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八章 虎子遇险
    我忙提醒张五行和虎子“别乱动,这里面的棺椁好像动了!”

    听到我的提醒之后,虎子和张五行两人也连忙转头看去,这一看之下发现内侧棺椁的封盖竟然开始缓缓的开启,这会功夫,已经开了有拇指宽的口子了。

    虎子一拍大腿,骂道“他娘的,这棺椁不开还不行了!老子难得碰见不想开的棺,操,没想到它还较上劲了!”说着,反身就朝着那八卦石墙走去。

    我和张五行对视了一眼,看来现在的情况实在没办法,只能先过去看看情况,如果放着这棺椁不管,贸然的去寻找墓门,恐怕会遇到更危险的机关。

    来到石墙边缘,我探着身子往里看,只见那棺椁封盖开启的速度非常慢,随着棺椁封盖的开启,这棺椁外侧围着的石墙也开始缓缓的移动,其中的一面石墙更是顶在了棺椁封盖的底部。

    看到这情形,我和张五行都是捏了把汗,心里不由得大惊,这八卦石墙原来不是保护棺椁的机关,而是不让棺椁开启的机关,这棺椁里到底葬着的是谁?竟然要设置如此多的禁止,难不成真是像白起一样的杀神吗?

    就在这时,只听见咔嚓一声,顶在棺椁封盖底部的八卦石墙竟然出现了一丝裂缝,眨眼的功夫,这裂缝越来越大,最后终于顶不住,轰的一身碎裂开来,碎石落了一地。

    “不好!快闪开!”张五行大喊一声,就朝着地面倒去。

    我和虎子虽然不明白到底是怎么个情况,但看见张五行紧张的样子,想也没有想就朝着地面倒去,就在我们倒下的一瞬间,只听见嗖嗖声从我们上方划过,我翻了个身,朝上看去,只听见嗖嗖声不断,却看不到任何的东西。

    这时候听见张五行说道“别乱动,这是牦牛针,被扎上一根,就要命!”

    听到牦牛针这三个字,我和虎子都露出了惊恐的表情,这种东西,我在古籍上没少见,是一种极为罕见的棺椁机关,传闻是周幽王发明的,下葬的时候,在棺椁里面掺杂入许多极细的金丝,这些金丝受到棺椁石料的挤压,会变得十分细小,肉眼几乎看不到,之所以被称之为牦牛针,就是因为这丝线细如牛毛,在经历千年之后,棺椁石材发生腐蚀现象,这金色线就变成极为厉害的暗器,随着棺椁的震动,棺椁表面的石灰脱落,就会从棺椁上射出来,一旦刺入人体,这牦牛针上的剧毒便在一瞬间挥发。

    这牦牛针射了大概十几秒才停下来,在确定安全之后,我们这才站起身子,再去看那棺椁的时候,发现那棺椁的封盖已经完全的打开,原本光滑的白石棺椁,现在表面变得凹凸不平。

    我举起手电朝着棺椁里面照去,只见棺椁之内竟然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看到这一幕,虎子气的大骂“他娘的,费了这么老半天劲,竟然是个空包弹,还以为里面葬着什么大人物呢!”

    这时候张五行做了个禁声的手势,指了指那内侧的棺椁,然后做了个的翻墙的手势,示意我们翻过这八卦护棺石墙进去看看。

    虎子最耐不住性子,点点头双手一撑墙壁,纵身一跃就跳了进去,可就在虎子双脚落地的一瞬间,我就听见石块摩擦的声音,定睛一看,虎子脚下踩着的那块方砖竟然下降了几公分,当即感觉不妙,就小声说道“虎子,快出来!”

    虎子也感觉到了危险,想要转身从八卦护棺石墙里翻出来,已经是来不及了,只见那内侧棺椁的边缘咔嚓一下开启了两个小孔,嗖嗖两声,就从那小孔里射出两支弩箭,这弩箭的速度极快,虎子根本就来不及反应。

    就在这时,我只看见黑影一闪,一个黑色的物体就出现在虎子面前,紧接着就是噗噗两声,弩箭射在了这黑色物体之上。

    这时我算是看清了,原来是张五行情急之下,将自己背上背囊扔了出去,帮虎子挡住了这两只弩箭,这弩箭一支射在了背包上,应该是射中了什么硬物,并没有将背包射穿,而另一支则是直接射穿了背包,然后又射在了虎子的腿上。

    疼的虎子直咧嘴,不过好在这弩箭的力道被张五行的背囊抵消了一些,箭头射的并不深,虎子忍着疼,用军刀将腿上的箭头挖了出来,然后说道“他娘的,吓死老子了!还以为……”

    虎子话音未落,忽然看见那小孔里寒芒一闪,紧接着又是两只弩箭折了出来。

    这次虎子有了防备,顺势就将身体向一旁倾倒,就在这时,张五行急的大喊“完了!”

    两只弩箭带着劲风,贴着虎子身体上方就飞了出去,与此同时虎子的脸色也大变,听他喊道“完了,老子压断了好几根金丝线!”

    虎子此话一出,我心头就猛地一紧,连忙上前去拉虎子,想把他从那八卦护棺墙里拉出来。

    可当我的手刚要接触到虎子的时候,只感觉下面一阵阴风扫过,低头一看,只见虎子身旁的方砖突然弹了起来,再然后一柄闪着寒芒的刀片就弹了出来,电光火石只见,我连忙将手臂缩了回来,那刀片贴着我的胳膊就弹飞了出去,吓得我心脏砰砰直跳,如果刚才再晚半秒钟,这条胳膊肯定就被削了去。

    虎子脸色十分的难看,勉强爬起身子,目光中充满了绝望,看着我说道“老白,救我!”

    看着虎子的表情,我只感觉一阵心疼,这可是跟我从小玩到大的兄弟,怎么能让他折在墓里呢!万一他死在这,他家里的老母亲怎么办?我怎么跟他家里人交代?

    想到这里,我咬了咬牙,说道“放心,虎子,有我在,你绝对不会有事!”话音一落,我纵身一跃,就跳进这八卦护棺石墙之内,站在了虎子身旁,低头一看,只见虎子左侧的金丝线被压断了十几根,却并没有像那连接黑盒子的金丝线一般缩进棺椁里。

    就在这时,只听见张五行大喊道“小心,那棺椁又动了!”

    我连忙抬头看去,只见那棺椁左侧出现了一个石环,中间镂空,石环上好像还有什么东西!于是连忙用手电去照。

    可还没等我举起手电,就感觉脚下一空,整身体就向下坠去。

    我暗叫不好,电光火石之间,我甩手将登山绳扔了上去,大喊道“张老道,救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