那液体,不敢再往前爬。

    做完这一切之后,张五行整个人就虚脱了,顺势就倒在我身上。

    我见状连忙扶住他,问道“怎么样?伤的重吗?”

    张五行嘴唇发白,说道“还死不了!”说着指了指中间那棺椁,说道“这里面一定有通道,快去看看。”

    我将张五行交给虎子照顾,然后走到那棺椁旁,向里面一看,发现这棺椁里虽然没有任何的东西,但底部却又一个很大的空间,这空间看起来十分的扭曲,也没有向下的阶梯,虽然知道下面有出口,却不知道该怎么下去。

    就在这时,只听见墓室里咔嚓作响,不用想也知道,又是什么机关被触发了,虎子一脸紧张的问我“他娘的,到底有没有通道,你倒是说句话啊!”

    我本来就十分的紧张,被虎子这么一催,就更加的慌乱,回道“有通道,不过没有路!”

    虎子听我这么说,有些着急,一把架起张五行就走到棺椁旁,探着身子往里看了看,骂道“他娘的,这要直接跳下去吗?那他娘的还不得摔死?”

    说话间,张五行不小心一滴血,就滴落在了棺椁之内,只见那滴血并没有像我们想象的那般掉落下去,而是在棺椁底部停住。

    我看那血滴溅落的程度,心里不禁纳闷,于是就伸手去摸,这一摸,感觉手指尖传来一片冰凉的触感,心里一惊,说道“这他娘的是透明的阶梯!”

    虎子一听,也伸手摸了摸,说道“操,这什么材质的?怎么会是透明的?古时候有玻璃吗?”

    张五行几乎就快要休克了,指了指那阶梯说道“这是玻璃种的翡翠,赶紧下去。”

    现在张五行这个状态,再加上地宫里不断发出的咔嚓声,容不得我们多想,我帮着虎子架起张五行,就进入棺椁之内。

    踩在这透明的台阶上之后,我才发现,这台阶并不是完全的透明状态,稍微还有些颜色,台阶越往下,这颜色就越重,最后干脆就变成了碧绿的翡翠玉石了。

    下来之后,虎子忙举起火把,照了照四周的环境,不禁惊叹一声“我操,这肯定是主墓室!他娘的这够气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